经常说叫我别打电话给你了,你不在乎前尘无缘

经常说叫我别打电话给你了,你不在乎前尘无缘

| 0 comments

  篇一:泼墨

  篇一:此生与君一抹胭脂红

  篇一:写给她的一封信

  名都市宜万小煤窑的老板张万能虽然大字识不了一箩筐,却颇爱附庸风雅以此装点门面。这日,张万能赍三万重金亲自前往名都市第一书法家哑墨先生家中求字。

  此为何时,当为草长莺飞二月天。此为何地,自是江南明媚春无限。缓提裙裾,轻移莲步,忍看帆来舟去,落寞了腮红,轻坠了清泪。漫展罗帕,轻拾玉墨,上面可有君诗行朗朗?是什么凝了玉指,淡了酥手,是什么让这一抹胭脂红憔悴,不再有笑?看烟雨朦胧处,房舍正新,小桥流水下,鸭鹅正欢。一树树绿柳含烟,一处处草色正翠。梦正轻柔,人正感怀,啊,前方是君,衣袂飘飘玉颜轻展。多少呵护,多少温柔,多少体贴,尽在这默默无语间。

  人人都说我找了个漂亮老婆,自己也沾沾自喜。打电话给你是蛮多的,但绝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多,其实我知道怎么回事,因为我打你电话都在通话中,显然你在跟别人打电话,后来我专门问了你,你说别人追你的,还有一些无聊的人,你说的一切我都欣然接受,感觉都没有什么。

  哑墨先生虽然刚过五十,须发却已花白,银丝如雪,神采奕奕,果然器宇不凡!但见哑墨先生坐在堂中微微捻须道:“张老板欲求何字?”

  青山环绕,可是你胸怀无限,似远非远似近非近,可是你不忍触摸的痛?或是你不愿割舍的爱?爱着痛着,痛着爱着,可是有丝丝不解,丝丝恨意,丝丝缠绵,丝丝纠结?奥,你默默,我默默。默默间可有情的交织,爱的抚摸?正如这一处处红色轻柔,醉了远山,痴了绿水。却独独没有将爱挽留,是尘世不留,还是来世无缘?

  再后来,你确实也对我很不错,我心里高兴都感觉要飞起来了。可慢慢的感觉不对劲了,别人开始说你怎么这么跟我说话,我一心记着你的好,也没多想,我说没什么,都习惯了,可越来越不对劲了,你吱吱唔唔的嘴里冒出了分手,经常说叫我别打电话给你了。我开始生气了,但还心存着在一起的希望。

  张万能哈哈一笑:“既然专程来求先生墨宝,那就有劳先生惠赐一个「墨」字,我又正好是做煤炭生意的,煤色如墨,大吉大利。先生以为如何?”

  你笑,你痴,你醉,只因今生见到了一抹胭脂红。你不在乎前尘无缘,你不在乎后世陌落。你只在乎这一抹胭脂红色轻揉手中,轻揉梦中。此为何情,与天地共长,此为何爱,与日月缠绵。轻拾你双目柔情无限,漫提你心间爱意绵绵,为卿而醉,为卿而狂。山川沉暮,如此厚重,夕阳夜色,别样妩媚。牵酥手,挽蛮腰,绿水正柔,桃色正浓。

  总假假地说分手,让你理我。我会说你,起初你还会道歉,可渐渐的,道歉也没有了,只有冲我发火,再也不乐意理我了,你终于说出了一开始不应该答应跟我在一起的话,很快就疏远我了,而我傻傻地等待,极力地挽回,但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反而让你反感。

  “好,那就写一个「墨」字!”哑墨先生脧了一眼张万能的提包,满口答应。

  这一抹胭脂红是君捧于手中,醉于梦中。这一抹胭脂红是君用心挽留,用心呵护。呵护默默,在每一次日升日暮在每一度春来暑往。默默中你的爱悠长,默默中你的爱永恒。默默中穿越时空带来不尽牵挂,不尽温柔,不尽体贴。啊,默默。

  打你电话还是在通话中,你没有把我加入黑名单,我知道这一点。你的语言越来越冰冷,而我总顺着你,开始明白你不属于我,你不会跟我结婚的,希望自己跟你分手的时候还能帮你做点什么,没有得到一丝的赞许,只有你那无情的横眉冷对,我开始被人骂,被人说,感觉全天下都在说我不对。

  “只是我写字时有一怪癖,不习惯他人在场,心不静则字不正。今晚月明时分方是写字之佳时。有劳张老板暂且回去,待我今晚把字写好之后,明日早晨再来取,如何?实在抱歉,还请张老板海涵。”哑墨先生一拱手。

  尘世迷离了多少爱,却独独没有迷离这一抹胭脂红。这一抹胭脂红倾醉了你的心扉,倾醉了你的双眸,只等着风儿吹灭月的眼睛,只等着上苍收走缘的轮回。

  第一次大声的哭泣,为了你,向爸妈说我们要分手了。你说过我没有安全感,有点配不上你的意思,或许你自己不觉得带这种成分,后来证明了我的感觉。你再没有跟我好好说过话,分手没有成功。你说我跟别人没的比,叫别人老公可以,叫我老公不行。什么意思,显而易见。我还是没有生你的气,自己认了,我确实条件不好。你的言语越来越差,说跟谁在一起都无所谓,反正一起生活都差不多。根本就是放屁,我怒火中烧,忍无可忍了,不就是分手吗,我决定跟爸妈再次说分手,如果不许分手,我死给他们看,我是神经大条,这种人我还一心护着你,我确实有病。不过我还是护着你的,不会按爸妈说的做,那样对你太残忍了。

  “不碍不碍。那我就先回去,不打扰先生安心写字了。这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请先生赏脸收下。”

  篇二:最后那一抹胭脂红

  我被骂可以,我哭可以,我皮开肉绽也可以,真的不能伤害你。

  说罢,张万能吩咐随来者递上提包。哑墨先生示意夫人收下,嘴里低低道:“张老板客气了。”

  玉镯跌落,她知道他终究是不会回来了。铜镜里的面孔早已消瘦,手上的玉镯随时都能滑落。早上,她推开窗户看见大雁开始南飞。“秋天了,又一个秋天了”院子里的枫树从树苗长成了大树,树叶红了一年又一年。

  我家做得也确实不让人满意(条件所限,自己也就这一点对不住你),但爸妈什么都答应了不是,你真的没有理由生气了。我明白我还爱着你,但你真的让我忍不下去了,我愤怒的咆哮。

  “先生辛苦了!明日八点,我来取字,告辞。”张万能一拱手,下楼而去。

  今年的枫叶比往年的都要红,如同被鲜血侵染过。这么美的枫叶该是在告诉她故人即将归来吧

  其实从一开始他们就不同意我跟你在一起,我威胁他们不和你在一起以后我不找了,他们从来不相信你会对我好,我一直骗他们你对我特别好。我每次去你家他们还会骂我。上几次我告诉他们我要和你分手,他们说就算我死也要把钱拿回来,基本上所有人都骂我孬种,说我不对,不敢跟你分手,或者说我不敢向你要钱,我顶着所有人的压力跟你在一起的。

  次早上八点日,张万能便带了两位朋友前往哑墨先生家中取字。

  这些天,她总是会用右手轻抚左手上的玉镯。玉镯是他送的,他离开的时候说“等我,等枫叶变红的时候我就回来。”她还记得第一年枫叶红的时候她在树下等他,等到枫叶全部飘落却不见故人归来。她想,也许明年枫叶红的时候他就回来了。

  可你对我不好还总怀疑我的时候,我彻底崩溃了,我提出分手你应该能好过些吧。是我自私了,想想根本不怪你,是我要和你在一起的,所以你可能也总觉得很委屈吧?

  叩开哑墨先生家门,只有哑墨先生的夫人和保姆在家,哑墨先生却不见了踪影。原来,在三位来客到家之前一刻钟,哑墨先生匆匆出门去了,临走前交代若张老板来了一定好生招待,他片刻即会回来。

  她看着手上的玉镯,最初的翠绿色已不见,色泽随着时间变得渐渐柔和。镜子里的容颜一如当初,只是多了几分沧桑。“你走了谁为我画眉。”拿起眉笔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多年了,画的还是不如他画的精致。今年,他该回来了吧。回来为她画眉,为她在院子里种她最爱的六月雪。(中国散文网-)

  我要是你也不会对我自己好。可连你都对我不好,我真的都没法活了,我没敢告诉爸妈分手的事,可能这次我不死也要也要流点血吧,以后别傻了,好好找个人,对人家好好的。

  看来,哑墨先生并没有忘记张老板要来取字这回事。

  晚上,睡梦中仿佛听见有人叫她。她起床随着声音寻去,夜色下她看见枫树下站着熟悉的身影。

  我想得很清楚了,如果时光倒转,我还是会这样爱你!是我傻,到现在我才知道不管你做错了什么,我还是会爱你,可能我太在乎你了,失去了理智,你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只是你不知道珍惜我,而我只知道胡闹。你还讲过我跟别人没法比了,我的条件确实太差了,我明白好多人追你,我配不上你,可我真的很喜欢你,自己也感觉自己蛮自私的。你也不接我电话,发短信你也不回了,我爸妈想去你家看看,想看能不能和好。我这个败家儿子把他们伤透了。

  夫人便将三位来客引至书房小坐,各沏上一盏上好龙井,请他们随意欣赏字画。张万能端着茶杯就到了哑墨先生书桌前,但见书桌上铺开一张宣纸,整张纸一片漆黑,除开边角几无空白之处,好似墨水弄泼了一般!另两位来客也骤然一惊,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会就是哑墨先生昨晚写的题字吧?”

  “无沉,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我明白我说什么都没有用,可能你都不乐意看我一眼,他们让我向你道歉,我打电话给你爸妈,他们直接就说我了,直到这时候我才明白,你爸妈根本不喜欢我。

  两位来客面面相觑,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胭脂,我不能为你画眉了。”

  我真的太爱你了,不知道怎么办了,爸妈没有骂我,他们知道我喜欢你,为了你,我把他们说哭了好几回。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还讨厌我,我并没打你多少电话,可你已经显得不想理我了。

  片刻之后,那位皮肤稍黑的随来者突然大喝一声:“高!实在是高!”

  “无沉……

  从来没有人让我这么生气过,是我傻,是我笨,可是我真的太难过了,我难受死了,我就是想让你对我好一点,可你根本不在乎我,怎么可能会对我好。

  他转身对张万能说:“当年作家老舍请齐白石作画,出题「蛙声十里出山泉」。齐白石却没有画一只青蛙,只在画中画了一股清泉从溪涧直泻而出,几只活泼可爱的蝌蚪在水中悠然嬉戏,当真一个「蛙声十里出山泉」。你看,你要求写的是「墨」字,哑墨先生却不直接写「墨」字,只在纸上涂满了墨色,好似煤块一样,一一团一一一团一的漆黑,这不正是妳想要的满纸皆「墨」吗?同时又暗合煤的形状与颜色,不是正好象征生意兴隆吗?高!哑墨先生果真是高人!”’

  她像身影跑去却扑了空,树下什么也没有。她抬起头,看见头顶的枫叶不断的飘落。

  不管跟你是什么结局,我都得听爸妈的了,我答应过他们,只有和你在一起,什么都听他们,而现在你却抛弃了我,理都不理我了。

  张万能听他这么一说,喜出望外。

  早上,她被门外的风铃声吵醒。外面起风了。她起身发现自己身上盖着棉被,她记得昨晚自己睡觉的时候自己并没有拿棉被,棉被一直都整齐的放在床头。难道是自己半夜盖的。她想起昨晚的梦,仿佛就像真的一样。她快速向房外走去。

  我是恨你,可我恨不起来,我不敢去你家闹,怕影响你的名声,那样你就没脸见人了,但我得听爸妈的,以后什么都得听他们的,我答应过他们的,而且他们是真心为我好的,我也不能失言,如果因为我的爱伤害到了你,下辈子还你。

  书法果然是玄妙啊!哑墨先生真乃奇人!

  在她推开门的那一霎,视线定格在前方。院子里的枫树叶全部落光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她蹒跚的走到树下,抬起手玉镯瞬间掉落在地上,发出“哐”的声响。玉镯破碎。

  篇二:给她的一封信

  张万能吩咐随来者将墨宝好生收起,转身对哑墨先生的夫人称赞不已:“哑墨先生出手不凡,能得如此宝物,实在三生有幸!哑墨先生事务繁忙,我们不便过多打扰,告辞。”言罢,揣着宝贝喜气洋洋地走了。

  “等我,等枫叶变红的时候我就回来。”

  心中的女孩:

  张万能走后片刻,哑墨先生回来了。原来,家里宣纸用完了,哑墨先生急忙出门去买呢。哑墨先生进门就赶忙问夫人张万能可曾来访,答刚刚来过,已经取完字走了,还称谢不已呢。

  “真的会回来吗?”

  你在那边过的还好吗?我想你肯定是过的很开心吧?因为我也希望看到你开心,只有你开心了我才能开心起来。

  哑墨先生一惊:“我还没写呢,他取了什么字?”急忙进得书房来看,但见桌上那张宣纸不见了。哑墨先生哭笑不得,心里骂道:“这个张万能,昨晚我一不留神把半砚墨汁泼在了纸上,今早特意去买宣纸准备重写,他竟把一张废纸取了去!”

  “即使死也会回来见你最后一面。这个玉镯就是信物,只要玉镯不碎我就会回来。”

  跟你联系上到目前已有五个多月将近六个月了,你可能会认为我们的相遇时偶然的、是错误的,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不管是偶然也罢、错误也罢。我是真的很爱你,是发自内心的爱,而不是浅显的好感。淡淡的喜欢。

  篇二:泼墨

  如今玉镯破碎,枫树枯死。他终究是不会回来了。

  在家的那段时间是我这两年来最开心的时光,也是我最轻松的时光。虽然跟你只是见过七次面,但是我的心里感觉你始终生活在我身边。直到现在我对我们每次在一起的时光都记忆犹新,因为有你的存在每天晚上我都是含着微笑入睡的……

  老狼在《青春无悔》里唱,开始的开始,是我们唱歌,最后的最后,是我们在走……年少这个字眼,对我而言,似乎虽未失之交臂,但像是染了颜色的风从自己的发梢间拂过,然后仓惶奔走,留给我的只是一抹浅浅的尾巴。当自己再怎么用力也抓不住青春的尾巴时,当一个人静下来会开始漫无边际的回忆的时候,是不是证明,年少即将流去

  她最后一次画眉,最后一次盘头,最后一次涂染胭脂。为他穿鲜红的嫁衣。为她永远的站在枫树下……

  2010年2月7日,我内心很高兴也很期待,因为我马上就可以见到你了,今天的相见是我盼望已久的也是我期待已久的。同时也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中国散文网-)

  我记得在那段青葱的岁月里,我们也曾经如很多少男少女一样,在那个爱做梦的年纪里肆无忌惮的酣梦了一场,也曾捧着课本闭着眼睛背诵文中的篇章,也曾看到课本后写着的“熟读并背诵全文”而咬牙切齿的痛恨,也一样拿着自己的专属饭盒在下课的分秒里拼命的往学校食堂冲刺,亦或者埋首于书山题海还不住的谩骂学校老师的缺德……曾经,听语文老师上课的一句“哪个少男不衷情,哪个少女不怀春”,还会窘的小脸通红,然后手捂着嘴巴看着死党想笑又不敢笑,在听着生物老师课上讲述着产婴的过程,依旧憋的满脸娇羞,还硬要假装若无其事,生怕旁人说三道四。其实,我们何尝不是一样呢?在那段如草的青春岁月里,我们都曾经白痴过,懵懂过,笑过也哭过。(中国散文网-)

  “等我,等枫叶红的时候我就回来。”

  2月8号,跟她一起度过了一个愉快而轻松的下午,因为你靠在我肩膀上了,呵呵!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感觉时间过得太快。

  如此想的时候,便似乎能豁然开朗起来。记得《桃花源记》里曾如是写:“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那些青春日子里的我们,也总在追寻着属于自己的桃花之源,等我们的青春不再青春,等我们的生活趋于生活了,便能想象,“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生境界。在我所写的新书扉页里,有过这么一句“他只是一介草寇,再怎样,也是一介草寇”而作为草寇的我也与你们一样,都是从小看着舒克贝塔,金刚葫芦娃,看着蓝猫淘气,海尔兄弟长大的一代,也如你们一样,都是坐在那个四四方方的教室里,堆高过人头的书本,偶尔打打瞌睡,侥幸避过班主任逃几节课,又或者在与同旁说笑时被老师打断的一计眼光,然后痛定思痛,常常立志,也立过常志……这便是最简单也最平凡的我了。

  “等我,即使是死我也会回来见你最后一面。”

  2月9号,下午没有去接你回家感到内心很对不起你,其实我想告诉你,我真的很想去接你,因为我每天都期望见到你,可是凡事没有十全十美,我也有我的难言之隐,希望你能够谅解。

  那些曾经和我们一样青春过的人,他们现在可能在湖边怡然自得的耍着太极拳,也可能在趁着早间赶往菜市场买最新鲜的蔬菜,亦或是挤着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早班。但是他们也曾经这么的青春过,他们看着自己青筋暴露的双手,又会作何想法呢?

  “等我,只要玉镯不碎我就会回来。”

  2月10号,这一天是我们见面以来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一次,你一起跟我去我朋友那里玩,我发自内心的感到满足,因为你的一言一笑都映入在我的心里,我记得今天骑车时你抱我了,感觉很幸福,而且我也抱她了,当时我的心里真的很紧张很紧张,可惜一天的时间说长其实也很短,我真的不想跟她分开,可是再美好的时光都会分开的,我记得我回家时骑车离开很快,因为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眼中的不舍,

  时间,是我们最惹不起的东西;青春,是我们最把持不住的东西了。

  “我会等你,穿着嫁衣等你回来……

  2月19日,这一天对于我来说是痛苦的,也是心痛的,在同学聚会的过程中我们却要装不认识,内心感到很矛盾,虽然当时我装作不认识你,但是我的心思始终是放在你的身上,我是多么想走到你身边拥着她,但是我没有。当时我内心真的很痛苦。不过下午送她回家时我在你家玩了一会,真的,那段时间我感到很安逸,同时也很知足,是真正的两人独处,不管你在我面前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在我眼里都是那么的迷人,那天我真的不想离开,可是条件不允许,我不想让你难做。最后只有在依依不舍中离开。

  在很久之后,你是否还能记得,上学的第一天,你背着什么样子的书包;上课的第一天,你的启蒙老师是谁,你的第一个同桌是谁?那些年,我们在课桌上刻着的“三八线”是否还健在;那些年,与我做过同桌的那些人,他们如今又是在天涯的何方奔走呢?渐渐地,我变得对时间异乎寻常的敏感了,似乎能感觉得到它轻轻的摩擦过我的时间,悄悄的掠过我的眼眸,然后疾风劲走,滚滚向前的那番势不可挡的架势。

  2月20日,………………….

  某年某月某天,某些人在我生命的机遇里曾经出现,我很珍惜那些曾在自己生命的机遇里走过的人,哪怕是没有走到最后,哪怕只留给我一个或潇洒或孤独的背影,哪怕到最后,我连你的名字也想不起来了,至少我还会记得,曾经有这么个人,在我生命的哪一段岁月里,这么出现过。亦如老狼在《青春无悔》的结尾处唱:“都说是青春无悔包括所有的爱恋,都还在纷纷说着相许终生的誓言,都说亲爱的亲爱永远,都是年轻如你的脸,含笑的,带泪的,不变的眼,永远永远,也不变的眼。”

  自从跟你分开那天起,我无时无刻都是在思念你,那种感觉真的无法形容,就如阳一有首歌唱的一样:

  是啊,是该珍惜青春,是该留住年少,是该……

  思念的滋味就像一杯苦咖啡,虽然可以加点糖,依然让人心憔悴。往事不可追,回忆仿佛冷风吹,未来没有你作陪,我该怎么面对。

  再这边白天我只有拼命的工作才能缓解对你的思念,可是每当晚上我的思念就像开闸的洪水一样奔腾而来,挡也挡不住。每次都满怀高兴的盼望跟你打个电话,为的就是能够跟你多说几句话,听听你的声音,想知道你在那边过的如何,可能我的关心是多余的吧。可是每次跟你通电话都是寥寥几句,你都是以各种理由推脱。特别是那天我跟你说你再线是你的一个朋友挂的,我问他是谁,他说是你男朋友,而我反驳他了,说我是你的男朋友。但是你冲我发火了。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心情吗?是一种心痛,心碎的感觉,想哭的感觉,我记得我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没想到时隔两年我又找回这种感觉了。因为我爱你,一直都把你放在与我父母同等的地位,同时我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所以我不允许别人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假如我听到这样的事情还无动于衷的话,只能说明一点,我不爱你,可是我是爱你的,而且是非常非常的爱你。

  我知道对于你来说我也就充其量是你人生的一个过客而已,过年这段时间是你人生的低谷期,所以你才会时不时的想到我,而后你也恢复了往日的生活,所以我在你心里也就是无足轻重的一个小人物了。其实我一点都不怪你,因为我爱你。我只是好恨好恨自己,为什么对待感情这么投入,但是我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因为我爱你。

  我也知道,感情是不能强求的。虽然我很爱你,但是有些事情不是我能左右的,每个人都有他的生存方式,我只需要你能够明白我是爱你的就可以。也许放手也是一种爱吧。

  心中的女孩:

  不管结果如何,不管你还能不能想起我,我都会等你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