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清除了杂草围困的庄稼,  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想什么

被清除了杂草围困的庄稼,  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想什么

| 0 comments

  篇一:到庄稼地里转转

  篇一:遇见另一个自己

  篇一:走下去

  把灵魂交给自然。把身体交给土地河流庄稼,你就会发现,原来植物也有它们的语言,原来庄稼也会呼吸。

  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昏暗的路灯长出了一条条长影子。一颗流星从天际划过,一束光亮穿过窗户射进了某个房间。

  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想什么,很迷茫,只是奋不顾身的向前,没有想过前面到底是光明还是黑暗,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行走在人生的单行道上,上大学的时候最感觉谈恋爱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最奢侈的生活方式,虽然也曾他上过那条似乎充满欢声笑语的路途,但是发现那并不是我所追求的东西,我带着受伤的心回到那条寂静的小路上,一个人,就那样的先前走,没有目的的……

  在县城的法律服务所里,在庄严的法庭上,我是个口若悬河又能言善辩的律师,但是骑上踏板摩托车一回老家,一回我的“拥山庐”,我就成了一位沉默寡言的农夫,成了一位乡村土地上的劳动者。我从未感到劳动是光荣的事,但我也从不觉得在庄稼地里劳作就是一种耻辱。《古诗源》开篇的第一首诗就是《击壤歌》,其中“凿井而饮,耕田而食”两句,又包含了我们这个农耕民族多么纯朴的生存至理。亦因此,我在家乡盖了一幢房子,并且把租出去多年的两亩承包地也收了回来,基本上过起了自给自足的日子,真正把生命融入进了乡村。初冬播种小麦、种蔬菜。收麦后种包谷、点黄豆、绿豆,还在几块山坡沙地上种植了花生,栽了红薯。又在门前的小块地上拥葱栽蒜,辣子、茄子、黄瓜、西红柿样样具全。因为勤劳,每一块地里的庄稼和蔬菜都生长得十分旺盛。每每于凌晨和黄昏的时候,趁天气凉爽,我便揣一盒烟,到生我养我的红椿沟里去,到这片包谷地边看看,摘半篓豆角;去那块黄豆地、花生地边转转,将地里疯长的野草拔掉。

  房间里,正坐着一位少年,他眼睛紧紧盯着电脑屏幕,全神贯注玩着电子游戏,以至于忽略了进来的光亮。过了许久,他才站起来伸着懒腰,意犹未尽,自言自语道:“三点多了,睡觉吧。”便瘫倒在床上,随手把灯一关,沉沉入睡。那位少年就是我。我沉迷于网络游戏而无法自拔,对未来毫无憧憬。

  离开了那个不知道用什么词来概括的大学生活轨迹,我背起自己的行李一个人开始了为生活而生活的日子,没有太大的追求,所谓抱负与理想似乎早就消失在我努力奋斗的身影背后了,我只是很简单的想到不要在想一个吸血鬼一样的生活了,我要自己用我的双手填饱自己的肚子,也许很多人会认为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是只有正在活着而辛勤付出汗水的人才能理解这并不是1+1=?的问题,这是一个艰难的经历,只不过有的人经历的时间很短暂,有的人却很漫长,漫长到自己也不知何时才能结束,也许结束的时候就是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的这段路有多长,可是我很明确,我生命的耐性绝对是超强的,相信明天也许就是我可以看到太阳的笑脸,感受到他的温暖。

  这时候,在庄稼地边,我仿佛就是一位将军,正在检阅着一个个扛枪(包谷棒子)的士兵。看看那被野草拥严实的瘦弱的庄稼,我仿佛听到了玉米和豆角的哭诉:快帮我清理掉杂草吧,我窒息得都喘不过气来了!快呀———!我听到了庄稼的声音,还有它们的呼救,于是,我急忙丢掉烟把,忙弯下腰将拥挤在庄稼周围的杂草三下五除二拔了个净光,还卷成一团,远远的扔到一边。这时候,那被清理掉杂草的庄稼们几乎是欢呼了起来:这下好啦!这下我终于被解放啦!而地当中另外几株庄稼则焦急的呼喊起来:快到我这儿来,我这儿也有草!有草!杂草被一堆一堆的拔掉清除了,被清除了杂草围困的庄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整株或一连几株庄稼都激动得全身颤抖起来,有的还感动的滴下了几颗晶莹圆润的泪滴。我说不清那到底是庄稼的眼泪,还是露珠!那么,就姑且当它是庄稼的泪吧。

  朦胧中我被一阵声响吵醒,迷迷糊糊发现墙壁上散发出了亮光,一位少年从亮光里走出来。仔细一看,我吓了一跳,那位少年的身高体形相貌与我一模一样。我壮着胆喊道:“你是谁?”少年微微一笑说:“我不就是你自己吗?你沉迷游戏,不爱学习,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你的未来。我带你去看看。”说着,那一位“我自己”不容分说便拉着我进入了未来。

  踏上了一条路就不可能回头,走在什么样的路上,痛苦与安逸的感觉也只有自己的心知道,我决定不了此路的弯曲与平坦,但是我完全可以时刻改变自己的心态,只要自己的心不累,我想,脚就没有到达不了的地方。

  望着那一株株,一棵棵厚道的、粗若小孩胳膊一样的庄稼,望着那一个个棒槌般大小的嫩包谷,我感觉就像是看到了我那长得很帅的儿子一样,心里充满了一种无比欢喜的父子之情。我想说,我爱你儿子!可这样的话,我当着儿子的面是说不出来的。但是看着眼前这一片片生长旺盛丰收在望的庄稼,而且是我自己种植的庄稼,我就像看到我可爱的儿子和他引回家的漂亮女友一样,心里荡漾出了一种无比幸福和自豪的愉悦。

  灯火辉煌,火树银花。“城市真美!”我感叹道。“我自己”带我走进十年后我的房间。一位胡子拉碴的男青年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游戏的画面不停闪动。他面黄肌瘦,十分虚弱。看着他,我心里发虚,难道,这就是十年后的我?!这时,“我自己”说:“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这就是十年后的你!迷恋网络不仅仅让父母、老师伤心,甚至会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这是给你最后的警告。”一瞬间,我从床上惊醒了,心中一直在回想:“这是梦吗?”我爬起床,站在镜子前,它与普通的镜子没什么两样,但我总感觉镜子在微微发光,镜子里的影像就像梦中的“我自己”。

  就这样坚强的走下去,让生命在自己的感觉中得到升值。

  红椿沟两边是两条如长蛇般蜿蜒伸出的沙丘,两山之间是梯田,是庄稼地,和这儿一片那儿一簇的民居。这条沟里的农户,大都是程氏家族的后裔,自然,其中都是我的本家,有我的几位叔叔和众多的叔伯兄弟和侄儿孙子。我清理完沟口一块地里的杂草,又顺着宽阔的水泥路向上行走,沿途和这位叔伯哥打声招呼,抽一支烟,又被叫到另一位叔伯弟弟家里喝茶,兄弟知道我嗜酒,便取出几瓶啤酒来,在门前坐喝,弟媳要去弄菜,被我伸手制止了。于是,勉强喝了一瓶,就又背抄着双手,向沟垴走去。今年夏季雨下得太稠,路两边的庄稼长得齐刷刷的,而两边的包谷仿佛要互相握手一样,包谷叶把路都挤得只剩了一条缝隙。勉强挤身过去,若是早晨,便会淋一身的露水。若是下午,那包谷叶则如锋利的刀刃一样,会把人光胳膊划出一道道伤痕。远远的,山溪边一只野鸡突然嘎嘎的叫起来,紧跟在我身后的那只名叫欢欢的小狗,就疯了一样扑过去,却什么也没有逮到,只惹得三两只野鸡一片惊呼,扑棱飞过头顶,钻到另一片包谷地里去了。小狗追不到猎物,便昂首向天,生气得汪汪大叫。

  我下决心改变自己。

  篇二:坚强走下去

  进一条沟,接连看了四五块地里庄稼的长势,也看了一条沟,一个村子庄稼的生长情况,更见到了众多的父老兄弟,返回家的时候,一盒烟便只剩下了几根,但心里却一片祥和一片清爽,有着一种如莲的喜悦。那份满足,那份淡泊宁静的心态,使我的心灵充实了许多,连性格也沉稳了许多。我明白,我自己仿佛就是一株庄稼,我的根已深深的扎进了泥土,我的茎我的叶,日夜沐浴着阳光雨露,我的果实也终有一日会饱满起来,壮硕起来的。

  我慢慢减少每日的游戏时间,上课用心听讲,专心每一场考试。每场考试的进步带给我无穷的动力和信心。转眼十年过去了,我考入了一所重点大学,渐渐淡忘了“我自己”。

  “黑户小兄妹拿到户口啦”这是我在广州日报上看到一篇文章的标题。读完文章后,我对此标题十分反感。“黑户”在我们这角度是什么概念?所谓的“黑户”在我们这角度就是没有户口。说到户口星斗小民我真的是深有体会,在这角度你老妈把你生下来,你还不一定就享有人的待遇,你想要享有人的待遇,那你父母必须到有关部门为你办个户口。否则你真的活得不像个人样,你父母养你还不如养头猪,养头猪还能卖几千块,而没户口的你就真的像一堆啥用都没有的垃圾。为了让孩子活得像个人样,用心良苦的父母们可谓是各舒己招,真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篇二:庄稼地里的乡村

  一天,我站在那面镜子前,将它擦得更亮,用来整理衣冠。一道白光从镜子中间散发出来。一位少年,正是十年前的“我自己”走了出来,一把抱住我说:“你做到了,你改变了未来!”我突然忆起十年前的那一个怪梦,轻轻地笑了。

  文章中说这位父亲花十几年;仍然未能帮儿女办下户口。愚钝的我真弄不懂其中原因为何如此复杂,但我却知道我们的抗战也只用了八年就胜利了。莫非办个户口比抗战还艰难么?这位父亲在切底绝望之下选择了自杀,讽刺的是这边人死了,那边户口在领导的高度重视之下很快就办了下来。这到底是人的悲哀还是制度的悲哀,我相信眼睛雪亮的人民群众是懂的。(中国散文网-)

  乡村,是被庄稼包围着的一片高低错落的房屋。

  人,只要努力,相信自己,就一定可以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好。

  从哪有关部门现在办户口速度之迅速,我们不难看出其实这户口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难办。但为何这十多年来那有关部门中的某些人如此麻木不仁;毫无人性;推诿扯皮以至把人逼死。我想其原因还是钱在作怪吧!现实中“户口”早已经沦为某些人搜刮民脂民膏的生财之道。可怜这本来就不幸的兄妹,在这要钱才办事的冰冷制度下逼成孤儿。这是何等残忍;凄凉!因此事我不更想起最近被执行死刑的药家鑫,如果说药家鑫的死是杀人偿命死有如辜的话,那这披着法治外衣却将人慢慢逼死的制度,跟药家鑫又有何区别?更悲哀的是我们的某些媒体,对这条无辜死去的生命无动于聪,还荒唐地打出“黑户小兄妹拿到户口啦”类似喜事的标题。

  房屋、场圃周围,除了一条小河及沿岸的杨柳树林外,到处都是一片铺天盖地的庄稼。

  这时,一道光亮射进了另一位少年的房间……

  虽有人乎和说孤儿不孤,但在我看来这又谈何容易!当然了;人间的观音菩萨可以给他们钱,也可以帮他们修整房子。但却难以抚平父亲被活活逼死给他们心灵所留下的创伤。亲人阴阳相隔的那种痛苦,也只有切身经历过的人才深有体会,他们不是几个心理辅导就能摆平的。一个本来就不幸的家庭就因一个户口而毁灭。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势单力薄的星斗小民我只能阿尼陀佛地自求多福了。也但愿上帝能保佑兄妹俩能坚强走下去。

  庄稼,满山遍野无边无沿蓬蓬勃勃到处疯长的庄稼,而吾的乡村仿佛就是一条小船,淹没或者飘荡在一片庄稼的汪洋大海之中。

  篇二:遇见另一个自己

  胡总书记在庆祝建党九十周年大会上说“各级领导要把人民群众当亲人看,面对总书记的用心良苦我心是百感交集,其实咱小百姓要求并没那么高,只要你们把咱小百姓当人看,咱小百姓就满足了;真的满足了!

  有庄稼好呀!庄稼就是吾村父老兄弟们的衣食父母,土地就是吾村农人赖以生存的命。春夏两季满天满地黄亮亮的油菜、触目皆是生长旺盛的麦子,夏秋两季如森林般涌动起伏不止的包谷林,以及四处乱爬藤蔓到处延伸的豆类、薯类植物。田野在西流河两岸山势绵延逶迤的河谷当中,而一个一个独成格局的小村子,则在一片绿海似的庄稼地当中。田园如棋局,而乡村就是摆在楚河汉界的一枚枚棋子。

  跟儿子又是两年没见面了。这次,刚一露面,我震惊了:那个薄嘴唇、两道一字眉、四方脸、红扑扑的脸蛋,眼睛里充满了好奇的少年不就是小时候的我吗?

  篇三:让我们一起走下去

  吾村人最忙的季节是夏季收麦子,三伏天锄二遍包谷草的日子,那真是挥汗如雨疲于奔命的时候。吾命运不济,虽然常年在县城里摸爬滚打,但终究是土命,因此始终都离不开乡村,都不敢放弃全家人的那份口粮田和那几亩承包地。

  儿子3岁的时候,曾拿着我小学时的照片叫“爸爸”。凭他那点有限的判断力就从我七八岁的照片上找到了我三十余岁时共同的相貌特征。遗传如此其妙地将我的面貌复制给了儿子,恍惚间,似乎看到另一个我在茁壮的成长,再遥想当年的我,儿子无论在那一方面都比我强。

  我最爱的五月天,应该风和日丽;我最爱的五月天,应该花红草绿;我最爱的五月天,应该^^

  农历四五月间,地里的麦子还未收割净尽,满场满院都是一捆又一捆的麦子,拥挤得整个村子都显得逼仄零乱起来。这时候,吾刚冲了个冷水澡,双手和胳膊上还满是被麦芒划割的一道一道子伤痕,正想歇几天呢,老娘就急了,不停的催促:“娃呀,你咋还不种包谷点黄豆呢?千犁万耙,不如早种一垭哟。”心里烦燥得要命,正想顶撞老娘两句:你把人想累死呀?!可邻居却来院子里借农具了:“老弟,你好悠闲呀!你没看地里的人都满啦!把你的粪桶叫哥用晌,我今儿个请了三个工哩!”等邻居一走,老娘又开始嘟囔:“看看,你看看,人家一村人都忙疯啦,就你还等着天下雨哩?!”

  同我想比,儿子的童年是幸福的。童年的我获得的的爱大都来自于父母,而儿子自小生活在爱的包围里。光我们给儿子的小名就有好几个。我父亲叫他“狗贼”,我小姨子叫他“超娃子”,我叫他“宝娃子”。妻子叫他“葫芦娃”,而儿子打会说话起,便自称“考考”。其实,他的真名是“超超”。(中国散文网-)

  可是,这一个五月,雨水特别多.

  吃了早饭,我一边忙着收拾脱粒机,往场边堆麦捆子清扫场院,一边给媳妇说:“你赶紧骑车子进城弄些卤菜烟酒,咱后晌请人打麦呀,明日一早还得点包谷呢!”(中国散文网-)

  儿子比小时候的我聪明。今年11岁的他能将十二生肖的三四十个常用成语,一口气熟练地背下来。而我在他那个年龄时,知道的成语仅限于课本上的一丁点。儿子的作文时常被语文老师当范文在课堂上朗读。儿子曾在电话里自豪地告诉我,他每次的作文都不低于90分。想当年,我在一篇作文中写到:“我和小伙伴去挖半夏。地里长着胖娃娃般的半夏。”结果挨了老师一顿臭骂。

  来不及绚烂的生命,在山摇地动的瞬间,凄切调零.

  大忙天哩,你忙,人家也忙,家家户户都在奔命一般的往回收麦子,往地里播种秋庄稼。可吾的人缘不错,加上吾村的人十分厚道,出门去到地里转了一圈,见人一支烟,闲聊两句,下午院里就呼啦啦来了十几个掮叉扛扫帚的壮汉。

  小时候的我和儿子一样好奇,每次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就手舞足蹈。可儿子同我相比又多了一份我没法拥有的淡定。去年,我和妻子陪儿子到上海逛了逛。我问儿子:“上海好吗?”此前,他从没坐过地铁,没见过几十层的高楼大厦,更没见过南京东路步行街上那么多汹涌的人流。儿子的回答让我吃惊:“没啥好的,就是人多。”他的语气中有着让我无法理解的淡定。儿子又补充说:“有几个公园还有些意思”。十年前,当我第一次来到上海时,看到眼前繁华的景象感到莫名的激动,而儿子却表现出司空见惯的样子。要知道,他不过是西北偏僻小县城里一个普通农家的孩子。

  满眼的断壁残垣,遍地的烂泥瓦砾.废墟下掩埋着青春的热血,老弱的躯体.一夜白发的父母在呼唤自己的孩子,孤苦无依的孩子不敢想象自己的明天.

  “新春叔,今晚上给吃啥呀!有卤肉没有?”

  有天躺在床上,我对儿子说:“等我去世了,就去下面了。”我指了指地面。儿子反对:“不,你去天堂了。”那一刻,我很吃惊。小时候的我对生死的概念是很模糊的。每隔一两年,村里总有一个老人去世,但我从没想到,他们去了天堂。我小时候的理解力和想象力根本没法跟儿子相比。

  上天在哀嚎,每颗心也都在哭泣.

  “老哥,这么热的天,你总不能让人喝包谷烧吧,得掮一箱子啤酒!”

  同儿子相遇,就仿佛遇见了过去的自己,这是一种多么美好的体验啊!在儿子身上,我发现了一个有别于过去的更好的自己,那份欣慰把我过往的半生都烘烤的温暖而服帖。

  天府的四川,这一次没有爱到上天的眷顾.冷酷绝情的天地,在无数人心中烙下了刻骨铭心的伤痛.在五月的墓志铭上,鲜血流淌出了一行行惨烈悲绝的数字.

  吾族人中辈份最高的三伯,哈哈一笑说:“狗日的,一群嘴上打撕跤的东西!啥都没干哩,就想着吃肉喝酒?长栓——开打麦机!”

  黑暗肆意蔓延,眼泪在错综的心绪中无声滑落.

  脱粒机轰轰隆隆的响动起来,整个场院里顿时麦子、麦秸乱飞,一片忙乱。热汗,擦了一把又一把,竹叶熬的凉茶,喝了一盆又一盆。不但吾家的打麦机子响,到傍晚时,整个村子里都灯火通明,一台脱粒机,五台脱粒机,甚至数十台脱粒机都同时响动起来。

  依旧低吟的雨是一首缄默的悼词吗,那么,请你停歇,我们需要阳光点亮明天的希望.默默祈求冷寂的风能吹干所有人的泪痕,勇敢抬头,迎来我们的阳光.

  场院里所有的麦捆终于被脱粒净尽,麦颗儿堆了一座小山,麦秸垛堆了一大垛,等把一切收拾停当,一群壮汉早累得精疲力尽,汗流浃背。而此时,一轮硕大晕黄的月亮,又早已高高的悬在吾村之上。

  还有现场奋不顾身的英雄们,你们的汗水永久流进了我们的记忆.那一个个定格的瞬间,那一张张无法忘怀的脸孔,孔子在我们的心底焕了了感人至深的力量,震撼着华夏的心.你们的努力会抚平那一颗颗受伤的心灵,你们的热血会温暖那一道道阴郁的创伤.未来的日子,让我们一起走.

  此时,场面光洁,月色如水,一阵凉风吹得茅厕边的竹林哗哗乱响。妻便往场圃当中摆了一张小方桌,端出一盘又一盘风味别具的家乡菜,一群壮汉便高升五魁的在院内坐喝,直闹到夜深人静方罢。

  五月的天空,没有了阳光的香味,充斥在莽莽天地间的哀嚎是我们心底无法愈合的痛.

  接下来的日子,除了往麦茬地里种包谷、点豆子、栽红苕、播种花生外,吾村人又在门前、场圃、路旁点瓜种菜。商洛山中人稠地少,吾村人便把土地看得十分珍贵。亦因此,是能生长五谷杂粮瓜果蔬菜的地方就绝不能让地闲着,都能派上用场。几场大雨刚刚下过,吾村人又忙着给地里的庄稼追肥、锄草。还不到一月天气,庄稼便齐刷刷的长上来,村子就又被绿色包围笼罩了。清早起来,就听见院子西边的三角地里,有野鸡嘎嘎的拍翅大叫;刚走到庄稼地边,就发现田埂上有一只兔子“呼”钻进了包谷林里。最是月色朦胧的夜晚,吾一个人叼着一支烟,敞着胸脯,出村到小河边去乘凉,蓦地,就见到路旁一片包谷林哗啦乱响,悄然走近细视,原来竟是一对青年男女正在搂抱着亲吻呢。想想吾年轻时的故事,就忍不住发笑,故意咳嗽一声,说:我还以为是狗獾子啃包谷呢!

  但,总需要一种力量支撑我们心灵的旅途.

  吓得一对小男女禁声不得,一时包谷林平静如水,蓦地,又是一片包谷叶哗哗啦啦的乱响,一条波浪旋即窜进了绿林深处。

  人生的伤痛处,有血,有泪,有沉思,还有感悟和觉醒,更有坚定和倔强.面对决堤而来的苦与悲甚至凄切的别离,只要我们牵着手,连着心,我们一定能够化解突如其来的灾难后的深深的惧怕.

  横亘在庄稼地当中的那条吾乡吾村的河流,在夏日夜晚朗朗的月光下,泛着一片烂银似的亮光。稻田里,一声哇鸣响起,所有的蛙们都开始歌唱起来,宏大如乐团,声震林樾。河边、田埂上的草丛里,有蟋蟀在低吟浅唱,如女人细声细气的对语。一阵清风徐来,杨柳树林的枝条一片乱摇,空气里便有一股浓郁的土腥气,还夹杂着一缕青嫩的稻香,使人再也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妈妈吔!这才是真正的田园啊!

  幸福不是必然,生命却有一种绝对.在自然的威慑下,我们的生命很渺小很无助,可是,在生命的韧性中,我们却有一种撼天动地的顽强,绝对的勇决,绝对的坚韧.

  在乡村种庄稼的日子,虽然辛苦,虽然劳累,但却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活得安稳踏实,宠辱不惊。农忙时拼命的劳作,农闲时节,特别是雨雪天气,读读书,再写几篇豆腐块儿文章,换几壶酒喝,只要耐得清贫甘愿淡泊,这又是人生何等的乐事?此正所谓耕读传家呀!

  我们,能,一起走下去!我们,一定要,一起走下去!

  篇三:庄稼地里“刨”哲学

  搬进城后,就基本脱离庄稼地了,严格说,是脱离了种庄稼的辛劳或乐趣。这两年,妻子在城郊找了一小块地,种些蔬菜瓜果。没事的时候或写作累了,我便陪她到庄稼地,随便走走看看或一起劳动劳动。我发现,庄稼地里不仅可以刨出丰收的喜悦,还能刨出一些人生哲理。

  比如玉米。

  因为白天刮过不小的风,玉米被吹得东倒西歪。妻子唠叨,这半把个月,连绵阴雨,玉米长得苗条纤细,叶子水分太足,所以头重脚轻,看起很茂盛,实际上一点都不坚强。一阵风来,玉米就朝风的方向倾倒,另一阵风来,又朝那阵风的方向倾倒。东倒西歪的玉米,着实可怜,它们不知道风朝哪个方向吹,也不知道风什么时候会停,它们只有风来随风,雨来随雨。那些先倒伏的,顶端的叶子向上弯曲,努力地想把整株玉米拉起来,但毕竟自身能力有限,只能扭着身子,朝着太阳的方向,倔强地努力着。妻子心痛它们,一株一株地扶正,培土。这些倒伏的玉米便顺势挺直了身子,摇动叶子,仿佛说着感激的话。我跟妻说,何必呢,顺其自然吧,说不定还会有风雨袭来呢。妻说,它们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的,你说多难受,这时正是它们生长的关键时刻,有人扶一把,肯定比任其自然长得好,将来结的玉米棒子也会好得多。

  我心头一抖,仿佛我也成了一株玉米。一株玉米倾其一生结好一个玉米棒子,就像一个人穷其一生干好一个事业一样,不知要经历多少风雨坎坷。很多时候,玉米没有放弃,人们却在挫折面前放弃了,就像我这株生长了四十多年的老玉米,仍然没能捧出一个让人满意的玉米棒子一样。和一株玉米相比,我渺小得多。

  妻子没看我的心理变化,边说边忙她的去了。我坐在地边,呆呆地看着这片庄稼发愣。我发现,大豆是最神气的,它们攀附、缠绕在妻子给它们的竹杆上,长得十分茂盛,把竹杆都压得歪向一边。大豆挂满了豆荚,一串一串的,像小姑娘梳的一头小辫子,从枝桠处垂下来,先结的已经垂到地上,后结的拼了命往下垂,还在开花的,一团一簇地,举着淡红淡紫的小花,害害羞羞的样子。晚上没有蜜蜂来约会,这些花们都有些失望,无精打采。对于大豆这样依附而生的植物,人们常常戴着有色眼镜看它们,带着嘲讽的口吻说它们,其实,只要它们依附着站起来,是为了更好地开花结果,为了更好地有益于人类,那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给它们一根可以依附的竹杆呢?再说这些竹杆,它们“生”的生命虽然早已经束,但它们“死”后的价值发挥得更大,如果不是这些竹杆作大豆的支架,大豆只有攀附、缠绕在玉米上,遇到大风大雨,两者都在劫难逃,从这个角度说,竹杆还成了庄稼的拯救者。这些被妻子用来给大豆作支架的竹杆,几次差点被我丢进炉堂,现在却成了这片大豆的脊梁,挂满了丰收的喜悦。谁能说得清一根竹杆或一捆竹杆的命运呢?

  这是一块城郊结合部的土地,四周的高楼像蚕一样,把土地都吃光了,只有我们这一块,还生长着一片绿色,像簸箕里最后的一张桑叶。地不大,但一家人应有的蔬菜瓜果,都被妻子集中到了这里,像个小小的农贸超市。地里生长的东西实在又多又密,高的有梨、杏、桃、李、桔、梅、白果、无花果、枇杷、花椒、向日葵,攀附的有葡萄、南瓜、黄瓜、豇豆,矮的有土豆、辣椒、红薯,地的边上还有葱蒜生姜芫荽茴香鱼腥草,稍微有空隙的作物下,妻还撒了白菜秧、萝卜菜秧,每一样都争先恐后地生长着。高的果树,矮的庄稼,有的冠盖如云,有的匍匐在地,不管是高挂枝头的水果、弯腰低头的麦穗,还是藤蔓攀附的瓜豆、埋头地下的根茎,它们各有各的生长方式,各有各的生长空间,妻子顺其自然地呵护着,该修枝时修枝,该培土时培土,该施肥时施肥,整片庄稼地长势热闹但不纷争,各种作物相处得好极了,一年四季都有新鲜的蔬菜瓜果,自家吃不完,妻便挑些鲜嫩的送给父母兄弟或亲朋好友,换回来一篮子一篮子的笑声和谢谢谢谢的言语。

  妻子种的都是些季节性的蔬菜,农药用得极少,化肥就用得更少,种的菜比不上市场上的好看,也常常这儿一个虫洞,那儿一片虫眼,有的甚至很难看。我常常笑她笨。她对那些小虫子好像很同情,说:“我们同吃一种植物,为什么非要刻意去毒杀它们呢?”但她也有狠心的时候,比如那些小草,只要一露出头来,就被她伸手掐掉,有时甚至动起锄头刨根问底,斩草除根。我说,有几棵小草不正好是点缀吗?陶渊明“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那多潇洒多浪漫?妻子白了我一眼,说,种庄稼容得了杂草,就像你写文章容得了杂念一样,能写得出干净纯朴的文字吗?庄稼地的杂草跟你心中的杂念一样,不及时清除,最终害的是你自己!

  我心头一震,她一有空就钻进庄稼地里,东刨西整的,我常常觉得她无趣,谁知她这几句话,竟像一把小锄头,刨痛了我心口的这片土地,也刨出了一些人生哲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