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再也分不清是被迫还是自愿了,  当真正接触到生活时

最终再也分不清是被迫还是自愿了,  当真正接触到生活时

| 0 comments

  篇一:迷幻

  篇一:看流年

  篇一:盗梦

  可怜你我在人世的层层迷幻中,自以为潇洒地度过了一生,到头来不过只是在青史上徒添了几笔,回首却是如此可笑,如此可叹,如此无奈。这人生不过闹剧罢了,明白人自是明白,迷糊者自是迷糊,任你如何包装,那迷幻中无不透露着虚假,除却那些自甘堕落者,大都是看得明白的。

  要离开这个暑期兼职的“鬼地方”了,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兴奋,反而有些不舍,确实,这个地方注定会是我的一段回忆。来这里一个半月了,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体验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外地打工仔的不易与艰辛,忙碌与压力。看着这由雄伟建筑构成的繁华景象,试图也想把自己想镶嵌进去感觉是那么的煞风景,仿佛连做背景的都感觉那么的格格不入,也许它还不属于我,至少现在不属于。曾经狂躁的我们变得像是暴雨打过的柳枝般,不是喜欢寂静,而是这种生活的节奏耗费了我们太多的精力。有时,我们很向往一件事那是因为那时我们还有其他的选择,或许当只剩下唯一的选择时,你的憧憬或许渐渐地掺杂进去了一些无奈。

  朋友家离我住地方比较近,于是步行去朋友家都会经过一个十字路口一段民族大道,每次走上大道时我都会在看那条盲人线,看了几次就在想如果我是盲人,我能顺利从这个路灯走到下个路灯吗?于是我闭上眼睛,脚踏在盲人道上,延着走,用脚感受那凹凸线慢慢前进,每次去朋友家路上都试,对个正常人来说闭上眼睛就是休息睡觉,让个常人在大街上自己一个闭上眼睛听车水马龙脚感受,想想就恐怖,内心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呀,走过N次后,我终于走超了,足以证明要完成这个实验内心一定要够强大。凌晨3点,秋的安静,我在享受这般黑的夜,满屋的烟味,满屋的寂静,还有那满屋的思绪飞-扬,来点过时的音乐,但我喜欢它……要用什么刺激我魂魄,这城市那么空,这快乐都雷同,我以谁相拥,这感觉我跟从……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迷,太多的变幻,太多的神秘,叫人无从寻找答案,只能一步一步向前,慢慢地去探寻,慢慢地揭开面纱,慢慢地看清真相,最终走向灭亡。或许有些东西过于神秘,或许有些东西迷幻着你我,或许有些东西很是诱人,或许你我有着太多的好奇,只是有些东西不是可以盲目去碰的,那只会带来灾难,有好奇心固然是好的,万万不可太过好奇,一些人、一些事、一些物不是表面看到得那样简单,那些表象不过是迷幻外物的屏障,抑或掩藏,看得清固然是厉害,可是有些事力不能及,最好装作糊涂,且看事态发展,万不能害了自己,更害了无辜的人们。当然力所能及的,最好弄清缘由,破除那些幻相,叫大家看个明白。我不想举例,其中那些空白都是你们自己想的,我无意指责什么,更没有资格。

  长大了?人们都说:成长是痛苦的。或许是吧!更多的经历让我们失去了年幼时的童真,我们不再是那个玩积木就能玩一天的孩子,也不再是看动画片就兴奋的小学生。时间,在前无声息中用他的刀刃雕刻着我们曾经纯真的脸庞,一张张沧桑、茫然、麻木的神情就是他的杰作,而我们却只能选择接受。也许,当我们每天照着镜子,慢慢熟悉了这张属于自己的新面孔时,就不会那么焦躁不安了吧。

  呆看窗外的夜,冷冷的风拌点秋的雾飘在脸上,夜好空,心不平……每次路过那十字路口都有人在那乞讨,买唱,祈祷跪求,是不是装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苍天会这样创造了我们,却把我们一一分化了,看着那匆忙的人群来来往往,其实我们不过是尘。

  那些迷幻心的东西可是不少,如地位、声望、金钱和一些玩物等等,举不甚举,可是为什么这些东西能蒙蔽良心,叫人丧心病狂呢?这就有待考究了,是被迫,还是自愿?这更是有待钻研了,无论是什么,最初我想定是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执念,以致利欲熏心,慢慢迷失了自我,最终再也分不清是被迫还是自愿了。由此可知,执念这东西是个双面刃,控制得好,于人于己都是好的,可是一旦控制不住,偏离了方向,那可有些危险,轻则毁了自己,重则害了别人。做人嘛,宁可无知,但不能无心,只是希望下代的教育最好能身体力行,万万不可再像如今这般只是纸上谈兵,更有些老师利欲熏心,一味地注重成绩,忽视了那些眼中可有可无的差生,为人师表,最好能从己身做起,否则可能无意中硬生生逼出了坏学生,要知道这世上本没有天生坏的,只有后天逼迫的。可惜我不能做些什么,只能发些牢骚,祈祷有人能看破这些迷幻,直指本质。

  当真正接触到生活时,有一种被骗的感觉。或许,是我背叛了生活,违背了我的承诺吧。一颗过于躁动的心永远无法与这闹市相抗衡。真正的淡然,不是外表的平静,而是那颗懂的寂静的心对生活的执着向往,追忆往事嘴角浮起的那一丝微笑。

  幻想过自己是皇帝,爱戴臣民,幻想过自己是孙悟空,除妖扶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看完(盗梦空间)这部电影,几个小时都回不到现实中,如果植物人有梦的话,他也许在自己虚幻的世界里创造美丽与痛苦,却难以动荡他自己的手指。扎了进去,就拔不出来,负重平衡不了心情,飞不出围墙,飞不进那种美,象是被挂在门槛上的铃铛,进退两难,只有等风吹才能声声作响,被洒水车淋湿的花草,顺着叶片落下似的泪……

  这世间有太多迷幻人的事物,只希望各位自求多福吧,这些别人是无从帮助的,只有自己看破了才真正明了,否则一切不过只是夸夸而谈,毫无意义。古人总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却怎么也悟不到什么,心中只是模模糊糊,连写出的文字也是如此断断续续,粗看有些道理,细看却是不知所云。

  篇二:在时光中静看流年

  生命在运动,是物在驱逐着运动,有运动就有轮回,我抓不着,也猜不着,被物支配的人,终有落落哀哀的味道,假如我能做到忘我红尘境界,去追求某一种精神,进入象风轻轻吹过的那种状态,是不是会的到很前卫的自由和快乐?超越时间空间,穿梭在磁场里,卓现了理想和情调。

  迷者,自迷;悟者,自悟。人生万千,看似不同,却是相同。所谓大道殊同,大抵也便如此了。

  东风不来,柳絮不飞。立秋虽过,酷暑依旧。时光荏苒,两年的大学时光悄然而逝。细细翻看那过去的一页页,点点的时光,碎碎的流年,留下无限的感慨和回忆。

  轻轻的打开窗,吸一口凌晨的空气,风冷冷的吹动着躯体,然后把我带出房间,象阵风一样吹在城市上空,多美呀!灯火通明,这是智慧的结晶,再看看那熟悉的夜空,触摸那颗最亮的星星,用心去感受夜空的气息…吹出了城市,来到了沙漠,吹出了沙漠,来到了草原,没等多看几眼,吹进了丛林,绕着千年大树,点滴那花花草草,轻抚着养育它们的土地,终于吹出了丛林…正往大海赶去,忽然一轮金边在地平线上升起,海风狠狠把我打回丛林,草原,沙漠,回到了城市上空,回到了那扇窗口里,一道白光,射入我的眼里,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慢慢地被那扇吹来的风吹干,再慢慢合上眼睛,回到城市上空,回到沙漠,草原,丛林,半个太阳在海的平行线出现了,一滴孩子哭泣的泪掉在那水晶般的早晨,一支清澈亮丽的黄箭,直直穿入我的心,把我碎成一片片,散落在大地,飘落在蓝天,也落在了满足的深处……

  篇二:迷幻的色彩

  记得,刚踏入高中时代被老师称为“天堂”的大学,既欣喜又是失望还有一点感伤。高考的结果如影随形相伴了我两年。我曾经试图忘记我曾经参加过高考。就如同衣服上的泥巴,不注意就没有存在的感觉,越注意就同戴上了放大镜般得放大了。我不想承认,但是不能不承认。最终我还是接受了事实。

  篇二:盗梦的贼

  春天的阳光真好。

  在记忆和挣扎中,我努力过,我也精力充沛地投身活动去体验那丰富多彩的校园活动。最终如同沸水一样归向平静。在大家眼里,我似乎把大学解释的比较完整和完美。细细看着,感觉这些就似小时候的一件漂亮的衣裳,终究是不能穿的。经历过,努力过,尝试过,这就足够了。也是这些经历让我感受到简单的快乐,单一的幸福和充实。我越来越喜欢独处的日子。因为我觉得生活就像水,往里面加的东西多了,就成饮料了,饮料是有保质期的。保质期过后,我却回不到从前了。(中国散文网-)

  梦曾经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寄翼,如今都成为我的奢望。记得有人说,人生之所以有梦,是因为有牵挂。而今的我竟不知把这份牵挂何处安放。缘分有时真的像一本无解的书,翻的不经意会错过童话,读的太认真又会流干眼泪。多么想把我对你思念的泪水流干,就再也不会有心痛的感觉了。

  河边的小男孩,欢快的耍跳,他的母亲嘴里疼爱的唠叨着,手里的相机不停的咔嚓,孩子的父亲燃起一颗烟,在一旁爱溺的看着。几株河柳婀娜飘逸,他若有所思,走近一株河柳,从上面折下一段嫩枝,慢慢的拧着,须臾,一段白生生的柳枝从嫩绿的树皮中抽出,一个柳笛拧好了。只见他掐齐了两头,用牙捋去了其中一头的绿皮儿,腮帮轻鼓,一阵悦耳的声音传了出来。小男孩被这从未听过的声音吸引了,撒娇尖叫着抢过了柳笛,断断续续的吹了起来,吹到卖力处,鼻涕泡都冒了出来。

  当然,在这两年里也曾傻过,不谙实事和现世的我,虽然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傻气,去干傻事,摔的也是满腿的伤疤。也正是这些“傻事”让我成长起来,也让我明白我自己的去向。我们都年轻,犯错是我们的“特权”。“特权”但不是专权,不会伴我走太长的路。现在大家都以“学生”的身份看待我,包容我,宽恕我。一旦我脱掉“学生”这顶帽子,他们就会在一夜之间用另外的一个标准来看待我。我相对大多数女孩子而言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爸妈没有让我在中学时代就走向社会,如今我还在大学的温床上酣梦。暑假回家,昔日初中同桌已为人母。所以我要趁着这特权还未到期去学习以后的生活,去培养自己的生活技能,这样才能适应我岁月的不同人生阶段。

  凌晨两点我还睡不着,在床是翻来覆去。听着那凄凉的旋律,泪水又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身子里不停地向上翻滚着一阵一阵的痛,我想把你彻底遗忘,为什么还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你的影子总会在我的脑海里不停地闪烁,是不是越想忘记,越就这么难忘。夜静得只听见我的抽泣声,我不愿把他也惊醒,独自一个人悄悄地跑到阳台上,今夜再一次静静地享受你给的伤痛。夜黑得如漆,天空中还飘落着细雨,打在我的脸上,不知是雨还是泪,淋湿了我的发……(中国散文网-)

  孩子的母亲笑弯了腰,孩子的父亲被烟呛得直咳嗽。

  人们曾说人生就如一场没有排练的戏,而我却愿意将人生比作一张张纸。我们不断写在纸上写下生活的点滴,也不断在纸上涂改那错误的文字,扭正那弯曲的折线。渐渐地,这纸就越叠越高,人们也就忘记了那底层涂改的纸张,只看到上面的结果。

  手,拂开了额前的发,满眼闪动的期望的火花,眺望远方,明知视线处不是你的家,还是无法挪开那一缕想你的深情。你可知道,今夜的你又满满的占据我整个心里,我又再次向你屈服。忘不了,忘不了你的笑,你的泪,你的苦,你的喜……

  “别费劲冒泡儿了,”

  人生如斯,流年不复。我还在纸上写着,努力地将每一张纸写得清晰。

  你离开的日子是我狱炼的开始,一切回到原点。只是多了些难舍的心痛,眼泪随时随地都可能光顾,爱上了那些忧伤的旋律,还有那伤感的文字,和你无处不在的我无法触摸的身影。

  孩子的母亲变戏法似地从提包里拿出了吹泡泡的玩具,孩子见状,忙不迭的放下柳笛,连跑带癫的起劲儿吹起了泡泡儿。一串儿泡泡随着孩子小嘴的蠕动飞了出来,泡泡儿拥挤着,迸裂着,更多的还是飘了起来。泡泡儿轻盈飞舞,触动柳梢,再迸裂,飘的更高飞向天空,迎着阳光看去,泡泡儿美轮美奂,美的把太阳的七彩借来了。

  杨柳婆娑,芙蓉清濯,烟雨一层,阁楼依旧,待看旧时樱花,纷飞绚烂。

  你离开后,我真的哭了,哭得好伤心,好绝望。你选择了你早就习惯的生活,永远地走出了我的世界,世上的伤心人又多了我一个。你再不舍再心痛终究也是放开了我的手,而我能给的我全给了,能努力的我真的尽力了。再也感觉不到温暖,也不再奢望幸福的降临,剩下的只是心如刀割。

  不由得想起了雨后的彩虹。记得小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彩虹,我们把彩虹叫做‘降’,无从说出它为什么这样叫,也解释不来,可能是一个地方的方言,也可能是‘天降’的意思。一般彩虹的出现是在暴雨之后,雨过天晴,虽说天边的乌云还在,但一架彩虹就以当空升起。老人们说,彩虹只能看,不能用手指,不然会手指疼的。还说,‘降’的色彩宽窄不一,什么色宽,今年就收什么庄稼,红的宽,收高粱,黄的宽,收谷子玉米,无形中流露出对色彩的原始崇拜。时间流逝,不知怎的,现在的雨虽说还在下,只是彩虹出现的太少了。

  篇三:笑看流年,天涯陌路不相问

  想要把你忘记真的好难,曾经说过的话,经历过的片断缠绕在脑海盘旋不去。既然忘记你我做不到,那么我选择安静地等待,等你偶尔的回眸,等梦中的天长地久,等待下一个轮回里与你的相遇。

  又想起了在黄河壶口瀑布看见彩虹的情景。那滚滚黄河水,在刹那间收窄,狂羁的黄河水带着惯性的沉坠,忽的砸下二十米多的落差,河水拥挤着,嘶鸣着,奔腾着,顷刻间黄河水变成白色的泡沫,升腾出烟样的水雾。奇迹出现了,一道彩虹在水雾中出现,跳动,神奇的变幻着。(中国散文网-)

  纷乱红尘,真真假假,遮遮掩掩,能否给自己留一份真?人活着本是不易,如果在爱里真心都不能给,是否才真正可笑?

  我愿意让自己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开不出花,就永远卑微。

  色彩,这神奇的色彩,这来自太阳的赤、橙、黄、绿、青、蓝、紫。

  明知道爱情并不牢靠,一场飞蛾扑火的爱恋倾一生的所有。原以为那只不过是煎熬,却没料筑成了囚禁自己的监牢。一次次劝自己不要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只是再回首已百年身,没法全身而退。

  篇三:爱在盗梦空间里孤单

  天上七彩虹,地上鲜花开,这色彩,天成地就,这色彩,原始天然,这色彩,毋庸置疑的早于人们对它的认知与命名。真的想追寻这些色彩最压根的来历,为什么人们把这称作红,把那叫做白?最初的色彩命名权是谁人,最后的归属又怎的确定?可以相信,五彩缤纷的植物以致它们盛开的花朵存在于人类之前,当然色彩也会随之出现。这是天公造物的奇迹,有些事情是解释不了的。在对色彩的认知中,有可能人们把红说成黑,也可能把绿说成黄,色彩,在人们不规范的说词中,演变成今天达成共识的色彩称谓,也不知经历了多少的坎坎坷坷,经历了多少的层层筛选,历经了多少沧海桑田。

  爱得太真容易让自己心碎,爱得太深容易让自己沉沦。不顾一切换满身伤痕,还要咬紧牙捂着胸口微笑着说不疼。痴傻的灵魂,面对错的人,面对一场飘忽的缘,却仍然奋不顾身,相信会有幸福的可能。

  灯火不眠,寂寞无声,心语穿过浩如烟海的网络,搜寻那根属于你的经脉把呓语轻轻送传。思念透过冷屏寻找你的身影,视线始终不能清晰你的脸,心将在哪个角落停留?

  权力的定夺也许是至高无上,与文字的产生一样,人们需要某一个天才出现。神农教以务农,祝融传播火种,大禹治水鼻祖,西来释迦,老子布道,孔子儒学,万宗都得有个归宿。或许真的是某个部落的首领,或许真的需要“指鹿为马”的荒诞,或许真的需要“颠倒黑白”决策,不管怎样,最终的认知决定权是经过集思广义或独断产生的。人们经历了一个从不熟悉到习惯过程,经历了口传心授,实践检验差别,这就是红,那就是白,最终达成了共识。

  一份爱能有多伤,它就有多美。一段情能有多痛,它就有多快乐。一份等待有多长,思念就有多长。只是,再深的爱也要经得住平淡的流年。即使红颜老,相思瘦,一切物是人非,那份爱依然美丽芬芳。

  如果你已进入梦乡我就在你梦乡的路口等你,不见不散。如果你已离去我就在你的梦里不会再回来。在你走过的地方摆好两只酒杯,一杯为我一杯为你。

  多彩的世界是人们都喜欢的。无阶级的色彩,最终还是打上了阶级的烙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色彩开始从上至下的被人们征用,黄色,皇权,黄琉璃,红墙,绿瓦,紫禁城。待最高统治者们挑剩下以后,再经层层的专利选择,庶民百姓只剩下捡漏的份了。多少年来,多少朝代,各种色彩被人们冠以不同的象征,代表不同的释义,从专制到色彩的解放,又经历了多少的斗转星移。人们用沿袭下来的色彩抒发自己的情感,用认知的色彩表达自己的意志,色彩按人们的意志被择选。

  走得最急的是最美的景色,伤的最深的是最真的感情。再美,也要努力学着遗忘。再真,也只能埋藏心底。失去爱失去全世界,至少心还是自由的,澄澈的,干净的。

  让月光轻盈吧,让夜静悄悄的来来去去,已不能用轻柔的手为你拭擦眼角的泪,不能听你温情的呢喃。就让我独自在你的梦里徘徊在你梦里孤单。

  人们不满足已知的色彩,凭想象添加调和着色彩的基因库,然后依据色彩的初衷加以扩大,但是无论怎样,还是来自天然,还原天然。不妨列举一二,色彩的前面加上天然的成分,以示形象。如:朱红、桃红、铁红、酒红;天蓝、海蓝;草绿、葱心绿、橄榄绿;乌黑、炭黑……当然还有人们依据色彩加重、稀释、融合出新的迷彩。

  用干净的声音,哼唱着心底最真实的旋律,感受那埋藏的柔情。不想随波逐流,不想委屈泪流,不想自怨自艾,不想改变,只愿给自己留一方澄澈如水的天空,放飞着自己洁白的梦境。

  让我走走吧,去蔡琴的渡口看看那只小船,芦苇荒芜了水面,你已有多久没再来。我想到对岸看看,那个小屋里住着谁,可是那只小船已经不见了,是否你已乘它远去。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吧,挥挥手向江面与朦胧烟雨作别,转头把酸楚在心里汇成河流。

  人们把色彩升起为庄严神圣的旗帜,人们用色彩依据喜好装点自己的生活,人们还用色彩标志区别自己的职业,人们用色彩描绘丹青书画,人们把色彩绽放成火树银花,人们把色彩点缀成流彩阑珊,生活,在色彩的绚丽中被演绎的五光十色。

  一遍遍翻阅着过往的温柔,触摸着照片中温暖的笑容,曾亲手写意的那些美丽画面仍是如此鲜活而灵动,终是想忘不能忘。因为太美,因为刻骨,所以留恋。

  去恩雅的莎莉花园吧,寻找你的足迹,只希望深雪还没有完全覆盖你双脚的余温。继续飘落的寒冷让我来承受吧,捧起你的脚印在黑夜星辰温暖我的灵魂。我一路寻找,一路无边。

  要想让视觉得到色彩的满足,要想让色彩展示自己的妖娆,还得说自然的百花园。最好的展示莫过于面对无垠的草原,蓝天,白云,绿淖,青山,毫无修饰做作的草原,绿草簇映满地的繁花,色彩发挥到了极致,再配上那天边雨后腾起的彩虹,一切色彩都在其中。

  小雨飘然的日子,风雨中的伫立,月朗星稀的夜空,柔肠百转的歌声,原来,那个身影无处不在。原来,爱一直不曾离开。

  时光飞逝,梦转物移,梦的空间越来越大可都不是为我而设,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来去匆匆,他们的手里都拿着通行证满脸的喜悦,他们由哪里来去向哪里?我不敢让别人看见我的存在,我只是一个被你遗弃的影子。一个个熟悉的场景我只能在门外注视。一句句心动的话语飘过我的耳际激动了谁的心,我惦记你你在惦记着谁,我来找你你去找谁?

  色彩得到了极致的诠释,因为色彩本就原自天然。

  斑驳的时光里,当回忆找不到出口,于每一个空洞的夜里低头、沉默、蹲墙角、双臂环绕、安静地泪流,象一个无助的孩子,需要光亮,需要力量,需要温暖,需要牵引。

  你的梦里开始落叶,斑斓色彩开始退化,场景逐渐剥离就要消散殆尽,空间越来越小,直留一扇门紧闭。我已随时光渐渐老去,盗梦者们纷纷撤离,我依然等你。

  红尘沧桑辗转,依然坚定着心中的信仰停留在最初的地方,看天高云淡,听花开花谢,感风轻雨柔,心变得柔软而温暖。

  你朝另一个方向越奔越远,我却留在你的梦里越走越深。我不后悔偷偷进入你的梦,纵然我已找不到回去的路。

  什么是天涯?转身,背向她,此刻已是天涯。无法回头,也不敢回头,害怕那惊心动魄的美,害怕那一触即发的伤,害怕一回头再也无法转身。

  这扇门通向哪里呀,怎么从没来过,我无法打开。是传说中黑暗之门吗,是幸福之门吗?你什么时候会再经过你的这扇门前,或许你永远不会来,因为你已遗忘。遗忘了我这个盗梦者,或者你在门的另一面沉默,请告诉我密码,我在门外等你。

  挂一脸清浅的笑容,携一腔清幽的情怀,笑看流年,从此天涯陌路不相问。

  我已在你梦里停留了一生,在这扇门前等了一辈子,始终没能再和你相遇。我终究会老死在这门前灰飞烟灭。轮回,再过多久呢?如果有来生,就算一样在梦里,依然等你,不见不散。

  雨下过的素笺,风走过的记忆,雨下过的青春,风吹皱的记忆。长亭水湄留不住的芳华,相识于人海,相忘于江湖,且行且珍惜……于是,后来,庭院春深,咫尺画堂;茶烟尚绿,人影茫茫。

  红尘紫陌,雪落太行;江湖两忘,只影天涯,湖心水动影无双。闪动月影的孤风惹人情思,用缜密的心思去勾勒记忆的碎片,夜凉如水,所有的断章绘制成鲜美的诗行,你的影子顷然再现。面对遥远的城市,一生一世,才发现爱是无法忘却的伤。

  苍茫大地一剑尽挽破,何处繁华笙歌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