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事时那个老宅只剩下那棵大枣树,  我站在海的岸边

我记事时那个老宅只剩下那棵大枣树,  我站在海的岸边

| 0 comments

  怀念老屋

  我站在海的岸边,我遥望着大海,

  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人们向往秋天,在枫叶下,鸟儿向南飞,天空一片金黄,照耀整个大地,在地里收获的人,享受收获的喜悦,远方的游子,静静凝望天空,思念一层一层加深。

  不知怎的,突然怀念起老家的老宅老屋。

  放眼望去,蓝蓝的大海,船儿在远航

  秋天给我们喜悦,也带来了死亡,窗外的树木忍受秋天寒风吹拂,叶子随着风,缓缓的飘落,终于飘落在地上,似乎它不屈服于淫威,用自己柔软的身躯冲向远方,但,这是不可思议的,不能成功的,它失败了,最后一口气,它看向了孕育生命的母亲,无力地垂了下去,它就像一个英雄,不屈服于失败,不屈服于命运,勇敢向敌人进攻,但,敌不过炮火的连袭,倒下去,永远闭上了眼睛。

  老家的老宅,已有几年没人居住了。去年春节回家,我还专门回老宅看了看,那里曾是记载我年少时光的地方。也许是冬天的缘故,也许是长久没人居住的原因,院子已显得有些破落,院内一堆干棉花壳、一片干辣椒秧、一二垛干玉米杆和棉花杆,槐树上吊着一些干了的仔夹,那棵石榴树也只剩下干秃的枝条。房门紧闭,堂屋门框上挂的两块光荣军属牌依然显眼,其中一块是为我挂的,已经明显褪色,另一块是为弟弟挂的。

  看那浪花,拍打着岸边,碎碎的,像满天星,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满目苍凉的秋色常常勾起游子思乡的情思。游子看着落下的树叶,心里不自觉的涌现淡淡的忧伤,回忆时隐时现,泪水浸湿了衣裳,思念之痛更加一分,整个人和秋天融为一体,随着秋天的萧条,沉浸在哀愁中。

  老宅堂屋比我小两岁,我依稀记得屋顶北侧正中的椽子上刻记着建造年代和泥瓦工、木工组长的名字,这两位组长如今已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其中一位还是我的至亲二叔。老宅的老宅我没有印象,我也没有见过祖父祖母,我记事时那个老宅只剩下那棵大枣树,至今仍铭刻在我的记忆中。每年枣还青绿时,我们一些孩童就迫不及待地爬上去摘枣吃。后来给四叔在那盖房居住,那棵枣树也不知哪年不在的!

  又像,一朵朵,盛开的白菊花,

  忘记它是什么颜色,曾经的快乐时光还存在吗,不想生活在灰暗的世界,思念的它还在等待吗,还没成熟的我们正经历秋的洗礼,稚嫩的我们尝这涩涩的青果,留在心里的苦涩随时间的流逝渐渐愈合,但形成新的伤疤,无法用药去治愈,让我们又爱又恨。

  老宅的西屋是我上小学时建的,我记不清是哪年哪月了。我只记得有次上体育课,我带了几个同学回去帮忙搬砖,中午干完活吃的是卤面。那时农村盖房只管饭,互相帮劳力。西屋建好后,我和大姐、妹妹在西屋住过。前些年,姥爷(外公)曾在西屋住过几年,直到他离世。

  想问,浪花,你要漂到哪一方?

  秋天,一个美丽的名词。为它伤心流泪的人数不胜数,但我们是喜爱秋天,被秋天的美所征服。是谁温暖秋天,是谁在秋天里寂寞,它是谁呢。

  老宅的东屋是厨房,是在堂屋西侧草房不能用时盖的。我经常在门上比个子,每长一点就划道杠,后来离乡后再回去时我已比门高了,进出不小心就会碰头。

  你可,带去我心中的思念?让我这样的想,

  老宅留下的是我的记忆,有儿童时代的,有青少年时代的,也有背井离乡后的;有美好的,也有苦痛的;有清晰的,也有模糊的。

  我今生的恋人,阿文,想问阿文?

  老家除了老宅,还有个西院,也被家人称为新院,是九十年代初建造的。那年父亲开砖厂挣了点钱,也为了给我将来取亲用,把自家的自留地改成了宅基地。那座房子盖好后我曾住过一段时日,但每晚都非常害怕,前面曾是村里的土窑,当时是孤零零一栋房。我离乡后回去也再没去住,那栋房失去了它原有的意义!后来姥爷姥姥(外公外婆)在那住了些年,姥姥去世后,姥爷就搬到了老宅西屋。他们只有母亲一个独生女,我们姊妹几人也曾为此多享受了他们更多的疼爱。

  你可知道,此时,阿文我想你,好想,

  前几年,在我们再三劝说下,父母终于搬去了西院,我们回去也很少去老宅看了。母亲一直舍不得离开老宅,毕竟生活了几十年了。

  海风吹拂着我的头发,也吹拂着我的裙摆,

  我儿时的记忆,也大都是在老宅留下的。记不清那是哪年哪岁,那一天是我生日,我坐在院子边拿个小棍看着晒的麦子,母亲给我煮了两个鸡蛋,她没舍得多煮一个给其他人吃,那时的我倍感到了幸福,其实我当时并不知幸福是什么!儿时记忆中,父亲是非常严厉的,母亲是爱唠叨的,但那时的我也是无忧无虑的。曾记得有次为想让大人带去吃席,因父母让自己去而又不敢去哭闹,曾记得有次为要和同学上兰考县城买衣服而被罚跪,曾记得多少次饭后蹲在灶台旁听父亲上”政治课”……那时的我,根本不知道父母经受的艰难困苦,不明白父母的用心良苦。那时的我,心中有太多的不满、太多的苦楚,如今皆释怀了,留下的只是记忆,只是怀恋,只是感恩。父母养育之恩,恐终生难以回报!

  凉凉的海风,你带来了我的思绪,让我好畅洋,

  老宅老屋,今日还在,昔景难现,记忆永存,留作怀念!

  阿文,在大海的这一方,有人正在思念着你?

  作者:武清波

  好想,看到你帅气的身影,和英俊的模样,

  但,今生难以相见,我好心伤,

  秋天来了,树叶,还没有变黄,

  我想你,你可知道我忧郁的心?

  孤独的我,正在望着,海的那一方,

  谁人知我?谁人可懂我?我在落泪,

  让泪水和海水变成巨浪拍打着比岸吧!

  也许,这声音能传到海的那一方,

  这浪花,这惊涛,还有那远处的船鸣,

  想问阿文?相思让人憔悴,让人变老,

  不知今生,还有缘?为什么要这样的想?

  秋雨啊?想问你可是相思人的泪水?

  桐花啊,想问你在为谁开?你在为谁艳?

  绿罗,你绿绿的叶子,可我今生不变的情长?

  凄凄的秋雨你何时停?你这样的任我落泪?

  天黑了,看,你这深沉的海洋,

  真想乘着船儿,追寻着恋人,去远航。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