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进我上衣口袋里,静榻卧夜

塞进我上衣口袋里,静榻卧夜

| 0 comments

  人生是什么?什么是人生?在大千世界,在芸芸众生,看草木荣枯,看柳暗花明,看日升日落,看云卷云舒,看生死无常,看人间有序,我不断思索,我不停追问。爱篮球运动,看篮球赛,我不禁顿悟:人生啊,就是一场篮球赛!

  编辑荐:在这命运的棋局里,修好每一颗安静心,以静,生百慧,以虚,容万物。静心静气,凝神养思。

  离别的时候,正逢下雨。满山葱绿,在烟雨朦胧里,飘荡着一帘一帘温婉的叹息。群山张开湿漉漉的怀抱,发际还滴着水,脸上还流着泪,袖口、裤脚,还如瓢泼的线,宽大的怀里却很温暖,温暖如春天一样,把我当成烂漫的春花,当成身上掉下的一块鲜活的肉肉。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有规则,也有裁判。五次下场,是铁的纪律。冲撞裁判,恶意范规,都会收到相应的罚单。只有在规则里,在哨声下,自由地发挥,高效地表现,才能获得更多的上场时间,也才有可能点亮自己渴慕已久的明星梦想。

  星辰山河依旧,人间处处笙歌。云淡涟漪妙音,静默潋滟浮生。旖旎时光,抹月秕风。静榻卧夜,倒帘淼淼。动听耳入,意醉江南。静水流深,无极无界。

  云彩,不忍看到这揪心的时刻。鸟儿,被悲情的泪浸湿了蓬松的羽毛。小河,在山间一路呜咽流淌,泪眼依依地脉脉相送。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一入场,就在镁光灯下,就在千万只无死角的、高清得连苍蝇的绒毛都看得清晰得无以伦比的摄影机、摄像头之前,就在亿万人众的众目睽睽之下。每一个方向,每一个侧面,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念想,每一个瞬间,都是你自己的,也都不是你自己的,都得认真,都得做好。

  无边无际、哀婉绵长、诉不尽六腑衷肠,道不完七情还爱,一片片柔情似水,一片片蜜意入心。“自古多情空余恨”,只是绵绵无绝期。一生倥偬,半世伶俜,情到深处自然浓,情真自有在人间。

  你,慢慢悠悠、磨磨蹭蹭给我打点行装。生怕我远去后,缺这缺那,少东少西。生怕我过早地离开与你,哪怕是一时一刻、一分一秒。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要跑得快,抢先机,也须放得慢,等时机,留后手。

  相思浓茶酒,一壶又一壶,举杯望,低头思,经此次一别,何时他乡又故知,能还遇。琨玉秋霜,生桑之梦,君子慎独,卑以自牧;和光同尘,与时舒卷,守静彻冗,韬光韫玉;空灵心静,墨染物语。

  我本来要去远方求学的。你却把花生、瓜子、红苕、毛豆,还有故园的山坡、河水、田地,以及眼前的雨,一股脑儿硬塞进鼓鼓的行囊。你用那特有的,我听惯了的絮絮叨叨、叨叨絮絮,从你的心里掏出一捧梦想的种子,悄悄撒进我的心里。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要看得真,摒着气,抓得稳,投得准。

  谁人知你苦?谁人知你心中忧?冷静思考,其实想想也对,进与退、得与失,是与否、真与假,其实,不均在一念之间。人们不也常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于是年纪越来越大,年龄也越长越成熟,在,类似于像我们这一类型的成年人的心理当中,于取舍之间,于利弊当中;随各方面优劣条件的好坏。

  不知送了多远,叮嘱了多少。临别,你一层一层翻开胸襟,从最贴心的那一层的口袋里,庄庄重重、颤颤巍巍地翻出一个布包,小心翼翼、珍珍宝宝地一层一层揭开,麻利、豪爽地把那一小叠厚厚的整票,悉心装进一个事先备好的红色塑料口袋里,塞进我上衣口袋里。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要学会适时叫停。当出现偏差,当出现不好苗头的时候,要及时叫出暂停。认真进行反思,提醒,调整。当发现错误、危险的时候,要及时地叫停。和错误的路,分手。与无缘的人,拜拜。同危险的事,不见。不要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因为就在你身后不远处,还有一座香木参天的大森林。天涯何处无芳草,天生我材必有用。山重水复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赢得起,也应该输得起。赢了,低调点,及时在心底把骄傲的情绪、给对方难堪的言行叫停。输了,想开点,不要纠着对方不放,要求重来,也不要纠着自己不放,无法释怀。

  多了的只是一份懂得,多了也就只是一份区分,孰轻孰重,手心手背。逐渐能在我们脑海中形成,与浮现出的或许,也是一路所有积累成经验的丰富。并不是什么富有先天的、先见之明,亦不是须倚靠一些什么,旁门左道、装神弄鬼,弄虚作假,坑、蒙、拐、骗、偷。

  你动作很慢,很庄严,很期待,像一个很大的领导,在很大的一次动员会上,很有范地给重任在肩的下属,整理戎装,装上干粮。又像在初春时节,在肥沃的土壤里,虔诚撒下一颗籽粒饱满的桃树核,细细培土,轻轻扶正,严严压实,汩汩浇水,然后,默默期盼,慢慢等待。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高手对决,比的是智慧,不是蛮力。比的是球技,比的更是心态、精神和气势。

  十八般武艺、三十六行、七十二般变化似的样样精通,样样全能,可以昧着良心什么的。呼风是风,唤雨是雨,手到擒来,只手遮天。脚踏实地、真真切切、实的就是实的,虚的就是虚的。于我来讲。

  一步三回头,雨中的你,在频频挥动曾经劳作的手,曾经抚摸过我的手,曾经将我养大的手。泪光中的你,变成滴小小的雨点,消失在茫茫的雨中,消失在一重一重莽莽的大山中,我知道,你还在远方,还在的雨中翘首而望,深情凝望。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要时刻做好准备:在重要节点,在关键时候,往往有超出常规四节的加时赛,有时,还得做好四到五个生死加时的身体、心理双重准备。

  什么将会是对的,什么又将会是错的;什么会是美好的,什么又会是虚情假意的,都能一五一十,一清二楚,转瞬之间,即能区分开来。

  我,不再回头。我不忍回头。我也不能回头。我肩上有你给我打点的沉重行囊,我心上有你给我悄悄撒下的期盼种子。从此,我就像被塞进一根长长透明水管的刚好容身的金鱼,只能向前,不能回头,除非奔到你期许的水管的那头,有了跳出龙门的本领,再顺着这水管回游。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不要羡慕对方的速度,也不要向往别人的效率,应该以己之长,克敌之短,打出自己的节奏,打出自己的风格。记住,跟着别人的脚步走,投球再多,你也赢不了对方。

  谁会是阿谀奉承,谁会是挤眉弄眼;谁会是踏踏实实,谁会是好吃懒做;就像西游记当中的孙悟空一样,练就了一双“火眼晶晶”能洞若观火,一眼过去即能洞彻、内外方圆,天地苍穹。无论是什么美女画皮,妖魔鬼怪;无论是什么奇门遁甲,风声鹤唳。

  离开你,我到了绚丽的花季。打开行囊,倒出花生、瓜子、红苕、毛豆,让她们在异乡的土地上变成故乡的沃土,变成丰足的肥料,你曾经撒在我心底的种子,在上面疯狂地成长,艳丽地开花。红的,如绚烂的朝霞,黄的,如金色的江湖,粉的,如曼妙的晚霞,白的,如纯洁的云朵,蓝的,如澄澈的天空。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要守得住,攻得破。没有防守,就没有进攻。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但防守不是最好的进攻。而防守,却是为了更好的进攻。要拿得起,方得下。要接得住,也要传得出。在困难时候,既要挺身而出,杀出血路,力挽狂澜,也要信任队友,团队协作。遇阻的时候,不可逞强,把球传给最有机会、最有能力的人,让他接续团队的辉煌。在顺风顺水的时候,把球交给平时少有表现的人,使他历练,成长,为了团队的明天。

  《文学》即便如此。关于修身,关于养性,与人生内外的沉淀,或道德上所修养的见识与常识!以及,心理学上诸多与之难以揣摩出、人性另一面未知的心里,万语千言,多的,许是一份积累而已。多的,也许也是,一份清楚与明白。

  我把一张张奖状,像花一样托付温暖的春风寄给遥远的你。你笑成温柔的春风。你把一朵朵花妥妥帖帖地吹到堂屋神龛两边的木板墙上,让她们日日夜夜在你的眼睛里盛开,在你辛苦劳作的日子里盛开,就像你在乡邻们面前提及这些,脸上绽开的花朵一样。然后,你托付故乡的云彩,给我捎话:“这,不是我最想要的。”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每个教练都说,每个球员都懂:给对方的投入多一点,让别人给自己少投一点。与人时多,于己者少,是为人生处世的真谛。

  虽能突发猛涨增长知识,又能捉襟见肘,无时无刻不受益匪浅,想说,只剩感谢,感觉平台在这签约的三年多的光景流年之中、全然、早已是脱胎换骨般的,从头到脚,能让我彻彻底底的变了一个人,一种心性。思想、与生活的习性,受益无尽,无穷无尽。

  你的心事,我懂的。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上半场比“上升”,下半场比“下降”。

  也就,喜欢上了行文,亦忠爱于写作,此生不渝。但愿,能于这字里行间,无论此生是顺境、亦或逆境时、都不会万念俱灰,也不会嗔、责、怒、恨。在这命运的棋局里,修好每一颗安静心,以静,生百慧,以虚,容万物。静心静气,凝神养思。

  离开你,我到了漫长的雨季。漫天飘洒的漫漫雨季,如漫天的牢笼,让我迷惘,让我无助。想挣,却挣脱不了,想屈服,却心犹不甘。如满河道的水,找不到出路,冲毁田地,挤溃堤坝,泛滥成灾。雨下了,身倦了,心乱了。无助之间,打开行囊,翻开里面故园的山坡、河水、田地,以及那时的雨。山坡如你,河水如汤,田地如梦,那时的雨就如你无尽的叮嘱一般。

  小时候,觉得大人们很有力,很威武,很神奇,盼望着快点长大。长大后,觉得生活很枯燥、很无聊,肩上压力大,城市套路深,又渴望回到无牵无挂、无忧无虑的童年。

  瞬时之间,我心底的太阳冉冉如火炬一样地升腾,青涩的心,慢慢黄熟起来,迷茫的眼,渐渐明晰起来。不经历风雨,哪里见彩虹,不经历漫长的青涩,哪里有金黄的甜美。风雨,一旦摧残不了我,就会反过来帮助我,成就我,甜蜜我,辉煌我。

  少年时,认为家乡很窄、很小,外面的世界很宽、很大,也很精彩,一心一念,削尖脑袋,拼着吃奶的劲,冲出山山水水的羁绊,追求远离故土的伟大梦想。就像小树苗一样,追逐阳光,向往高处、更高处,日日夜夜,风风雨雨,沿着曲曲折折的小路,朝山外生长。

  我把风雨里的思考,托低垂的云朵带给遥远的你。你说:“这是我想要的,但不是我最想要的。”

  也像小鸟一样,站在树巅,憧憬蓝天,拍打稚嫩的翅膀,向着云朵,奋力飞翔。更像一只身影娇小的风筝,摇摇晃晃,跌跌撞撞,起起落落,朝着远方,向着蓝天,带着鱼线,有时还会挣脱线头,伴鸟翱翔。老年时,深刻感到,外面的世界很窄、很小,装不下越来越多,越来越浓的乡土情绪。

  你的心事,我懂的。

  家乡的天空很高、很蓝,高得足以码放众多厚重行囊、风雨人生,以及世间沧桑,蓝得像清澈的溪和浩渺的海,足以漂黑岁月苍白了的那头稀疏的发,也足以濯洗裹满尘土的那颗漂泊的心。家乡的山很慈、很祥,水很温、很馨。那山的目光,可以抹平身体的倦坑和疤痕。那水的柔手,可以抚慰时光的印迹和岁月的静好。像树高千尺,叶落归根,像家燕南渡万里,春暖必归,也像远空的云雾,终将凝成雨雪,深情地扑向大地。

  离开你,我到了金色的秋季。灿烂的秋阳下,潺潺的流水边,广袤的原野上,我心里的那一捧种子,萌发成了瓜果遍地,稻谷飘香的金黄的秋。一园园瓜蔬,泛着成熟的绿,溢着甜美的香。一畈畈稻谷,垂着沉甸甸的头,扬着金黄的穗,在秋风里曼舞,在金海里翻浪。一坡坡果实,眯着金色的眼,在秋光里闪烁,在秋波里摇曳。我的脚下,我的身边,已是硕果累累,金色满园了。

  年轻的时候,金戈铁马,羽扇纶巾,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比的是学业升,事业升,爱情升,子女升,家庭升。就像一部机器,磨合了,运转了,做功了,同时,也发热了,磨损了。年老的时侯,近山好阳,在秋红叶,心存不惑,静若止水,积德行善,以佑子孙。比的是血压降,血脂降,血糖降,饮食降,体重降。就像一部老式的放影机,只放两个片子,一个是美好回忆,一个是渡好余生。

  我把整个金色的秋,托付金色的云朵,送给遥远的你。在故乡秋天里劳作的你,张开如群山一样宽大的胸怀,重重地接着,紧紧地抱着,欢乐地笑着。在这个金色的秋季,你拥有了两个美丽的秋。我知道,这时,你古铜色脸,一定笑成了金色。我知道,你的心很大,足以装下两个,甚至很多金色的秋。我知道,我的一切,就是你的全部,儿孙的哪怕一件小事,也会成为你的全部。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观众的话题,绕也绕不开。打得精彩,众人捧场,人山人海,街谈巷议,传得很开。打得垃圾,人影零落,场可罗雀,挠头摁腕,嘘声哎哎,甚至空瓶砖头,如雨袭来。

  这次不用你说,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这是我应该得的,更是你应该得的。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没有平局,只分输赢,不讲苦劳,只论成败。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没有彩排,也不可能重来。

  人生就是一场篮球赛。苦练本领,调整心态,奋力拼搏,永不言弃,总会收获很多精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