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将所有的繁华转化为平淡,学会了忍受

再将所有的繁华转化为平淡,学会了忍受

| 0 comments

  “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游兮,鸿蒙太空。谁与我游兮,吾谁与从。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

  编辑荐:算起,是几日前,姑姑在视频里说到,这个中秋,工作太忙,不能回家团圆,看着奶奶强忍着失落,说着没关系的样子,我忽然觉得好心疼。

  什么时候我们变得这样!这样不开心,这样多愁善感,每次看到,听到你言语之中的那种伤感,我的心不自觉的会跟着难受,想要安慰!可又不知该说什么好,我自己何尝不跟你一样呢!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去的路。

  一部《红楼梦》,道尽人间世情百态,融入了诗词、戏曲、禅、茶文化,乃至豪门贵族的奢华生活,也有市井小民们的无奈,既融入了儒家的入世思想,亦有释家的出世思想,还有道家的修心养性。都说不同人心中就有不同的《红楼梦》,想来的确如此。如若你只是粗浅阅读,就只会读到其书中的男欢女爱,可若将其细读,才方知其中饱含的人情百态,乃至人生的真理。

  转眼又是一年中秋将至,渐寒的夜幕下,月光透过银杏叶子的缝隙,洒落一地清寂。

  总是想起曾经我们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的我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可笑着笑着就恍惚,眼角有些湿润,擦了擦眼角,我又笑了,怎么可能流泪呢!我自嘲的道。

  若论起《红楼梦》中的禅文化,我最喜欢的仍莫过于第一百二十话中的∶“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游兮,鸿蒙太空。谁与游兮,吾谁与从。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每读至此处,只觉意犹未尽。也许许多人读到此处都陷入因宝玉出家而悲伤不已,然而我却为他最终的看破红尘而遁入空门深感欣慰。这其中一段话中的“归彼大荒”,道出的真理也许就是想告诉我们∶世间所有人,无论选择哪条行径行走,无论遭遇如何,乃至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行至最终的旅程,都注定是殊途同归。

  我静静地,凝望着那抹纤瘦的背影,眸中瞬间涌满热泪,为此刻,奶奶心头的那份孤独而哭泣。

  长大以后在没有哭过,更没有流过眼泪,那是我们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忍受,在外面在苦再累,受了在大的委屈都独自忍受,因为没有谁会迁就容忍你的任性。

  我们都是孤独地来到这人世,又必将孤独地告别这世间,任谁都无法改变这个现实。纵然你不愿同命运妥协,不甘于平淡,也终有一日这残酷的现实会让你明白,绚烂至极归于平淡,繁华落尽终是曲终人散。

  或许,可以轻易猜测出她的心事,每逢佳节倍思亲,她在想念,他乡漂泊的孩子们,她在想念,远在天国的爷爷。

  从前的我们总是活在自己快乐的世界里。当长大了,才知道梦与现实的差距,就像天和地遥不可及。也许从一开始我们就错了,错误的认知让我们错误的以为我们会永远都快乐。

  尽管你行遍千山万水,贪恋这凡尘缭绕的烟火,可走至生命的尽头,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交还给岁月,不留下一分一毫。走到最后,也才发现,这是一条通往荒漠的路。归彼大荒,将所有的苦都转化为甜,再将所有的繁华转化为平淡,而所有的人和事都将淹没在这渺渺茫茫的尘世间,一去不复返,不复半点痕迹。

  我轻轻地,走到她的身边,将外套披上她的肩头,她迎笑着回望,然后,回忆着说道:“他们小时候,最喜欢过节了,素日里,生活过的清苦,只有在节日时,才会稍微加点荤食,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样子,心头,总是觉得暖暖的,很满足”。

  结果!我们都知道了,各奔西东远在一方的你我聚少离多。每次看着你在动态里发的文字,带着的伤感,那种不开心,我感同身受,更心痛。曾经那个爱发脾气喜欢吵吵闹闹的少年不见了,收敛了性子,懂事也沉默了。我们都变了,时间改变了我们的样子,世界改变了我们曾经那天真的想法。

  生命本身就是一场长途跋涉,一次远程旅行。有的人将旅行过成了漂泊,有的人将流浪过成了旅行。比起那些有目的旅行的人来说,我更喜欢那些即兴而往的人,没有固定的目标,总是在兴起之时,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大有古人“即兴而来,即兴而归”的一种洒脱与豁达。同时我也倾佩那些即便历经劫难,即便饱经风霜,却仍旧深爱这红尘的人。尽管他们所承受的苦痛要比一般人要多,却还是活出了自己所想要活成的模样。

  偶尔,也听奶奶提及过往事,爷爷,在年轻时,便身染重疾,一个家的重担,全靠奶奶支撑,大概是母爱的力量吧,这个担子,一挑,就是很多年。

  我想你是快乐的,永远快乐,依然还是那无忧的少年郎,总是喜欢笑着跑在我的前面,在回头笑着对我说,哥!快一点。

  说起旅行,未免总会想到三毛。她的一生,只有两件事,那就是写作和旅行。她一生步履匆忙,从未有过片刻的停歇,我不知道她走过的每一个国家,每一寸土地,每一程山水,可曾有过让她铭心刻骨的回忆,但至少我知道,她这一生有一个永远的家,那便是她的撒哈拉。

  奶奶曾说,其实,有时候,她也觉得很累,很多次,好想放弃,想好好的吃一顿饱饭,想沉沉的睡个好觉,而这些看似简单的愿望,于她而言,都是不可求及的奢望。

  瞬间的恍惚,我似乎又看到当初的你,就站在我面前笑着对我招手,我愣了会,刚抬起手就静静的坐着陷入沉思。

  都说热爱沙漠的人,必定是有着粗犷的性情,这其实一点也不错。王维有诗写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在王维笔下的沙漠,竟是如此的壮阔美景。想必三毛,她心中的沙漠,也许不及王维那般壮阔,但至少是她一生中最温暖的归宿。

  还好,一切没有太糟糕,终于熬到苦尽甘来的时刻,孩子们逐渐长大,也各自成家,每个人,开始为家庭所操持,变得奔波,变得忙碌,然而,团聚的机会,也变得屈指可数。

  手中的手机拿起又放下,许久!听着耳畔传来的熟悉声音,我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简单的问候几句,便彼此陷入了沉默。

  而我是敬佩三毛的。倘若是我,绝对没有去荒漠居住的勇气,别说是居住,哪怕是旅行,也不敢抵达那里。没有半分生机,不见花草树木,只有茫茫的沙土,实在令人感到荒芜而贫瘠。可三毛,她却是如此热爱这片土地。尽管环境恶劣,衣食住行,乃至日常生活需求都是如此的匮乏,难以供应。她却可以和丈夫荷西亲手置办每一件家具,每一件用品,在那看似荒芜人烟且没有生机的沙漠里,过着恬淡幸福的生活。

  每次望及爸爸和叔叔们,离开家乡的场景,奶奶总是抹泪相送,所谓儿行千里母担忧嘛,总是听见,她一遍、又一遍,絮念着:“可别忘记吃饭,天热了买个风扇,别不舍得花钱”

  我们都不再是当初那个孩子,彼此之间有说不完的话,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们之间多了点什么又少了点什么,在好的兄弟也抵挡不了时间的摧残吗?

  而我,虽有踏遍山河的勇气与决心,却终究是无法做到如她那般可以无惧自然一切浩大的灾难,尽管我知道,终有一日,所遇见的人、所经过的城、所看过的风景、所错过的缘分,都将一一离我而去,所有一切都将化作虚无,归彼大荒,化作云烟消散而去,可我仍旧会有不舍,会有贪恋。

  或许,在每个母亲的心中都是一样吧,总觉得他们依旧还是个孩子,永远、永远都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傻孩子,因为,她总是无法意识到,叔叔都已经四十多岁的年龄了!

  我知道我们都变了,可是爱并没有变,只是改变了某种方式,无论多远身在何方,心中依然牵系着彼此,只是我们习惯将这份情谊藏在心底,不轻易表露,但却明白。

  渺渺茫茫,天地之间,我们步履匆匆,一生都在不断地行走,不断地书写着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故事。原以为只要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便足够了,可到后来才明白,我们一直都在患得患失,为失去的所追悔,为得不到和已失去的怅惘,却常常忽视了当下的幸福。直到有天失去了一切才发现,原来最大的幸福,不是得不到的,而是当下所拥有的。

  算起,是几日前,姑姑在视频里说到,这个中秋,工作太忙,不能回家团圆,看着奶奶强忍着失落,说着没关系的样子,我忽然觉得好心疼。

  只可惜人心总是太过贪婪,欲望也总是无穷无尽,才会滋生诸多烦恼苦痛,若得一份知足常乐的心态,即便所有失去的都将化作一无所有,也是无怨无悔。

  风起了,我扶着奶奶进屋,将她稳稳安抚,才肯熄灯离去,黑暗中,我点开手机,在那个大家庭微信群里,艾特了全体成员,用晚辈的语气,发送了几行文字:“求求你们,回来陪陪奶奶吧,她的咳嗽,更加严重了,岁月,不会因为“繁忙”这个理由,就变得仁慈,请别总是“等一等”,也请别爱的太迟……”。

  白落梅曾说∶“佛度有缘人,不是所有的人,手捧经卷,耳听梵音,就食髓其味,性空了悟。每个人,在滚滚尘浪中,都是远航的船。佛说回头是岸,可何处才是你要停泊的岸?佛一定会说,世间风尘无主,莲台才是众生的归宿。难道将船只系在人间柳岸,就是执迷不悟?遍赏秋月春风,就是贪嗔欲痴?既是各自有各自的缘法,你端坐蒲团,一盏青灯,一方木鱼,几册经卷,潜心修行,淡泊度日。我亦可贪恋烟火,殷实人家,人间瓦房,四方小院,守着流年,幸福安康。”

  凡尘所有,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也不过如此而已。纵然有一天有人问起∶若你老了,该往何处,又有何处可依靠?我只道∶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就让生命,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记住的。心有皈依,何处不是净土?失去或得到的,都只当是岁月的恩赐,我自是无怨无悔。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