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许我煮酒为歌,却如藏着千言万语的别离

兴许我煮酒为歌,却如藏着千言万语的别离

| 0 comments

  车子,在午夜的街头,缓缓而行,脑海中滚动播出着杂乱的思绪:“文案未通过审核,必须重写、必须重写……”,心酸的委屈,在惨白的月光下,洒落一串叹息……

  久别的院落,啼鸣依旧,只是漫天的乌云,遮掩了阳光的温度,阵阵秋风吹过,灌满薄凉的衣袖。

  人亦如此,我又何尝不是,归于屋舍俨然之间,困于世间迷途之隅,回看年少,抹抹茶香,袅袅余烟,步步含情,当记忆复述在此,看那时的人们,含情脉脉,没于田间,辛勤的用锄头挥舞身间的汗水,那份操劳,那份努力,而今再也看不到了,人匆匆走,田间的故事却也只能填充在了过往。

  几日的通宵忙碌,仿佛在一瞬间,被淹没在婆娑的风中,泪水,被电台里的歌曲,渲染的更加肆意……

  奶奶在门口的躺椅上睡着了,我匆忙向身后的儿子,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小家伙算是聪明伶俐,学起我的样子,缓缓地,挪步前行……

  一矛戈戟,一吻寒霜,先前人们走过的路,渐渐的被我们复述,填充着人们不堪回首的记忆,或许,花虫鸟兽过了,兴许会再来,试问,亲人与爱若有一别,谁又来将他们留住,渐行渐远的往事,兴许我煮酒为歌,曼妙在以往故事中,再醉一回。

  在小区的楼下,我尽量收起心中的难过,化了个淡淡的简妆,遮掩哭过的痕迹。

  或许,怪我的动作不够轻柔,当把毯子搭上奶奶身上的时候,还是把她惊醒了,望见我们,惊喜的问了句:“回来了……”,眼眶也泛起微微的红……

  久久不能忘怀,久久不能倾诉的唯有逝去的对这里那份爱,它走了,随风而逝,飘飘荡荡,永远的离开了秋冬之后的光阴里,头也不回的给了自己一个巴掌,花谢又花开,老去的我们在这时光的烙印中又多了一份印迹。

  拖着疲惫的身躯,悄悄地,将房门开启,他们都已熟睡,而我,还是惦记,无暇顾及的儿子。

  奶奶消瘦了许多,头发越发花白,看来上次的病痛,并没有父亲在电话里讲的那样,云淡风轻。

  走吧,那些逝去的年华也好,故事也好,风霜雨雪也好,我们既然来了,就不在留下那些令人感伤,与那些留恋不舍的含情脉脉,很多的画面就让未来的自己有空闲时,就像现在煮酒哼调时,拿出来一一翻阅,不经意时,却有别样的感慨。

  轻轻地,打开书桌上的小台灯,尽量将光线调制最暗,深恐,把他从梦中惊醒。浅浅吻过他的额头,又将侧脸埋进他的手心,即使一墙之隔,却如藏着千言万语的别离。

  天气微凉,我将奶奶搀于房中,她的右手拄着拐杖,颤颤前行,还不忘扭头唤起调皮的儿子,一起跟随……

  感伤若有怀念,望今后留恋处,话外一别情依在,念不尽的早已泪湿衣襟。

  当我起身,准备关上光源时,却恍然瞧见,那个安安静静躺在书桌上的笔记本,图案是他最喜欢的动画人物,“哆啦A梦”。迟疑片刻之后,我依旧忍不住将它缓缓翻阅,这是儿子的日记,藏满了,小小的心事……

  我将帮她带来的礼物细细安置,又将分别后的种种经历,认真讲给她听,她不觉像个孩童般,眯着眼睛,含笑回应。

  人烟若走岂能留,花谢花开今又在。

  6月5日,晴,今天学校大扫除,同学们都很卖力,看着亮晶晶的玻璃,老师笑着夸赞了我们……,6月6日,小雨,今天下午放学时,下起了小雨,奶奶撑着伞,来学校门口接我,在回来的路上,我总是担心,妈妈有没有带伞呢,会不会被淋湿呢……,还有一篇,是今天落下的笔迹:6月7日,晴,下午,老师公布了月考成绩,我的数学得了满分,语文错了一道题,但总分依旧排名第一,同学和老师都为我喝彩,放学时,我把这个消息开心的告诉了奶奶,只是,回到家里,还是没有妈妈的身影,我给远方的爸爸开了视频,他得知这个消息,一直夸我聪明,我知道妈妈上班一定很辛苦,即使她忘记了彼此约好,周六要带我去游乐场的事情,我也不怪她……

  后来,因为儿子发现了烟囱旁的一棵石榴树,嚷着要摘来给他吃,便打破了这份祥和的气氛。

  回首一别已数年,而今此地已无乡。

  眸间的泪水,又在脸颊滑过,只是这次,带着暖暖的温度,我轻扯过一丝苦笑,心中不禁自嘲了一句:“我是多么不称职的妈妈啊,连儿子的成长和关心,都要靠“偷窥”来解读”……

  只见儿子拉起太祖母的手儿,匆匆的往外走,奶奶眼神中流淌着宠溺,步履也尽量附和,口中还不停念叨着:“好好好,去给我的乖孙子摘石榴去……”

  此刻的我,多么想从眼前这个“圆梦天使”的口袋,掏出一颗“后悔药”,迅速将它吞服,就从嘤嘤啼哭开始吧,给他多一些陪伴与爱抚,听他呀呀学语,牵着他的手,教他走路,陪他参加每一次学校举行的亲子互动,认真聆听老师在家长会上的细心点评……

  我准备试图阻止,毕竟奶奶年迈,动作有些艰难,不过,被她婉拒,她将拐杖,换至左手,右手寻来一个特制的丁钩,挑一个外皮泛红的,缓缓地,将它套住,轻轻拉扯,儿子也用崇拜的眼神望着她,当然,更让他期盼的,还是那甜滋滋的果实……

  以往的光阴,总是沉沦在欲望和物资的国度,肤浅的认知,让我无所顾忌的消费着亲人的心疼与理解,但值得庆幸的是,一切还来得及救赎,尤其这份弥足珍贵的温馨。

  我看着他们一大一小的背影,眼睛已浑然湿润,心中不由轻叹一声:“奶奶啊,尽管岁月给你凭添病痛,让你容颜迟暮,可你,对我们的那份宠爱与温柔,未减却增……”

  我拾起旁边那支削去过半的铅笔,在页纸的角落回应:“儿子,谢谢你的懂得,妈妈重新跟你约定,以后的以后,都会和你在一起,一起去扑蝶,一起去钓鱼,一起骑着单车去郊游,一起去做摩天轮”……

  小时候,父母因为工作,常常不在家中,那份同奶奶一起的记忆,便显得更加犹新。

  她虽目不识丁,但每次听到我雀跃的告诉她,又得了第一名,她便哈哈的笑着,那么亲切、那么真诚,然后也会得意的夸上两句:“厉害,厉害……”。

  其实,最让我期待的是每个放学后的黄昏,我拎着书包,向一处小土丘迈去,因为,那里有等待着我的奶奶,还有一群性格温顺的羊儿……

  奶奶总会拿出准备好的红糖包子,填饱我饥肠咕噜的肚子,待我一番狼吞虎咽之后,再饮一杯她置凉的白开水,美美的,养足精力。

  每次闲来无趣,便会捉两只蛐蛐,看它们一争高下,还不忘在一旁,加油呐喊,无论哪方胜出,我都一样开心……

  更神奇的是,奶奶折下一截柳条,便可制作一个简易的小笛子,等我吹着欢快的不知名的小曲子,回荡在田野里,她拎着我的书包和半袋青草,我执着小小的皮鞭,轻轻的追赶着羊儿们,夕阳很美,风很柔和,时光也很安静,日子也过的简单而纯粹,还有那时的奶奶,也很年轻,手上一直戴着姑姑为她订做的银质手镯子,就这样,我们一起,轻踩着回家的小路……

  在我的印象中,奶奶从未发过脾气。记得一次放学后,有个小伙伴提议,便在堤岸上,玩起了土制的滑梯,许是兴致未去,不知不觉,便忘却了时辰。当一群家长找到我们时,才恍然惊觉,已是傍晚。

  我看着同行的小伙伴,一个个被大人们揍的哭喊认错的惨烈场景,心中稳稳一悸,低头走到奶奶面前,摆出一副乖乖的样子,甚是可怜。最后,没有我等待的狂风暴雨,更没有所谓的电闪雷鸣,她拉过我,拍打完我身上的尘土,柔声说了句:“姑娘家,不可这么顽皮,家里的饭菜都凉了,快回去吧……”,她牵着我的手,我默默的走在她的身后,步履轻盈。

  而今的奶奶,让我深感庆幸的是,纵然九十高龄,仍旧神志清明,可以清楚记得每一个人,辨出每一个声音,还一直记得我最爱吃红糖馅的包子……

  午饭时分,我让儿子陪着奶奶聊天,独自一人在厨房忙碌,学着奶奶曾经的样子,做起来许久未曾触及的红糖包子,只是,我将面粉尽量和的松软些,因为要去照顾那早已失去贝齿的奶奶,还有那个掉了两颗门牙的臭小子……

  院子里的奶奶,总是不放心回望的样子,让我失笑不已,或许啊,在她心中,我还永远是那个不经世事的小丫头,等她照顾的傻孩子……

  阴郁的天空,渐渐放晴,我将折叠的餐桌摆放在院子里,给他们每人盛了一碗白稀饭,也将刚出锅的红糖馅包子,放入餐盘,让它稍微冷却,待他们一起分享,渐凉的节气里,这份可口的美食、暖暖的温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