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是该为青春找个真正的归处了

虽然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是该为青春找个真正的归处了

| 0 comments

  夕阳又落下了,最后一抹红霞渐渐隐没在云山里,就像发廊里的长发女郎那红艳的嘴唇,是留给今日的最后一个吻,热情,温润,夜晚似乎也变得香艳了。

  编辑荐:虽然付出了生命,可是终于如愿以偿的等到了这一刻,等到了这个约定。这只是时间和生死的问题。

  转眼间年近花甲,当所有的记忆梦想遥远到不被提起、无力想象之时,唯有那脉脉税魂永留心中。

  路一会儿黑了,一些路灯开始亮了起来,我像往常一样走在回去的路上,这是一条老路,有的路灯的灯片已经泛黄暗淡无光,但这里一样也很安静,这种安静很多时候都会让人觉得舒适。

  落花流水之意,仿佛是一个轮回的约定。——题记

  出生于上世纪经济困难时期的我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伴随多灾多难的祖国,历经时代风雨的洗礼,一步一趋走到今日,虽饱经风霜,然,我心欣慰!

  过几条街就繁华的多了,灯火辉煌,绚烂的霓虹灯招牌上闪烁着诱人的画面,青年男女的欢笑声和着浓浓的香水味在夜色里浮沉,那里有更多放浪的热情和一些不知归处的青春。有时候我会坐在这边的路边石上静静地待一会,就能看到一些红男绿女在长街上穿过,走进那片浮华里,那将是一个多么热闹的灯火。

  风吹了起来,落花随风飘荡,轻盈的身体散落在流水之上。虽然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终于如愿以偿的等到了这个约定。随着流水一起去了远方。

  从懵懂孩提到学于“***”,有幸乘改革开放的东风,步入凤师学习深造,可谓人生一大转折。入职伊始,三尺讲台、五载师涯,本应执教的我却受命于税务局工作。

  不知不觉我在这个城市里也已许多年了,这个城市越来越繁华,人们越来越拥挤,我的许多青春和热情也在这里掉落了一地,想想这些年里的收获,竟忽然感觉没有什么值得可说的,要说什么都没有,总算在这里有了个住处,虽然那里很简陋也很普通但终究有了个念想。

  她是一颗花的种子,被深深的埋在泥土里,在泥土里,她是干涸的,生硬的,没有没有颜色也没有光明。在泥土里的日子,并没有太多的想象,同样也是空乏的。因此,她没有那么的憧憬外面的世界,长时间的封闭,让她对外面的世界既向往又害怕,一方面,她向往探索泥土外面的精彩世界,而另一方面,她又会恐惧,她害怕泥土之外会出现各种难以想象的危险。她内心陷入苦闷。对于每天被埋在泥土里的生活,她觉得很安逸也很安全,渐渐的他也就慢慢打消了冲出泥土的想法。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小花的种子依旧沉浸在泥土中。有时会陷入深深地沉思,会去想象泥土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五彩斑斓。但很快也就打消了冲出泥土的念想,她变得沉默,每天只是机械的醒来又睡去。

  那是一九八八年二月,刚入税门的我便被指派到市局税校参加岗前业务培训。大通铺、食堂、教室三点一线的运动模式,从税收基础知识到会计实务操作,四个月的专业学习,使我这个税收门外汉对“税”有了初步的理解。

  这一段时间不知怎么了,看着那边的繁华和那些洋溢的青春不禁让我追问我的那些青春又归向了何处?曾几何时我也常常在那里徘徊,在那里穿梭流浪,但等夜阑了人尽了,心里也空了。是该为青春找个真正的归处了,虽然那些绚烂灯影里的日子洒脱的无忧无虑,但终究不是一生,以后的路还会很长很长,也许该找一个人组建一个家,再找一份属于自己有意义的事,尽量用一辈子完成,这才是青春最终的去处吧!

  就这样过了几年,地质发生了变化,大地的摇动和分裂,让她第一次感到了恐惧,她随着泥土的晃动,慢慢的移动着自己的身体,不知不觉移动到了溪流旁边。起初的她很反感,因为本身安静、平淡的生活,被流水声打断了,流水川流不息地向前大步走着。她常常因为流水的声音难以入眠,那清脆的流淌声,不仅没有使她憧憬外面的世界,反而让她更加厌烦泥土外的一切,因为深藏泥土最深处的她已经习惯了寂静。她迫切地想要逃离每天清晨唤醒她的流水声,可是她没有办法。逐渐她也就习惯了流水滴滴答答的声音,慢慢地她开始赏心悦目,喜欢上流水嘀嗒的脚步。每天清晨唤醒沉睡的她,仿佛流水是在给她唱歌。慢慢的她开始幻想流水的形态,流水那清脆的歌声。她想着:终有一日,她想要见到流水。

  初到小镇税务所工作,一切都感到陌生又新鲜。虽说这古集市闹象依旧,但街市门面败旧,道路坑洼,依希透着一股“土”象。唯有那堪称小镇地标的税务所两层旱楼显得鹤立群鸡,溢表着改革开放的生气。

  晚风轻轻地吹着,我静静地走着,天空中竟还有一丝月亮,绒绒的就像初生的豆芽,嫩黄而遥远。其实在月色明朗的时候,这路上还是会遇到一些人的,有的是吃过了饭来这里消化时间的,他们来回踱着步子,仿佛什么都可以想,什么也可以不想,他们才是真正的悠闲人。也有的是从那边多喝了几杯来这里醒酒的,他们仰望着天空呆呆坐着,什么都不用想了。偶尔也能遇到个伤心的人,他们往往把头深深埋在臂弯里,全身仿佛都在抽噎,我猜他们这样或许是被哪一个香艳的红唇吻过之后丢了心的人吧!那样多情的人必定是少见的。

  泥土的松动给了她一个绝好的机会,让她更加的接近流水,她的心里兴奋极了,但也会有所担忧,因为她在泥土中太久了,会害怕未知。还是一次偶然的清晨,当她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她感觉今日的流水比平常格外的响亮而真实,就像真的触摸到流水一样,她猛然醒来,感觉自己干涸的身躯有了一丝润滑。当她起来的时候,感觉周围被很温柔的东西包裹着,她第一意识就是她见到了流水。她欣喜若狂,但是内心是恐惧的。她既渴望又害怕。她一边渴望流水能带给她温度,一边又惧怕流水让她的身躯漂浮不定,虽然有这种既恐惧又担心的心理,但她还是享受着流水每天的到来,也渐渐习惯流水每日清晨环绕着她,有时流水会陪伴她很多天,让她感觉没有那么的孤寂。自从有了流水的陪伴,让她变得活泼了许多。每天她都会期盼流水,慢慢的等待也就变成了一种习惯。但是她等来的却是流水慢慢的变稀疏了,也没有以前那么辛勤地来探望她了。她开始焦躁,开始变得干涸,每天的期盼也变成了慢慢的等待。但是天不随人意,她所享受的就只有那么一点点时光。她变得惶恐不安,也没有太多的精神,随着内心的痛苦和身体的干涸,她愈发的没有精气神,就在这时……

  年方二八,可谓意气奋发。安身于宿办合一的小间,锈斑的火炉,脱漆的办公桌椅显得那么陈旧。于是,一把珠算盘,一辆自行车,拜师“老税务”,头顶国徽,手执“完税证”,这便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二个职业—税收管理员。上集贸市场,我学会了与个体户计较角分之争;下农村,我掌握了如何去堵塞漏征漏管;进企业,我力求探测账页里“税收盲区”的秘笈。苦乐年华,唯我所求。

  我走的很慢,但这条路还是要走完了,拐过前方的路口,穿过巷子就是我的住处了,巷子里没有路灯,这时才发现原来月亮也是有光的,暗淡的光线远远落过来,落在巷口几株细长的榕树上,去年的这个时候这里还有一颗老榕树,由于长得枝繁叶茂在一次大风中主干被风刮断了,现在就剩这几株小的了。在我心里榕树常常都是安静的,只有树下几堆草窠里时常发出吱吱的虫鸣,在夜晚里单调地叫着,现在却又没有了,是我的足音惊扰了它们?

  她做出了一个让自己都出乎意料的决定,也是她改变以后的决定。她决定冲出泥土的束缚,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她想要见到流水。自从做了这个决定以后,她充满了动力,每天都会努力一点点,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为冲出泥土做足准备。可是苦于现在是冬天,寒冷的泥土,同样也是僵硬的,没法给她一丝温暖,让她无法向上,必须要等到冬天过去,春天到来,这样看来是要把冬季等过去,才能冲出泥土。这个漫长的冬天,让小花真的很煎熬。她一边努力的向上,一边忍受着冬天的寒冷,虽然流水已经很少来找她,但是她还是期盼着,等待着。

  一晃一年过去了,基层的磨练使我快步进入角色,专业知识的升华不但更具潜力,重要的是”老税干”吃苦耐劳、为国聚财的敬业精神潜移默化的感染着我。从此,这脉脉“税魂”便深根于我的心田。

  我停在墙壁下的荫暗里想等一会,榕树的影子在地上一团混乱,那些月光洒到这里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我站着一动不动,我就这样静静地等着,但那堆矮草里依然没有任何响动,难道今夜它们不打算响了,我迟疑了一会,兴许现在时节还尚早,等到榕树花开的时候它们才敢大胆地嚷起来。想想再过几个月就到榕树的花期了吧,那时天也要热了起来,可惜这次再也看不到那株老榕树满树花开的样子了。

  冬天慢慢的过去了,终于等到了春天。虽然很艰难,但她还是做到了,小花发出了小芽,可是就算是小芽,也不足以靠近流水。此时的流水仿佛也认出了她,努力的拍打着水花,水花溅在小花的嫩芽上,使她比之前滋润了许多。流水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将水花溅在她的绿芽上,再加上阳光的照耀,小花的身躯逐渐的变大变强。终于慢慢的长成了一棵小树,她发了芽,有了小小的花蕾。看到这番景象的流水,心中泛起了波澜。本就对她痴迷的流水,这时更加无法按耐心中的喜悦。其实小花不知道流水早已对她有了不一样的情感,不然也不会一次次的冲破泥土,给她滋润,给她温暖。对于泥土的阻拦,流水堪称用尽全身的力气都要来到她的身边,因为他知道她在等他。但终究他们是不能触碰到彼此,一个在水岸之下,一个在树梢之上,可所谓可望不可及。终究无法在一起,所以天天的相望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因此他们也就有了一个约定,但是这个约定可能会穿越轮回,正所谓爱一生,恋一世,也会一直等下去。

  聚财路漫漫,有苦又有甜。那个年代,处于税收征管第一线的困境莫过于行路难。平原尚有自行车代步,但相对于山区,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徒步,但征管效率低下。记得那是一九九一年,为改善征管条件,县局率先在全市十二个县区局实现了为全员配发征管用摩托车的目标;紧接着,便携式计算器代替了古老的算盘;不久,征管汽车又配发到基层……一切都在悄然巨变,甜蜜的笑容写在每个税务人的脸庞!

  曾经有一位朋友来找我,不知他真的是一个路痴,还是我住的地方确实难寻,他转了几个圈也没有找到,后来我告诉他顺着某某路一直走,看到一颗满树开花的大榕树拐进来就是了,他很容易就找到了,现在老榕树不在了,不知以后又该说什么呢?前面就是住的地方了,可我不知为什么还是停在巷口的黑暗里,我还想等什么呢?这里已经都安静了,我是想等月光再亮一点,还是想等夜色更暗一点,我心里也要模糊了。

  春天过去了,又等了一个季节。夏天悄悄的来到了,此时的小花是最绚丽的,那曼妙的身姿挂在树梢上,透着阳光,更加美丽。此时树梢上的小花格外的美丽,仿佛一个穿着花衣服的蝴蝶。流水每天都会在水岸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看着她在空中翩翩飞舞,仿佛像是在向他招手,小花时不时也会摇晃着自己的身体,仿佛是在告诉流水:“我很好,听到你清脆的流水声,我很开心。”清晨露珠落在在花蕊上的时候,她醒来望着无忧无虑的流水,流水也会时而拍打着水花,但是更多的是默默的滋润着她的树根,让她不会枯萎。对于他的默默付出,她怎会不知,她一直等着,等着那一天。

  转眼间己到一九九四年的十月,税务机构分设后,我被分流到地税局机关。来年初春,县局首次收到了市局配发的第一台电脑,像爱护大熊猫般的将它供奉在微机室,专人操控,并特殊给它装了空调,只希望它能超常发挥,服务税收。

  或许我只是还不想回去,我还想在这安静的夜里再待一会,这样平静的夜晚总该会有一些风吹草动,哪怕有一只野猫从黑暗里悄悄走过来,又悄悄走向远方,我等了良久,可是什么都没有,这只是一个像往那样再寻常不过的一个夜晚,一个平静的夜晚而已。

  夏天是漫长的,所以又是一个季节的等待,仿佛对她来说,她一直都在等待。因为她知道总有一天,她会等到,她会梦想成真,只要等着就好。夏天过去,秋天来到。此时的小花,生命也会慢慢的走到了尽头。她慢慢的变得干枯,也失去了以往的光泽,流水望着她干枯的身躯,很是焦急,会更加使劲的滋润她但是无济于事,因为她的生命快要到尽头了。有时的一阵微风,都会轻易地撕碎她的身体。终于这一天来临了,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小花彻底的被撕碎了。清晨阳光照耀在水面上,小花静静的漂浮在水面上,此时她已经成了一个落花。

  新奇总被时光淘,科技引领时代潮。次后两三年,电算化发展日新月异,从机关到基层,电脑全员普及。从此,机打“发票”、“完税证”颠覆了千年手工誉写;无纸办公、电子文档提速增效,无不展示分亨着改革开放科技腾飞的喜人成果。

  风雨撕碎了她的躯壳,却把她带向了流水。虽然付出了生命,可是终于如愿以偿的等到了这一刻,等到了这个约定。这只是时间和生死的问题。她终于如愿以偿的来到了流水的身边。等夏天,等秋天,她终于等到了,仿佛是一个跨越轮回的约定。

  光萌荏苒,如今,国、地税二十四年的分设己成难忘的历史。回首往昔,征程的脚步是那么匆忙,执法的信念是那么执着。二十四年,税务人经历了二次创业的艰辛,酸甜苦辣;力推”金税工程”,成果辉煌;聚焦”大数据”,依法治税谱新章。二十四年,税务人经历了从税收执法到全面服务的观念转变;”电子税务局”着力构建新型科技办税平台;税企共建,营造出良好的营商环境。二十四年,税务人从分到合,同唱税之歌,共操赋之业,因为心系税魂,情之所在!

  当那些青春独有的稚嫩青色被烈日晒干,当时光开始不像那绿色的河流一般不停息的流淌着诗意篇章,我顿觉时光飞快。弹指间为税己有三十二载,此间虽岗位轮换,但党建引领筑税魂,科技创新绘蓝图。苍桑巨变,还看今朝。留连于今日的小镇,仿古的街铺,平坦的路面,商贾云集,熙攘的人流穿梭于闹市,给人以太平盛世的繁华。驻足税务所原址,昔日的小旱楼己被气派的三层现代化的办公大楼所替代,宽敞明亮的办税大厅温馨舒适,时尚雅致的环境,给人宾至如归的感觉。

  迎着夕阳的余辉,我心坦然。毕竟我陪祖国走过了三十二个春夏秋冬的税收之路,经历了所在县域工商税收年度总量从一九八八年的四百万元到如今的五个亿的飞跃,见证了共和国从积弱积贫到如今繁荣富强的历史,并由衷的为我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骄傲。然庆兴之余,我却喊不出“厉害了,我的国!”之惊叹。因为,现如今我国人均经济总量还很低,更重要的是,在某些高科技领域我们还受制于人,他国的霸凌行径依然威协着我们;现实也再次提醒国人——”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岁月钝了刻刀,而我也不再是那坚硬的石头,但初心不忘。荀子曰:“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正如一滴水珠可以折射出太阳的光彩,一脉忠魂可以托起民族的脊梁。假如税收是那珠珠水滴,我就是那聚“水”人。因为我深深的知道,我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我坚信,税魂再把夕阳伴,龙腾中华万万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