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也有它自己的风采,  蟋蟀这个家族中

雪也有它自己的风采,  蟋蟀这个家族中

| 0 comments

  那是逐渐干枯的灵感,因为我没有闲时间写下这一笔笔的畅想,犹记得做过几次有关忙碌的梦,就像沉睡的夜提醒我的也是忙碌。我仿佛已忘记了这是几月几号,只记得白天黑夜,甚至于没有日夜之分,忙的时候我没时间观念,有观念的时候总带着疲倦的困意。

  蟋蟀,也叫蛐蛐,在我国分布地域极为广泛,黄河以南各省更多。每年秋天一过白露节的时候蟋蟀便应时而生,到了冬季也就应时而亡了。

  “用欣赏的眼光看自己,你才可以让自己得到积极的人生态度。剔除消极的人生态度,让自己的人生充满激情,生活的多姿多彩,才会懂得不要轻易放弃,自然就抵抗的住挫折与别人的嘲弄,自然就有力量和勇气在困难时挺得住。坚持到最后一分钟……”

  好几次想写的诗意被睁不开的双眼掩盖,关上灵感之眼的门,整个人被包裹在睡眠与忙碌中。如果人的一生真是这么简单,那一定就会有幸福感,可我在这段日子里没有找到有关于幸福的丝毫安慰。也不觉得烦躁,就是一种浑浑噩噩的活着,可活着的体验并不是忙碌,因为我时常被想法叫醒。

  蟋蟀,它们喜欢栖息在土壤稍为湿润的山坡、田野、乱石头堆和杂草丛中。它们的生长适应性很强,几乎凡是有杂草生长和乱石头堆的地方就能生存生长。但是如果想要求蟋蟀生长的个大体强,皮色好,那与地质、地貌、地形就很有一些讲究头了。生长在草丛中的蟋蟀身软,生在砖石隙缝间的蟋蟀体刚,深色泥土中出淡色的蟋蟀大多善斗,淡色泥土中出深色的蟋蟀一定凶猛。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梅花自有它的情韵,雪也有它自己的风采。青竹的傲然,牡丹的雍容,青松的挺拔,荷花的出淤泥而不染,小草的坚强不屈,榕树的生命力之顽强……事事物物都在大自然中展现自己的个性。不是吗?白酒的辣,茅台的香,五粮液的醇,黑皮诺的细腻,拉菲红酒的强劲。任你凭栏而待,眉目自成诗三百,鬓如春风裁;任你明黄衣袍,横剑跃马跨长霄,三万人中,慷慨唱年少,而我却有我的驰骋文坛飞鸿洒脱飒影。

  就如这飞快的时间一样,不觉间只剩一堆感慨残留心间,那些有关往事的,这些有关未来的,而我的现在却是糊涂的。

  蟋蟀这个家族中,雌雄蟋蟀并不是通过自由恋爱而成就百年之好的。雄性蟋蟀生性孤僻,一般情况下都是独门独院独立的生活,绝不允许和别的雄性蟋蟀住在一起。它们彼此之间不能容忍,一旦碰到一起就会相互咬斗起来,哪一只雄性蟋蟀勇猛善斗,打败了其它同性,它就获得了对雌性蟋蟀的占有权,所以在蟋蟀家族中,一夫多妻现象那是屡见不鲜的事情。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唐代的李白以诗悦美人,道韫咏梅传百世,又有君王康熙以力平天下,还有那无上荣耀、千古一帝的秦始皇,这些又如何呢?我不必自卑,我依旧有我的风采,我就是我!道什么“一怒而诸侯惧,安息则天下息,”说什么“山中高士晶莹雪,”我没有他们的魄力,也没有他们的才能,然而那又能如何呢?我依旧会展示我自己的风采。

  有一种陌生感,我与书本,与电脑,还有音乐,与这夜色,还有星光跟月亮,置于闲云外的事我都不知道该往何处找寻,仿佛被被隔绝在另一个世界里。我望着干皱的灵感,个个都是想要活跃的种子,而我却不知道该用哪一种方式去叫醒它们,供我一个喜欢写作的人,来写点什么。

  蟋蟀的歌声是雄性蟋蟀唱的,雌性蟋蟀不会唱歌。好玩的事情是,雄性蟋蟀的歌声并不是出自它的嗓子,而是它的翅膀,翅膀是它的发声器官。雄性蟋蟀右边的翅膀上有个像锉一样的短刺,左边的翅膀上长着像刀一样的硬棘,左右两翅一张一合,相互摩擦,振动翅膀,便发出了美妙悦耳,动人心扉的歌声。

  也许我没有孙悟空的疾恶如仇,但我仍会以善待人不会逾越自己的底线;也许我没有《红楼梦》里的人之风情,但我仍能以宽容之心待人待事;也许我没有秦始皇的果断,但我仍能珍重我所说的每一个字;也许我没有李白的洒脱才情,但我仍会在深夜默默贡献我的才华,为自己的生活添上一抹亮丽的色彩。

  脑海里突然蹦出一句话,让我觉得很可怕,忙碌是扼杀想法的刽子手。就因为知道为了什么而忙碌,所以这段日子我在拼命的忙碌,我相信收获是从忙碌得来的,也相信并不是所有收获都是从忙碌中得来的。

  蟋蟀的鸣叫声是颇有一些名堂的,不同的音调、频率表达着不同的意思。响亮,长节奏的鸣叫,那是呼唤异性:“我在这儿,你快来吧,我的宝贝。”威严,急促的鸣叫,那是警告别的同性:“这里是我的地盘,你给我小心点,别侵入。”有节奏而缓慢的鸣声,是自我陶醉,是自言自语:“我真幸福啊!”

  我不是“所择之人不惟自己得所,并小女俱得其所,”不是孤芳自赏,不是目中无人,而是对快乐充满向往。

  也许人生一世,就是有诸多想法才觉得有意思。每个生活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我是个向往简单的人,可我还没有找到去繁从简的方式方法,也不想只为了简单忙碌而活着。或许一切都是那么简单,我就不会再是个向往简单的人。如果说生活是一种姿态,向往就是我的追逐,没有得不到或者已失去。这个现实将不会是一种社会风气,而是我所面对的,现在的、眼前的,都是真实的。

  据唐朝《开元天宝遗事》里记载:“宫中秋兴,妃妾辈皆以小金笼贮蟋蟀,置于枕畔,夜听其声,庶民之家亦效之。”

  “生活因欣赏而精彩,生命因欣赏而美丽。”“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我欣赏我自己,是有千回百转后仍坚定不移的信心,是有乘风破浪的勇气。你无须害怕,你须去展现自己的特长,去展示自己的风采,不要做那井底之蛙,不要满足现状,不要做最好的自己,你须去突破自己,做更好的自己,而不是最好。朋友们,相信我,欣赏自己会让你与快乐同行。

  多像一只平凡的蝶,为了追逐而起舞,为了花香而寻觅。忙碌的看遍繁华似锦绣、一卷入帘若幽梦,闲时追云戏月说笑谈、似你容颜倾得万象都痴迷。

  南宋末年,宰相贾似道酷好斗蟋蟀,他在相府中筑有一座半闲堂,专门饲养蟋蟀,斗蟋蟀取乐,因而耽误了国家大事,遭到了世人的唾骂,遗臭万年。

  或许我们真不该为了这一世而忙些什么,如这时时的争渡,品味每分每秒。那轮回在四季的重演,是我们的,与之有关的,既是遇见同时也在告别。

  明朝的宣宗皇帝朱瞻基,曾经下令全国各地进贡蟋蟀,坊间流传起了“蟋蟀瞿瞿叫,宣德皇帝要”的民谣歌谚。

  一朵花为人啄情而醉,一瓣雪融于唇间不留痕,这窃窃语言念念,是思、是想,如愿如怨。倘若有问天涯归途何处?就像是我牵挂的思想的,舍得之间随遇而安在旅途。如果人生真像一场旅程,我想用游客的身份去欣赏别致的景。

  我国清代时期,斗蟋蟀活动异常兴旺,从宫廷到民间,从城市到穷乡僻壤,从帝王将相、社会名流雅士到学堂儿童,善于饲养蟋蟀的人千千万万,数不胜数。清代著名作家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里就有一篇名叫《促织》的短篇小说,小说讲的就是当时的一些达官贵人喜爱斗蟋蟀,强迫老百姓捕捉蟋蟀交纳官府以代服役,一个书生由于捕捉不到蟋蟀,昼思夜想,灵魂出窍,化成了一只战无不胜的蟋蟀。

  每一天展开新的一篇,白皙而又干净的纸,如果时间富有触感,摸上去的感觉,那一定是如婴儿般的肌肤、如此亲切。每个人都会这一天画点色彩,而忙碌是无法用感情去绘彩的,一张白纸上只有一条直线,就算笔锋多沉多重,就算这条直线宽到纸张外,涂满篇的单一色,无非是将白纸变成黑纸,或是蓝绿红黄,我认为都是一种浪费。

  现代著名作家林希先生,写了一部津味十足的小说《蛐蛐四爷》,把一个家庭的喜怒哀乐和斗蟋蟀联系起来,把主人公余四爷和常爷对斗蟋蟀的痴迷描写得淋漓尽致,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人们对斗蟋蟀的喜爱。

  浪费时间的人或许不觉得可耻,终究会被时间浪费,会变成被时间浪费的人。其实人生不是白活一场,就在于你留下多少事迹让后人寻觅。

  蟋蟀入诗,始见于我国第一部诗集《诗经》。“蟋蟀在堂,岁聿其莫……蟋蟀在堂,岁聿其逝……”

  这是太多的身不由己,人类可以主宰世界,却主宰不了自然,身为就是一种限制。可以去选择做一个怎样的人,却根本无法选择去做人是怎样的。人就是这样,有七情有六欲,富带感性也有悲伤,止不住的喜怒哀乐,斩不断的爱恨情仇。抵抗不了诱惑,也抵挡不住现实。

  古今中外的一些出色诗人,总能从一朵鲜花中窥见美好的事物,于一滴露珠里参悟生命。蟋蟀的呜叫自然而然地也就成为中国历代诗人的审美意象。例如,晋人阮籍,唐人杜甫、宋人苏东坡等等,等等,他们都对蟋蟀多有咏唱。

  好像我们面对的与我们想要的多少都存在一点的差距,要么做一个动作派不管是与非,要么做一个思想派承受是与非。我们都知道该怎样去做人,或许真的永远都学不会该怎样做一个人。因为好不坏没有界点,谁是好人谁是坏,别人说了算吗?不算。而自己说了也不算。

  中国古代文人素有“逢春而喜,遇秋而悲”的笔墨传统。深秋之后,蟋蟀的鸣唱由旺叫时的金腔玉韵渐次变得凄切婉转,所以一些身临其境的文人墨客便借蟋蟀托物言志,通常所表达的是孤独、失意、思乡、怀旧以及忧国忧民的情愫。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些事旁观者也说不清。就像扎根于泥潭里,生存在矛盾中的一朵奇葩,究竟能开出怎样的花,因为未知的都是无法预料的。

  蟋蟀与人一样,都是有灵性的生物。蟋蟀的歌声,往往能将人们心中杂乱的音符给清除到九天云外去。有许多玩蟋蟀的人,在静听蟋蟀鸣叫的天籁歌声当中领悟出了生活的情趣,洗涤了心灵。或许,这就是古往今来一些人之所以喜欢、痴迷蟋蟀的一种主要原因吧。

  仿佛思想就是劳作的欲望,劳作是思想的果实,分不开的局,人生一世也是解不开的谜。如果较真,很多事都寻求不到答案,只会让自己的道路越走越窄。如果不认真,我们寻求的,最终只会被我们寻求着。

  我国改革开放之后,老百姓的物质生活开始由温饱向小康过渡,许多不愁衣食的人,他们自然会通过各种传统途径和引进的娱乐方式去宣泄过剩的精力。斗蟋蟀,充满了稚趣童兴,作为一项有着千载历史且极富诱惑力的民俗活动,理所当然的也就不会被老百姓给遗忘的。

  人生就是一把单锋刃,若砍不掉通往目的地的障碍,就会被这障碍折断了刃。至于我们所谓的答案,都会搁置在时间里,都会被时间搁浅成一笔过往,我们陪同着时间,让我们成为时间的过客。

  1989年深秋,全国“维力多?济公杯”蟋蟀大赛,在上海市举办。翌年秋,亚运会在北京隆重启幕,为使亚洲及世界来到北京的国际友人一睹中国古老文化的丰厚多彩,亚运会组委会特成立了龙潭庙会指挥部,展示各种类的民间游乐活动。庙会指挥部还委托北京长寿协会蟋蟀研究中心,举办长城杯蟋蟀大赛,特邀京、津、沪、鲁四地的玩蟋蟀、斗蟋蟀高手参加角逐,这就使得斗蟋蟀由民间活动堂堂正正地走向了社会这个大舞台。

  而时间给出的答案或许我们都认为那就是对的,但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都是错的。拿从前与现在做个对比,好像我们都做错了很多事,但是真的就做错了吗?或许只不过是我们都变得糊涂了。

  山东宁阳和宁津这两个地方的蟋蟀,自古到今,由于头大、腿长、皮色好,勇猛善斗而闻名全国。自从1998年开始,宁阳县每年都于仲秋时节举办中华蟋蟀全国友谊大赛,国内外的一些蟋蟀行家和蟋蟀爱好者,届时都会蜂拥云集到这一片风水宝地,方圆十几公里的蟋蟀马路市场就会变成魔幻现实的蟋蟀王国。

  假如重来一次,我会选择用另一种方式,但是结果却还是不知道,对错我还是不明了。就拿现在来说,我也不知道现在做的,对以后来说有没有用,会不会让我受益良多,所以我很糊涂。如果选择随遇而安,会不会是对于自己的不负责任,如果万事强求我又能做什么,又会不会种下太多的苦果。

  宁阳县蟋蟀市场中的蟋蟀交易价格,一般情况下每只2元,品相稍微好一点的能卖到5元、10元、百元不等。不过也有一只好蟋蟀能卖到几千元,几万元的事情。这些年来,宁阳县的蟋蟀市场如同一块强大的磁铁,每年都吸引着数十万人来此交易,交易额已经超过数亿元人民币。宁阳县的蟋蟀市场不仅成为当地农民致富的新途径,而且还带动了当地宾馆、餐饮、交通运输、旅游等产业的蓬勃发展。

  我想我痴往,我解我心慌,独自一个人承受风雨、独自为我添新装。年年如是,年年又如此想,有心人把过往看作一种伤,无心人却把自己看成了过往。

  人世间的喜剧有时不需金钱也能产生,但社会上的悲剧可大多半都是由金钱的这个魔杖给导演出来的。前些年,上海有一个绰号叫金六的人,曾经用一只宁阳蟋蟀一次赌博为他挣来了100多万元钱,靠赌蟋蟀发迹的金六,几年之内就在上海开起了大大小小十几家酒店,可今年人们却不见他来宁阳买蟋蟀了。为什么?因为金六去年在蟋蟀赌博当中把他的十几家酒店输得一干二净,负债累累,跳楼自杀了。

  北京、天津、杭州、济南等等一些城市,蟋蟀赌博案也屡屡发生。1999年秋,在济南三环路外的一家大酒店里,几个人斗蟋蟀赌博的时候发生了口角,大家一怒之下,抽刀相向,致使数人重伤。赌徒们往日那种百般豢养、千般呵护、万般珍爱蟋蟀的面纱,被金钱的欲火给烧得一丝不挂。

  全国各地蟋蟀赌博案的连连发生,使得某些人和一些媒体将本是人

  间欢乐小天使的蟋蟀视为酿造悲剧、闹剧、惨剧的祸根,有一些人甚至还一本正经的呼吁取缔民间斗蟋蟀活动,他们那些人真是不可思议,幼稚可笑。

  蟋蟀有什么罪?马路上经常出现车祸,每年伤人死人无数,为此人们就不修建马路,不造汽车了吗?菜刀是用来切菜用的,可有的人却拿着它去杀别人,难道我们要对打造菜刀和卖菜刀的人兴师问罪吗?国家改革开放这些年来,老百姓的物质和精神生活普遍地都发生了可喜的变化,国富民强了,但同时也涌现出来一些贪官污吏和不法商人,难道国家就因为出现了这一些各种各类的违法乱纪分子就不继续深化改革开放了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