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风中调和着竹叶的淡淡清香,在流云逝然之中

轻风中调和着竹叶的淡淡清香,在流云逝然之中

| 0 comments

  父爱不如母爱那样体贴入微,随处可见,他一般是埋在心底,只有在关键时刻才显露出来;他的严厉有时是恨铁不成钢,当你做出成绩的时候他会欣然一笑。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父亲的微笑的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蔚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洁云,它们时而聚扰,时而分散,忽而,风起,那几朵云飞速地逃离了我的眼界,幻化成雾,成烟,成风,消逝不见,想来思去,这天地间,万物亦如此罢……坐在窗子前、汽车的轰鸣,让我觉得有些不安,烦躁!那声乱而无序,乱而声嚣,扰人清静,扰人心绪,我看向那窗外,一栋栋楼房矗立,仿佛望不到边界,仿佛这苍茫大地上已然被插满了这各色不一,方方正正的铁钉。我不禁想起了远方的故乡。

  竹子在自然界中是那样的朴素无华,它无玫瑰、牡丹那样娇艳俏丽,也无玉兰、茉莉那样葱郁芳馨,更无杨柳那样婆娑柔美,但它美而不俗,淡中见雅,故有正直、高尚、廉洁的品格。下面是美文網小编给大家精选的有关竹林的散文作品,供大家欣赏。

  关于父亲的微笑的抒情散文:父亲的微笑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片,这俨然是夏季江南老家真实地写照,那一株株嫩绿的稻子,插在稻田之中,成了一片一片的绿林,汇成一汪一汪的绿水,微风迭起之际,“沙沙”的和音那牧童的笛声育成了一方独特的音乐派系。最喜黄昏之际,牧童骑着黄牛,身上洒着金色的辉光,拿起一竹笛,吹响,悠扬的曲调拨人心弦,激起阵阵波澜,那风时呼呼地吹着,吹动那一稻叶沙沙地响,那田间的主唱也提早上来热热嗓。“哇哇……”,”知了,知了……”好不热闹,这时你煮一壶绿茶,慢慢地品,茶香沁人心脾,看着这景,曰道:日暮稻林晚风下,牧牛童笛鸣蝉蛙。温壶茶。观彩霞,何须走天涯,只身留守无名家。

  精选有关竹林的散文作品:作家村的竹林

  熟悉我的朋友都说我有一个标准的笑容,常常用自信的微笑感染着周围的朋友们。殊不知,我的微笑是得了父亲的真传,是父亲的微笑一直潜移默化地感化着我。但是,我的微笑有时候总是赶不上父亲的微笑。

  而今,这望不到的钉子,却严严地遮挡了我的视线,连那天都看不透彻,看不完整其实啊!我们本可以居住乡村,茅草屋下,品一青茶,耕一田方。织一布衣,观一彩霞的生话,怎奈,时光飞快呀!这种朴素安稳的生活,被时光遗忘,取而代之的是每天,轰鸣的车笛,繁乱的文件,一通一通一直接不完的电话,乃至一天的奔忙,无处停歇,于茫茫人海中迷茫。

  前年暑假,我和爱人沿着蜿蜒盘旋的山道一路行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作家村的竹林。作家村位于崇义阳岭国家森林公园内,这里翠竹掩映,竹香四溢,空气清新,阳光从竹林顶间的缝隙里洒落下来,远处传来清脆的鸟鸣,一种远离喧嚣都市,返璞归真融入自然的快感油然而生。极目望去,翠竹丛生,枝繁叶茂,烟波浩渺,竹浪翻涌,视线豁然开朗,心境顿时悠远。环顾四周,逶迤的群山到处绿波叠起,嫩绿、翠绿、黛绿,层层推进。吮吸着竹的芳香,品味着竹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

  记得以前我总是不理解父亲的用心良苦,常常是嘟着嘴吧回应着父亲的微笑,后才明白父亲对我的爱是如此的含蓄,如此的深厚!

  这亦不是慢时代由快时代的转变?也亦不是微风迭起后,云的快速逝散?在聚在散在离后,释然无迹。我希望流云可以慢点,微风可以晚来,时光也亦可以慢慢来……我想,一流云,一思念;一流云,一瞬间;在流云变幻之中,在流云逝然之中,生活愈来愈茫然,愈来愈令人怅然,我希望一切都可以在云卷云舒后得到逝然……

  面对迷人的风景,我快速拿出手机拍照。“咔嚓”“咔嚓”拍摄下了山坡的这片竹林。枝叶繁茂,清新翠绿,青澜似海。阵风吹拂,连连竹叶,似少女摆着的青纱舞幔倒映河水之中,又似漂洗的墨绿帷帐,随波飘荡。这飘逸唯美的景致,令我痴迷沉醉。置身这青绿的时空,迷失的双眼饱受着绿意清新的缠绕,包裹起那五光十色刺激后的迟钝视觉。轻柔绵长的清风中偶有劲风挤入,使得竹枝上端不时轻盈的摇逸,并着青叶的妖柔舞动,演奏出悠扬的沙沙韵律。沉静于这风起竹舞的沙沙之乐,让凡尘撩乱的心境,融入舒缓悠扬的梵音之中。轻风中调和着竹叶的淡淡清香,深吸一口清新扑鼻。思绪随着镜头的转动在飞扬:大自然赐予的这片竹林,以千年不变的姿态,演绎着千古风情。在这里忘却了凡事尘嚣,只留下青绿幽幽;在这里遗忘了时光的存在,只留下静怡的时空。

  父亲是一名体育老师,在读初三那年,为了我能顺利地完成体育加试,他成了我的私人教练,每天清晨都在村里的小道上训练我的50米跑。天刚蒙蒙亮父亲就催促我起床,还要标准地完成热身的预备动作才能起跑。“起跑姿势要标准,听到哨子声后要灵敏反应,不准抢跑……”天天都老调重弹,有时候我烦了,就嘟着嘴吧说:“老爸,求求你今天让我多睡一会吧,今天不练习了好不好?”每次父亲总是微笑地对我说:“要坚持下去,以后你会明白爸爸为什么会这么严格要求你的!”每次我都拗不过父亲,只能嘟着嘴吧乖乖地练习。好不容易熬到考试的那一天,做为评委的父亲在那一天却“及时”的感冒了,还拉肚子!我心里暗暗地想,有这么巧的事?父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微笑地对我说:“孩子,真是抱歉,爸爸不能陪你过去考试了,你听你们老师的指挥,正常发挥出你平时训练的水平就肯定很棒!”记不起我当时是带着怎样不满的心情离开家的,只记得我后来是超常发挥了水平,体育加试的分数挺高的。

  你看,它们脚踩沟沟壑壑的荒山野岭,甚至是石隙岩缝,植根于一片片十分贫瘠的土壤。但仍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在逆境中快乐而顽强地默默生长。一年四季经受着风霜雪雨的抽打与磨炼,始终“咬定青山”,无怨无悔,相互依恋。我曾拍摄过富贵的牡丹、孤傲的菊花、娇艳的桃花、洒脱的兰花;我也曾读过不少文人墨客赞美松树精神,梅花情操,荷花气节,垂柳风韵的诗文,但清淡高雅的竹子与众不同,始终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象。

  后来我以高分顺利地考进师范学校,所以要把户口移到学校去,这次父亲又出新招了。他微笑着说:“孩子,我只负责告诉你移户口的程序和具体的地点,其他的你自己去跑。”天呐!有这样的老爸?“人家人生地不熟的,又不知道怎么跟办事的人员怎么交流,老爸,你就陪我跑一趟吧!”父亲还是微笑地说:“你已经长大了,孩子,得自己去试一试!”遇到这样“顽固”的父亲我还真是没辙,只能硬着头皮自己把移户口的事情办妥了。

  小时候喜欢竹林四季的青绿。常到外婆家后山的竹林,去踩踩踢踢那松软的落叶,去帮助新竹剥去欲遮还羞的外衣,还想爬上竹杆看世界,却从未成功。曾玩竹、后赏竹、近喜竹,而今身临其境又幻想:在这幽幽竹林深处,建一竹舍,制一应竹具,游竹筏于碧波之上。竹,其型直韧,可弯折制物;其性清凉,可怡凉散热。在中华文明的长河里,逐渐形成了特有的竹文化。筷子,农耕文明产生的食具。竹简,古代用以记录事件的载体,传承着浑厚悠久的古老文明。竹笛,用细竹做的吹奏乐器,笛声清脆悠扬,让听者神清气爽。还有那清凉散气的竹席,那江枫渔火的竹筏等等。皆以自然为和而生,以人“仁”为本而制。凝神专注竹林,一个一个的竹节,节节高升;一根一根的竹竿,根根挺拔;细细长长的竹叶,抖起一片浓郁的青纱,郁郁葱葱,临风起舞;弯弯新竹,像柔情似水的少女,依偎着苍翠挺拔的老竹。竹,那份摇韧的芊华,那份悠扬的神韵让我换发青春。

  更“离谱”的事情还在后头呢!这事发生在2001年,当时我代表我所在的学校参加全区的数学教师说课比赛。当时父亲已经答应我到现场支持我的,因为工作了几年父亲一直没机会听我讲课,这次机会真是难得。然而,父亲还是临阵脱逃了!“这次又怎么了,爸爸?”“孩子,你听我说,我们学校有个同事也参加了这次的说课比赛,但是最近她的爸爸刚去世,我想我去了不是很好,可能会影响她的心情,因为你有老爸在现场支持,她却要忍受刚失去父亲的痛苦来比赛……这样不太公平,爸爸不去现场,你也会表现得很好的,我相信你!”我不情愿地点点头,话虽如此,但我是你的女儿,怎么就比不上你的同事?我心里暗暗地纳闷!后来,经过一轮激烈的角逐,我获得了说课比赛的第一名,我父亲的同事获得了第二名,当我在领奖台上与父亲的同事亲切握手时,当我们一起面对镜头微笑合影时,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父亲的微笑。这一次我才深切地感受到父亲的用心良苦。确实,我的微笑还是赶不上父亲的微笑!从那以后,我开始学会用微笑回应父亲的微笑……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诗词歌赋于竹韵之上,如苏轼的“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郑板桥的“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恰是竹之清、雅、孤、傲。竹之神韵,既无冬梅之赤艳傲雪,又无兰花般芊姿娇芳,也无秋菊之临霜金艳。此君只有那清风明月间的高风亮节,碧玉温润般的清新儒雅。还有“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风与蝶。”赞美了竹子朴实无华,清淡高雅的气质。这些千古流传的佳句,把竹子坚韧不屈的精神描绘得淋漓尽致。亭亭玉立的竹子经霜雪而不凋,历四时而常茂,集坚贞、刚毅、挺拔、清幽于一身。先贤们爱竹、珍竹、迷竹,进而颂竹、画竹、写竹,把竹子誉为“岁寒三友”,与梅、兰、菊一道美称为四君子。人们不仅喜欢竹子的外形,更爱竹子的内涵,由此产生了竹文化。

  时光流逝,父亲的微笑已经陪伴我走过了30多年了,这些年来,我每逢遇到困难时总会想起父亲的微笑,心里就暖暖的,是父亲的微笑陪我走过风风雨雨,教会我微笑地面对生活的一切……我想,我会把父亲的微笑传承下去,并且发扬光大!

  太阳快落山了。爱人催促回家,我回转身来,落日的余晖正映照在竹林中,极目远眺,苍茫的翠竹与蓝天白云亲密。恍惚之间,一层层竹浪变成了一首首无字的诗,一曲曲奇妙的歌,一幅幅斑斓的画。而一片片摇曳的竹叶,又显得万般温柔。这时候,我心里豁然一亮:千百年来,为什么画家画竹、文人写竹,人们还总爱在房前屋后栽竹。这既是竹子的风情给人以艺术的美感,也是竹子的独特品格给人以启迪。更重要的是竹子从我国悠久的传统文化长河中,滋生出来的文化意韵,已经演变成了一种民俗的意象,“竹报平安”是吉祥平安的象征。

  关于父亲的微笑的抒情散文:父亲的微笑

  精选有关竹林的散文作品:竹林

  父亲躺在医院的加护病房里,还殷殷地叮嘱母亲不要通知远地的我,因为他怕我在台北工作担心他的病情。还是母亲偷偷叫弟弟来通知我,我才知道父亲住院的消息。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竹子一直在文人墨客是纯洁、雅致、高风亮节的象征,所以与梅兰菊合称为四君子。江南多竹子,我的家乡属于丘陵地带,但偏偏我住的地方却没有山,这是我小时候觉得很遗憾的事,(许是看多了童话小说,总觉得山中有数不清的奇花异果和玲珑的小动物)所以家乡也就没有气势磅礴的竹海了。只有一种叫做淡竹的竹子,很高很直,比水竹粗,却比楠竹细多了,青青翠翠,秀秀气气的,一如江南的女子。竹子多是一小片一小片长在房前屋后,倒是属于居有竹了,但普通老百姓没有那么多文人的情怀,可对于竹子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人们还是肯有感情的。因为它不仅在春天给我们带来美味的嫩笋,晾衣服的竿子、盛稻谷的箩筐、晒梅干菜的匾子,买菜的篮子、、、、、、很多家常用品都与竹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那时每家都会隔上一两年请一次竹匠师傅来修补和重新编织一些竹制品,记得我们村上只有一个老头会这个手艺,老头好老了,还驼着背,总系着一条大大的围裙,手艺却很好,人也和气,所以大都很尊敬他。主人备了酒菜,老头从不在中午喝酒,说是怕耽误下午的活计,只有到了吃晚饭时,才会小斟一杯,菜也总是细细的吃。竹匠请来的那天,家人就会早早地砍好竹子,一般3至5年的竹子适合编织了,我们小孩总爱围着老头看他干活,先用刀刮去绿绿的外皮,再把竹子破成很多条薄薄的篾子,老头在与乡邻的闲聊中完成一件一件满意的作品。

  这是典型的父亲的个性,他是不论什么事总是先为我们着想,至于他自己,倒是很少注意。我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有一次父亲到凤山去开会,开完会他到市场去吃了一碗肉羹,觉得是很少吃到的美味,他马上想到我们,先到市场去买了一个新锅,买了一大锅肉羹回家。当时的交通不发达,车子颠簸得厉害,回到家时肉羹已冷,且溢出了许多,我们吃的时候已经没有父亲形容的那种美味。可是我吃肉羹时心血沸腾,特别感到那肉羹是人生难得,因为那里面有父亲的爱。

  我家也有竹林,不过不是在屋旁,而是与几家邻居的竹林连成一片,占据在一大片的菜园中。竹林很大,每家都用蔷薇做的篱笆进行分割。我最喜欢春天的竹林,粉的白的蔷薇会在这个季节怒放,傍晚我总爱在此逗留,太阳的余晖撒在竹稍,而归巢鸟儿的喧嚣又把竹林渲染的热热闹闹。四月是淡笋破土而出的时候,这时没有大人跟着就不允许去竹林玩了,怕粗心的小孩踩到刚冒出头的笋尖。江南的春天总是在晚上下雨,春笋却在一夜雨水的滋润下纷纷拔高。于是雨雾缭绕的清晨我就会随着父亲来竹林挖笋,这时早起的鸟儿已出去觅食,竹林里湿漉漉,静悄悄的,仿佛还能听见竹子的拔节声。我总是在父亲的指导下小心翼翼的挖着竹笋,间或也会和父亲聊聊天,问一下这个竹林的来历,是什么人在什么时候栽下了这片竹林,父亲摇摇头说他也不清楚,在他很小的时候,竹林已经存在了,只是没有这么一大片,因为竹子是靠地下的根系繁殖衍生的,所以竹林越来越大了。我对竹子的喜爱越来越多了,竹林完全是靠自己的能力无私的给予人们啊!带着一大早的收获心满意足的回家,母亲总会把卖相好看的竹笋送给那些没有竹园的邻居。而我们的餐桌上也会多了几道与竹笋有关的菜肴,油焖笋、笋尖炖蛋、笋烧肉.

  在外人的眼中,我的父亲是粗犷豪放的汉子,只有我们做子女的知道他心里极为细腻的一面。提肉羹回家只是一端,他不管到什么地方,有好的东西一定带回给我们,所以我童年时代,父亲每次出差回来,总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

  五月竹笋不再从地底下冒出来了,而有些没有被挖掉的竹笋也长成了青翠的竹子,这时父亲会给竹林松松土,算是感谢它馈赠了我们一个月美味的回报,希望来年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收获。

  他对母亲也非常的体贴,在记忆里,父亲总是每天清早就到市场去买菜,在家用方面也从不让母亲操心。这三十年来我们家都是由父亲上菜场,一个受过日式教育的男人,能够这样内外兼顾是很少见的。

  在四季的更替中我渐渐长大,竹林却在日新月异的时代中越变越小,现在我已是不惑之年,竹林还是在最后的坚守中消失了,家乡早已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也不再使用竹子做的日常用品了,而商场中看到的竹制品虽然精致,却总觉得少了一点点烟火味。那片消失的竹林上已是林立的高楼,而我却总在春天的早晨想起那片蔷薇芬芳湿漉漉的竹林。

  父亲是影响我最深的人。父亲的青壮年时代虽然受过不少打击和挫折,但我从来没有看过父亲忧愁的样子。他是一个永远向前的乐观主义者,再坏的环境也不皱一下眉头,这一点深深地影响了我,我的乐观与韧性大部分得自父亲的身教。父亲也是个理想主义者,这种理想主义表现在他对生活与生命的尽力,他常说:“事情总有成功和失败两面,但我们总是要往成功的那个方向走。”

  精选有关竹林的散文作品:竹林

  由于他的乐观和理想主义,使他成为一个温暖如火的人,只要有他在就没有不能解决的事,就使我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他也是个风趣的人,再坏的情况下,他也喜欢说笑,他从来不把痛苦给人,只为别人带来笑声。

  最能静下心的地方,还是在竹林里。

  小时候,父亲常带我和哥哥到田里工作,透过这些工作,启发了我们的智慧。例如我们家种竹笋,在我没有上学之前,父亲就曾仔细地教我怎么去挖竹笋,怎么看土地的裂痕,才能挖到没有出青的竹笋。二十年后,我到竹山去采访笋农,曾在竹笋田里表演了一手,使得竹农大为佩服。其实我已二十年没有挖过笋,却还记得父亲教给我的方法,可见父亲的教育对我影响多么大。

  清晨,晨露在竹上,使那绿拥有了生命,翠绿。竹的绿,是闪烁着光芒的翠色,能够翠到心底的绿,只有竹能做到。

  也由于是农夫,父亲从小教我们农夫的本事,并且认为什么事都应从农夫的观点出发。像我后来从事写作,刚开始的时候,父亲就常说:“写作也像耕田一样,只要你天天下田,就没有不收成的。”他也常叫我不要写政治文章,他说:“不是政治性格的人去写政治文章,就像种稻子的人去种槟榔一样,不但种不好,而且常会从槟榔树上摔下来。”他常教我多写些于人有益的文章,少批评骂人,他说:“对人有益的文章是灌溉施肥,批评的文章是放火烧山;灌溉施肥是人可以控制的,放火烧山则常常失去控制,伤害生灵而不自知。”他叫我做创作者,不要做理论家,他说:“创作者是农夫,理论家是农会的人。农夫只管耕耘,农会的人则为了理论常会牺牲农夫的利益。”

  漫步竹林,脚下踩的是微湿柔软的土地,上面覆盖着枯黄的竹叶。那些叶,失去了水分,变得十分干燥。仔细找一找,还是可以再那一大片残残缺缺的干竹叶里,找到一两片完整的。拾起,隐隐约约的能看到竹茎。枯黄的叶面,细细的叶茎,近似于透明。踩在这些竹叶上,叶子吱吱的响,悦耳动听极了。

  父亲的话中含有至理,但他生平并没有写过一篇文章。他是用农夫的观点来看文章,每次都是一语中的,意味深长。

  仰头,看着那些密密的竹叶,遮住了阳光,零零碎碎的光从叶与叶之间的间隙里透出来,在地上印出一小块一小块的光斑。在竹林里,永远不会有盛夏,永远是那么凉爽,那么舒适。那竹叶,遮住了阳光,遮住了烦躁。

  有一回我面临了创作上的瓶颈,回乡去休息,并且把我的苦恼说给父亲听。他笑着说:“你的苦恼也是我的苦恼,今年香蕉收成很差,我正在想明年还要不要种香蕉,你看,我是种好呢?还是不种好?”我说:“你种了四十多年的香蕉,当然还要继续种呀!”

  盯着一竹,我看的出了神。那根竹的根部,已经泛黄,可是竹身,却依旧那样直。它依旧傲立。我想,就算是被人砍下,它依旧是以一种傲然的姿态,倒下。多么骄傲的竹!

  他说:“你写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继续呢?年景不会永远坏的。”“假如每个人写文章写不出来就不写了,那么,天下还有大作家吗?”

  远处,总有笛声在回荡。不知名的曲,却牵动着心。

  我自以为比别的作家用功一些,主要是因为我生长在世代务农的家庭。我常想:世上没有不辛劳的农人,我是在农家长大的,为什么不能像农人那么辛劳?最好当然是像父亲一样,能终日辛劳,还能利他无我,这是我写了十几年文章时常反躬自省的。

  一步一步,恍然中,已出了竹林。猛然,强烈的光线使我眼前一片漆黑。适应之后,我回首,那静心的地方,千万根竹傲立着,随着微风,轻轻的摇摆着。

  母亲常说父亲是劳碌命,平日总闲不下来,一直到这几年身体差了还常往外跑,不肯待在家里好好地休息。父亲最热心于乡里的事,每回拜拜他总是拿头旗、做炉主,现在还是家乡清云寺的主任委员。他是那一种有福不肯独享,有难愿意同当的人。他年轻时身强体壮,力大无穷,每天挑两百斤的香蕉来回几十趟还轻松自在。我最记得他的脚大得像船一样,两手推开时像两个扇面。一直到我上初中的时候,他一手把我提起还像提一只小鸡,可是也是这样棒的身体害了他,他饮酒总不知节制,每次喝酒一定把桌底都摆满酒瓶才肯下桌,喝一打啤酒对他来说是小事一桩,就这样把他的身体喝垮了。

  那一大片翠色,我心如止水的颜色。

  在六十岁以前,父亲从未进过医院,这三年来却数度住院,虽然个性还是一样乐观,身体却不像从前硬朗了。这几年来如果说我有什么事放心不下,那就是操心父亲的健康,看到父亲一天天消瘦下去,真是令人心痛难言。

  父亲有五个孩子,这里面我和父亲相处的时间最少,原因是我离家最早,工作最远。我十五岁就离开家乡到台南求学,后来到了台北,工作也在台北,每年回家的次数非常有限。近几年结婚生子,工作更加忙碌,一年更难得回家两趟,有时颇为自己不能孝养父亲感到无限愧疚。父亲很知道我的想法,有一次他说:“你在外面只要向上,做个有益社会的人,就算是有孝了。”

  母亲和父亲一样,从来不要求我们什么,她是典型的农村妇女,一切荣耀归给丈夫,一切奉献都给子女,比起他们的伟大,我常觉得自己的渺小。

  我后来从事报道文学,在各地的乡下人物里,常找到父亲和母亲的影子,他们是那样平凡、那样坚强,又那样的伟大。我后来的写作里时常引用村野百姓的话,很少引用博士学者的宏论,因为他们是用生命和生活来体验智慧,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最伟大的情操,以及文章里最动人的素质。

  我常说我是最幸福的人,这种幸福是因为我童年时代有好的双亲和家庭,我青少年时代有感情很好的兄弟姊妹;进入中年,有了好的妻子和好的朋友。我对自己的成长总抱着感恩之心,当然这里面最重要的基础是来自于我的父亲和母亲,他们给了我一个乐观、关怀、善良、进取的人生观。

  我能给他们的实在太少了,这也是我常深自忏悔的。有一次我读到《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佛陀这样说:“假使有人,为了爹娘,手持利刀,割其眼睛,献于如来,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假使有人,为了爹娘,百千仞战,一时刺身,于自身中,左右出入,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读到这里,不禁心如刀割,涕泣如雨。这一次回去看父亲的病,想到这本经书,在病床边强忍着要落下的泪,这些年来我是多么不孝,陪伴父亲的时间竟是这样的少。

  有一位也在看护父亲的郑先生告诉我:“要知道你父亲的病情,不必看你父亲就知道了,只要看你妈妈笑,就知道病情好转,看你妈妈流泪,就知道病情转坏,他们的感情真是好。”为了看顾父亲,母亲在医院的走廊打地铺,几天几夜都没能睡个好觉。父亲生病以后,她甚至还没有走出医院大门一步,人瘦了一圈,一看到她的样子,我就心疼不已。

  我每天每夜向菩萨祈求,保佑父亲的病早日康健,母亲能恢复以往的笑颜。

  这个世界如果真有什么罪孽,如果我的父亲有什么罪孽,如果我的母亲有什么罪孽,十方诸佛、各大菩萨,请把他们的罪孽让我来承担吧,让我来背父母亲的孽吧!

  但愿父亲的病早日康复。以前我在田里工作的时候,看我不会农事,他会跑过来拍我的肩说:“做农夫,要做第一流的农夫;想写文章,要写第一流的文章;要做人,要做第一等的人。”然后觉得自己太严肃了,就说:“如果要做流氓,也要做大尾的流氓呀!”然后父子两人相顾大笑,笑出了眼泪。

  我多么怀念父亲那时的笑。

  也期待再看父亲的笑。

  关于父亲的微笑的抒情散文:父亲的微笑

  气温骤然下降。我想:“今天太冷了,爸爸应该不会来吧!”教室里同学们都在自习,忽然同座位碰了我一下:“看,你爸来了。”我一转头,看见爸爸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正冲着我微笑,黝黑的皮肤,布满深深的皱纹的脸显得有点憔悴,穿了一件旧外套,透过衣领我看见里面穿着那件粉色的t—恤衫,那是我帮他选的,当时爸爸连忙推辞说:“颜色太艳不适合,自己已经老了。”我说:‘爸爸还很年轻,很适合穿。”爸爸笑了,眼角的皱纹也绽开来了,最后买下了这件t-恤衫。

  我高兴的跑到爸爸面前,接过他手中的水果,这时我发现爸爸的衣服上粘了许多尘土,于是用手替他拍了拍。他歉意的笑笑:“太忙了,脏衣服没来得及换。”“没关系”我笑着说。他握住我的手说:“冷吗?”我感觉到爸爸的手真凉,皮肤好粗糙,我感觉到爸爸的手心里的老茧。我察觉到爸爸的指甲缝里还有残留的机油。

  握着爸爸的手,我想起小时侯爸爸也经常搀着我的手领我玩,那时他的手是那么的柔和啊。我那时最依恋的就是能搀着爸爸的手玩耍。这时铃声响了,爸爸向班级里看了看说:“上课了,进去吧。我走了。”我望着爸爸远去的背影,心理一阵酸涩。我知道爸爸近些日子做了许多活。爸爸是十分要强的人。虽然有两个孩子,但给我们的生活条件和别家的独生子女的条件一样。因为爸爸付出了更多的艰辛。他走了几步,回头看见我还站在教室门口,并微笑着说:“进去吧,好好学习。”我感觉我的心好温暖,好温暖。

  现在,每当我有烦恼,或遇到困难时,只要想起爸爸的微笑,心里就充满了力量。

  爸爸的微笑是一张永远定格在我心底的照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