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还是向往内心的一方世界-与你浪迹天涯,整个城市便在睡梦中苏醒了

我想我还是向往内心的一方世界-与你浪迹天涯,整个城市便在睡梦中苏醒了

| 0 comments

  编辑荐:眼前的路或许波波折折,心之所向,难到至。我想我还是向往内心的一方世界-与你浪迹天涯。

  春雨过后,整个城市便在睡梦中苏醒了。

  电影东成西就里的欧阳锋曾说过,“人最大的悲哀,就行记性太好”,但当你翻开曾今的日记本时,你会发觉不管当年多么悲痛的事情,在会议的长河里,一旦被回顾总有股淡淡的喜感充斥心间,难以名状。

  我想躲在夏的清凉中,看太阳慢慢下山,隐去内心的烦躁。从日光的拉长到影子的缩小,那棵长在春天里的小草依旧还是之前的高度。我想抬头就能看见远方的天空,鸟儿飞过之际,划过眼前是白衣盛雪的你。也想摒弃所有的烦躁感与压抑感,想把美好的事物在眼前多停留几秒,而浮世里的变化莫测,又是如下雨前的闷热窒息。

  这是一个早晨,我如同往常一样出门去上班。走在潮湿的道路上。突然我的眼睛不经意间瞄向了两旁的树木,那树木的枝干上添上了绒绒的绿。我惊讶了。我一向不是个细心的人,对于周边的变化也都毫不在意,其中有一大半是因为忙碌的关系。但是当我看到这树木新发的绿芽,不禁使我停住了脚步。在我的记忆中仿佛前天这两旁的树木还是光秃秃的,毫无一丝的生机。而却在下了一夜雨后就发了芽,不禁恍然想起了哪个诗人的一句”春雨贵如油”的诗句来。这时我已感觉到春天确实已经悄悄的来到了这个城市了。那嫩芽生得娇小,生得可爱。枯黑的树干拖着这淡淡的新绿,仿佛带着别样的美感。看着那嫩芽,便想起了自己。我自随着父母离开生我的故乡以来,从小学、初中……直到进入社会参加工作。细细算来也有十几年了。

  他是在他父母结婚三年后才怀上的,不是他父母不想要孩子,只能说工作量是上去了,但是实际有效的工作却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后来经过宗族一位能掐会算的伯伯指点迷津,你们家屋后缺一活水,造成灵气不畅才使得许久无法有孩子,在亲族的多次指点劝说下,那条水渠终于建起,说来也巧,渠成,他母亲便怀上他了,虽然家境不好这娃终究还是生下来了。还好他爸爸还算开明没因此给他整个叫“渠生”的小名,虽然这孩子体弱多病,出生第二天就住院了,但那位能掐会算的伯伯,以及后来多为走街串巷的算命先生多次强调,这孩子不简单,命里带弓,祖上佑之,但中国就讲究个中庸,保护太好总不是好事,这个与生俱来的弓箭,会伤及家人,但在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情况下,谁会注意这子无须有的东西呢?

  繁华深处,夏雨如丝,常去的铁路边,夏花在尽情地绽放。着一件朴素的裙子,牵着你的手,在石子路漫步。这个时候,黄昏点点,逢上几朵不知名的野花,拍几张图片留作记录。在桥边席地而坐,看流水、听蝉鸣。时光静美,靠在你的左肩,不去想着生活中其他烦忧的事情,与你只聊文字中的清淡与喜欢。想把这份清淡的心写在时光的甬道里,你我还是你我,路边的的野花有凋谢的那一天,而我字里字外的你却是永恒的模样。我时常听的一首歌《你是谁的白衣少年》,每当打开时,你说你是我的白衣少年,你说你要带我浪迹天涯……

  在这十几年的时光里总没有玩得那么尽兴的,也没多少个朋友。反而总感觉自己与那城市的生活有些格格不入。细细想来在故乡的童年是最快乐的时光啊!我的故乡并不有名,而且也不怎么美丽,然而在我却是个乐园。

  随着孩子的长大,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进城打工,他父亲作为那一代的积极分子当然也不例外,积极在外寻找机会,他也很幸运从小就跟着父母在外,比常人更早去见识那些车水马龙,至今在他的脑海里还能会议得起厂房对面那位经常那饼把他忽悠去看店的阿婆是如何的慈祥而又狡猾,至今仍能记住他父亲把他玩具骗取跟他的工友们玩得不亦乐乎,至今还能回忆起,母亲拖个大盆把泥人一般的他按到水里反复洗刷的情景,但是可能因为远离了家乡的那个水渠,距离太远了灵气不足,他病倒了,莫名其妙的不舒服,医院检查无果,至今他都在怀疑那些每天给他打三次针,连续搞一个月的医生就是在拿他练手的,在骗父母的钱的,辗转无奈之下,他被送回了老家,一个月时间,他奇迹般的好了,又一次活蹦乱跳了。

  以往的日子,静悄悄地写在纸上,任凭你怎样迈出步子去重拾,那时光流逝,后知后觉,景早已变换了模样,那些与你走过的昨天,透过时光,仿佛很近。可能这段时间里的我做什么事情不是那么顺利,话语不多,但是在你的面前还是一只可爱的小云猫。前些天看完朱淑真的词,年轻时的她遇到她心仪的少年,在那个时代由于种种因素而没能长厢厮守。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在如今这个时代遇到一个互相懂得的你,在遇到喜欢的事与物没有条框的约束,我想这就是最好的了。

  乡村的春天是美丽的,并不象城市里这般乏味,庄稼地里的小麦刚刚露出头来,嫩绿的甚是可爱,远远望去如同置身于生命的海洋中。几个小孩子在田野里飞跑,肆无忌惮的你追我赶。在这时我和我的朋友们都喜欢到这里来玩。互相都不知道名字,因为年纪都小,看是一样大的,都玩得过去,因此到第二天的时候都叫上对方了,三五成群的一起。玩捉迷藏或是在地上弹玻璃球……直到太阳下山都依依不舍的各自回家。到第二天继续一起玩。

  农村的午后在孩子的记忆里,总是没啥意思,慵懒而又无趣,而那个午后不晓得为何在暖阳之下有点清冷,大人们着急的步伐似乎在说着什么,后来看到他母亲跟小姨坐着一个敞篷农用车去往一个他熟悉而又陌生的方向,当天夜里,家里格外热闹,但伯伯全部在家里的沙发上坐着,烟头丢了一地,连那个替他熬药的奶奶,居然因为他说了一句“我想睡觉”,而把他狠狠的骂了一通,当夜很奇怪,奶奶跑出门外,叫着他父亲的小名,让他回来,一股很莫名的酸楚,在胸口,但却难以说清。第二天,清晨,还在迷糊中的他,被一群人带着去往一个很莫名的地方,黄酒、黄纸、香、烛、在伯母手上提拽着,在一个路边很奇怪的草棚子那,一口大大锅摆在边上,好多黄纸在哪烧着,那烟灰那么沉为何会飘得那么高呢,一辆卡车在棚子边上停下,一个很大的人形包裹放在草棚里的模板床上,看到他母亲那泣不成声的样子,他终于知道了,那个祖上拿来庇佑他的弓箭,射出了。

  小池边的荷花,开了。喜欢荷花是很多年前的事,直到现在,而与你一起赏荷,看荷影水浮,是最开心的事。盛夏的时光是凉快的,风拂过,近山水清。三月树上挂满了桑葚,你爬上树给我采摘了好多果子。四月路过小区批把橙黄的,你爬上院墙给我采摘。五月山上的李子熟了,你跑到山坡给我采摘,虽然有的果子有点酸,但我心里却是说不出来的甜。你说你喜欢我写的《八月,荷开》,我好几个月没写字了,你督促我别放弃写字。之前的每篇文章在心里酝酿了好久才去写,而写关于你的文字,我却提笔就有好多文字跃上心间。闭上眼睛,看看我们走过的地方,庐州的大街小巷都有我们的足迹。未来的每一天,我也曾有畏惧感,每次你的安慰与鼓励,我只有向往感。有一种陪伴,是我文字表达不好的,那是有你的陪伴,我几乎没有忧伤的心情。去过彼此都喜欢的古巷,看过庐州白雪,走过烟雨画桥,为彼此都写过文章,吃过庐州美食与对方做的菜,一起种的枫树长了好多新叶。原来爱情的样子是这样的,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欢欣,这便是爱吧。

  夏天是捕鱼的季节,拿着网和钓竿便去河边。河里早已经有大一点的孩子和成年人在游着泳了,甚是悠闲自在。我们也想下河去,大人们却是不允许,说是年纪还小,怕我们不小心遇到危险,不让我们离河太近,到岸上去。因此都是他们下河捕鱼,我们远远的站在岸上看着,好不心痒。真盼着快快长大,能像他们一样该多好啊!因此去了几次便都不去了。那时我们都很喜欢到草丛里捉蚂蚱,到浅一点的河边捕青蛙。有一种名叫癞蛤蟆的浑身长着令人作呕的包,和青蛙长的很相象,一不小心把它当成青蛙抓到手里,那才真是晦气。但我们都生长农村,因此都能辨得分明,见到它都远远的避开。到了黄昏小伙伴们便都坐在草丛里把各自的战利品拿出来,比较谁捕获的最多。那么谁便是第一了。之后就带着各自捕获的小生命欢欢喜喜的回家了。

  那几天家里很热闹,各种木匠、各种吃的、各种抱着他哭的人,那麻布的衣服真的很难看,在很多人威逼和泪水中他穿上了,而后每天早起来被问及最多的事,你梦到他了吗?因为很多人都梦到了,他也为了跟大家一样,说梦到了。

  夏天突如其来的雨滴声,窗外的步伐声,翻看你给我买的《秋千架》,泡上一杯你送的“皓月飘雪”(茶名),时光安然,夏季浅淡。生活的模样还是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过法,我只羡那些院子里种满花草菜的人,若干年后,我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院子是幸福的,你可以种花种菜。写字泡茶,和一个相似的灵魂,耕云种月。

  秋天的时候便去捕蝉。成群结队的和大人们一起去。趁着夜晚的天黑,拿着灯,见到蝉的幼虫便用木棍挑下来,或是扒的矮一点便用手去拿,丝毫没有任何的畏惧。那蝉的叫声又高又嘶哑,而且也不怎么好抓。长着一对薄薄的翅膀,趴在树上,不知停歇的唱着那高音的歌,将自己的行踪暴露无疑。我们悄悄走近。而蝉一旦知道了自己有了危险便啪打着翅膀嗡嗡的飞走,跳到另一棵树上继续唱。大人们却有手段。拿着长网趁它们不注意,迅速的将网扑下去……往往到回家的时候,可以捕半袋子呢。

  时间推移,成长总是难免的,但梦总是那么孤独,没有他的声影,或许太忙了,需要先跟别人在梦里好好聊天,时间淡化了那个射出的箭,也模糊了他的身影,终于在他考上大学的那一天,他梦到了,那个看不清楚脸的身影,但他晓得一定是他,梦里的拥抱,他害怕的躲过了,那个他记忆里不晓得的拥抱,在梦里也是一种奢侈。他晓得,他为他的成绩而高兴,而自豪,那一个他很想在日记本里记下一切,但除了那个时间点,发生过那些事,人却已模糊,唯一记得第一次喝醉他灌的,楚楚可怜站一边被他母亲狠训,唯一记得在买早餐的路上,被他扯到童装店把早餐变成了一套衣服,唯一记得第一双会发光的鞋子灯不亮了,他是如何神奇的把所有修好,然后那个做这些事的人,却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或许那弓箭,不仅射出,还射中了脸。

  词半阙,风度翩;时光短,唯有你;浅听光阴,细写流年。庭前煮忆,花下煮茶,这便是安然的内心世界吧。我想与你浪迹天涯,于山风处,拂去尘事;我想与你浪迹天涯,于自然界,静待花开;我想与你浪迹天涯,与四季更迭中,看夕阳西下。眼前的路或许波波折折,心之所向,难到至。我想我还是向往内心的一方世界-与你浪迹天涯。

  冬天的时候,白白的雪花覆盖了整个乡村。也带走了那往昔的生机。然而对于我们来说却不感到怎样枯燥,我们约上自己的好朋友在自家门前堆雪人,打雪仗,并且还到田野里玩,蹦蹦跳跳的在雪地里玩摔跤。就这样无忧无虑的开开心心等待过年拿压岁钱了。

  坐在桌前,回忆着那我只有片段的画面,我真无法清晰那个模糊的身影,但那点滴的片段,我知道我那时很幸福,如果可以,虽然那些是不开心的事,但我希望我能记住,因为不忘记,真的很幸福。

  想起这童年的往事,仿佛件件都发生在不久前呢!自我离开以来,便再也没有回去过了。每每想到此处便都感叹不已。虽是这样,然而在我却并不觉得可惜。大概人要长大,融入到社会里,成为他们的一员,总要舍弃孩童的天真烂漫与无忧虑吧!也非如此不能成长。我正想着,漫不经心拿出手机来看时间。呀!上班要迟到了。便整了整思绪,匆忙的朝着工作的方向飞快的跑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