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心事忡忡的不停地跺着脚,中国动物小说之王

有的心事忡忡的不停地跺着脚,中国动物小说之王

| 0 comments

摘要:
我哥是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兔子。我觉得自己更像它的长辈,有时候它真是又幼稚又冲动,另外还有一些不可理喻。瞧,它又犯傻了:弟,你看,每次这颗树一摇动,树叶哗哗响,大风就来了,是不是这树在捣鬼啊?要不

摘要:
2017年8月6日,中国著名儿童作家、“中国动物小说之王”沈石溪先生在长江出版传媒广场A座长江书城举行读者见面会。
沈石溪是中国当代著名动物小说作家,被誉为“动物小说大王”。他专注于动物文学创作三十余年

2017年8月6日,中国著名儿童作家、“中国动物小说之王”沈石溪先生在长江出版传媒广场A座长江书城举行读者见面会。
沈石溪是中国当代著名动物小说作家,被誉为“动物小说大王”。他专注于动物文学创作三十余年,创作了大量精品力作,所著作品《斑羚飞渡》《最后一头战象》《猎狐》《帮大象拔刺》等入选中小学语文课本。曾连续三届获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还获中国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等多种奖项。作品已被翻译为英、法、韩、越等多语种在全球出版发行。
见面会现场,沈石溪与家长孩子面对面交流,讲述观察野生动物、创作动物小说的那些故事,教孩子与动物做朋友,学习动物的精神,关爱动物,珍爱生命,并与小读者们分享创作经验和写作技巧。
据悉,长江书城•梦想书馆将于2017年8月16日正式开业,届时将有多场名家见面会、梦想抽奖与惠民活动,更有精美礼品相送。梦想书馆拥有近4万个品种的精品图书,丰足而精致的图书、专业而精准的分类、舒适而充满童趣的阅读空间,将为孩子们插上梦想的翅膀。今后,这里不仅有专业的故事姐姐为小朋友讲述精彩绝伦的故事,还有各种各样的亲子课堂以及作家见面会、社会实践大课堂等等,在玩乐中培养职业理想,规划未来,沐浴书香,放飞梦想。

摘要:
天闷的厉害。太阳匿在厚厚的云层里,周围的空气,犹如火炉外喷发出的气浪,令人窒息。校门口的候车亭旁,等待12路的学生,有的心不在焉的靠在亭柱上,杂乱无章的交谈着,口上不时打着哈欠,慵懒而散漫;有的心事忡

我哥是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兔子。

天闷的厉害。太阳匿在厚厚的云层里,周围的空气,犹如火炉外喷发出的气浪,令人窒息。

我觉得自己更像它的长辈,有时候它真是又幼稚又冲动,另外还有一些不可理喻。

校门口的候车亭旁,等待12路的学生,有的心不在焉的靠在亭柱上,杂乱无章的交谈着,口上不时打着哈欠,慵懒而散漫;有的心事忡忡的不停地跺着脚,拉着脖子瞅着公交车道,脸上写满了焦急和烦躁;有的闷着头,手里不停地捣鼓着手机,偶尔抬头张望一下。三个农民工静静地坐在木制的长椅上,半开半合地眯缝着眼睛……

瞧,它又犯傻了:“弟,你看,每次这颗树一摇动,树叶哗哗响,大风就来了,是不是这树在捣鬼啊?要不我们把它砍了吧?”

12路公交车姗姗而来。候车的人们顿时一窝蜂的拥了上去,逐着车跑。车还没停稳就给围了个水泄不通,像极“如蚁附膻”.司机扯开嗓子拼命的吼着:“向里面走,向里面走!”上车的人推推挤挤、攮攮塞塞的缓缓地蠕动着,直到脚不能再挪的时候。本来塞满人的车,现在更如同一个蒸笼,仿佛要把所有人给蒸熟了一样。车里,人们摆着千奇百怪的造型,只为着自己那一脚之地。

我有点无语:“哥,风本来就存在的,好不好?”

车开动了,所有站着的人冷不丁的向后一晃,又接着向前一个踉跄,顿时跌倒了一大片。夹在过道里的“腹背受敌”,眼神里,恶狠狠的语言都抛给了司机,许些人小声嘀咕着,也许已经慰问了司机祖宗十八代。车子渐行渐稳,车里的人也安分了许多。一个穿着时髦,身材苗条,面容姣好的女生,左手掌着iphone,右胳膊挽住车上的竖杆,勾着头,整个人贴在扶杆上玩手机。乌黑油亮的秀发瀑布一样地垂下来,只露出半边不到的白皙的脸蛋。小巧的左耳垂上挂着一只银制的玉玲珑,美丽至极。随车身轻微的晃动,耳根勾住的秀发渐滑至额前,她时不时地用抓着手机的纤细的左手的小拇指将它们缕到耳后。上身着一件红色蝙蝠衫,整个人鲜艳明亮,很是让人赏心悦目。

“我和你都是妈生的,那风也应该有什么东西”生“它啊!”哥正经说道。

不远处的站台前,有人边跑边向车招手。司机没来由地踩了刹车,正玩得出神的她向前一倾,又向后一晃,没站稳给碰到了别人。她回头瞄了一眼,自己身旁站着一个身着破旧的褪了色的军绿上衣的农民工,满脸的胡茬,黑黝黑黝的面堂,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皱纹的额上,一头蓬乱如蒿子的头发。农民工的衣服上沾满了灰白色的粉点子,还有一些个若大若小的青灰色星子。随着车身的晃动,这些星子既隐既现,仔细看,原来是衣服上的破洞透出来的内衫。时髦女生紧紧地蹙了蹙眉,眼睛缩成一条线,向她前面背着女婴的一位母亲靠了靠,拉着脸的吹了吹被碰到的衣袖,然后白了一眼农民工,冷漠的转过头去。这位母亲看上去有二十来岁,一身农家妇女的打扮。浓密的头发高高盘在头顶,散而不乱。耳朵上一对正宗的苗家首饰,浅蓝色连衣裙,微躬的背上,她的女婴在恬恬地酣睡。她回头看了看挤过来的女生,皱了皱眉,小心的将背朝窗外转了转,并将身子向前倾了倾,尽管没有空间可以挪动。背上的女婴抵到了坐在她旁边的一个专心的玩着手机的男生的头,男生不耐烦的瞟了一眼,抬手理了理头发,扭过头去继续他的游戏。农民工注意到眼前这个睫毛拉的老长,与微红的挂着镀金项链的修长的脖子形成鲜明对比的白皙的脸的时髦女生刚才的反应,他尴尬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上衣,很识相地朝其他两个农民工挤了挤,右手使劲儿的抓了抓吊手,默默地偏了偏头,神情木讷的望着窗外。

“能不能不纠结这么无聊的问题啊!”当然,有时我也纳闷,为什么它那幼稚的问题我也回答不上。

天色渐渐阴了下来。车内越来越闷热,尽管所有的车窗及顶盖都开着。车厢里的人也开始烦躁起来了,各自都尽量将衣领敞开,或者手不停地在脸前扇着,汗味儿夹杂着不知名的怪味儿混合在空气里流动,令人作呕。司机漫不经心的扭动着方向盘,时不时地拍打着方向盘上的喇叭,公交车也嘶嘶呜呜地表示着对这怪异的气氛的不满……

坊间有个传闻,说是山下有只怪物,它面目狰狞,牙如利剑,体型庞大,身形敏捷。最重要的是,它特别喜欢吃兔肉,已经有很多兄弟姐妹命丧它口,兔群现在也是诚惶诚恐了。

汽车走走停停,每一次的靠站都会引起车内一阵骚动。时髦女生厌恶的眼神,年轻母亲紧锁的眉头,男生嘀咕的秽语和农民工的困窘。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东西!”哥大声质疑。它总喜欢去否定别人的话,我觉得真的没必要,正所谓无风不起浪,既然有这么一个说法,证明还是有那么一回事的。就算它不存在,也应该本着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精神,小心翼翼,因为错一步,可能赔上的就是一整条命。哥说我活得太累,我说它不会计较得失。

第四个站台,又有人上了车。窸窸窣窣的响动和不耐烦的叹气声、埋怨声四起。车厢里更挤了,他们手悬在了半空中,由人群夹着,倒是很稳妥。开车了,又是一阵晃动,农民工死死的抓着吊手,生怕又一次碰到时髦女生,吊手被扯得吱吱作响,好像随时都有送命的可能。他头上大汗淋漓,随着车一晃,划船似的身子不由得前倾后摆,几滴渐聚成珠的汗水跃跃欲试了很久,终于被抛了出去,恰好落在了时髦女生的胳膊上。时髦女生顿时恼了,眉头锁成一个疙瘩狠狠地瞪了一眼农民工,用力扯出被夹在身后的包,抽了张纸气恼地擦着胳膊。迎着她鄙夷的眼光,农民工原本涨红的脸更加的红了,他忙说对不起、不好意思……时髦女的丧着一张阎王脸,闷声闷气地哼了一声,猛地转过身,结果不小心撞上了年轻母亲背上的女婴。女婴被扰醒了,顿时哇哇大哭,周围的人都循声投来不耐烦的表情,一脸的烦躁与不安。时髦女生冷漠的瞥了一眼,嘴里没好气的嘀咕了几声
,继续低着头玩儿手机。年轻母亲气愤的瞪了一眼时髦女生,焦急的抬手,要把孩子解了下来,胳膊肘却拐到了男生,男生头也没回就来一句“我操!”年轻母亲脸上阴晴不定的变换了好几种颜色后,咬了咬唇,开始哄她的孩子。

“我亲眼看到别人说的!”有个兔子说。

天色愈加阴沉,风也刮起来了,暴雨在云端伺机而动。

“那你自己看到没?”哥问它。

年轻母亲怀里的女婴渐渐止住了哭声。不知何时,雨从车顶飘进来了。站在顶窗稍前方的另一位农民工,他努力向后挤了挤,迎着周围恶狠狠的眼光,伸手拉下了顶盖。接着,“砰”、“砰”两声,前面两个顶盖也被盖上了。车里的光线忽的暗了许多,所有人都骚动了起来,转身的,直腰的,换手的,跺脚的,伸腿的……与之相伴的,是各种埋怨的声,懊恼声和一群愤怒的眼神。司机不耐烦地点上了一支烟,嘴里支吾道“他妈的,又下雨!”

“我……我……我不管,反正就是有!”那个兔子急了。

车停在了红灯的23秒处。

“有没有,我明天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哥留下一句话和一个身影便走了,兔群中有惊讶,有崇拜,有鄙夷,也有我这种期待的。其实我更期待它是对的。一来它的执着与勇气挺让人敬畏;二是我不希望它因此丧命,它一直待我很好。

绿灯。这次,司机缓缓地发动了车,车内所有人都吁了一口气。

第二天清晨,迷迷糊糊还在睡梦中,洞外便有叫唤声和嘈杂的讨论声,我睁开眼,看到哥正在打理,才想起今天哥要去山下看是不是有那怪物。

前面岔路口,司机用力地敲打着方向盘,重重地踩了一脚油门,喇叭破着嗓子嗥着冲了出去。突然,一辆车横出岔口,抢道急驶。站在车头处的人惊呆的眼神下能放进鸡蛋的嘴里一声尖“噢”,司机双眼瞪成了铜铃,嘴巴张了老大。他猛一脚刹车!汽车如悬崖勒马发出嘶鸣的同时,车内所有人都一个前扑……

哥问我:“弟,你看,还行吧。”

“轰,隆隆……”天空里,一声酝酿已久的闷雷炸了开来。

我没回答它这个问题:“哥,要不你别去了吧,万一……”

哥说:“屋外那么多兔子都在等着,已经是非去不可了。”说完准备出发。我没多说,也迅速跟了上去。

我们一路走着,在山上还没觉得什么,等快到山脚时,都感觉草丛中树后藏着什么东西似的,连风都变得凉飕飕,大家都很紧张,我站在人群中看着远处的哥,它独处一处,御风而立,看上去有说不出的风范。我开始有点佩服它了。

又一阵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出乎意料的,哥那御风而立的镜头在我眼前破碎。一只庞然大物冲撞了进来,带着醇厚惊雷般的嘶吼和地动山摇的跃步,我呆住了,是害怕?是担心?还是什么?我不知道,脑中一片空白。

“地震啦!”“打雷啦!”“有鬼啊!”兔群骚乱起来,后排的兔子不停地大叫,四处奔逃。慌乱中,我也不知道被谁拖着往回跑,临走前,隐约听到哥和那怪物最后的对话。

“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吃兔子?吃草不行么?你看,我们吃草都吃的又肥又大的。”哥又充分发挥它爱提问的能力。

那怪物偏了偏脑袋,定睛望着它面前的兔子,没多久,张开了血盆大口,哥还是站在那,我不敢看下去,心里已经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醒来,已不知何时,房里无数双眼睛望着我,在床头一只兔子结巴的说道:“你哥……它……它……?”

“它死了!被那怪物吃了!”我淡淡回答。兔群先是震惊,随后慌张的交头接耳,最后恐慌起来。也许就我见证了最后那一刻吧。

不知为何,从醒来到现在,我出奇的镇静。我想我应该伤心,因为我又爱又气的哥走了,可是,无论怎样,我都没有任何心情。可能我认为它错了。人生本来就没那么多为什么,对待事情认真接受就是,还非要去证明什么?想到这,脑中闪过那天的场景,恐怖感止不住的涌上心头,我决定永远的呆在洞中。

兔群长老们也建立了一个规则,凡下山和四处乱逛者,都将被送至山脚让怪物吃掉,以长记性。

日子一天天过去。

我知道自己行将就木了,最近过去的事情总是不断的在我眼前晃过,放电影一般。我哥带我去游泳差点被淹死,去农民家天地里偷吃菜叶差点被打死……很多惊心动魄的日子,但是一切的一切到那天便戛然而止,之后所有度过的日子加起来似乎只有一天,整日呆在漆黑阴暗的洞中,靠别人送饭过日子。温暖的阳光只有在回忆中才能出现,我开始无比怀念以前阳光晒着身躯,风吹草地,土地气息扑鼻的日子。

一个不可阻挡的想法在身体里喷发,我决定去外边奔跑!我决定去山脚下见那只让我整日呆在洞中的怪物!

也许是太久没见到阳光的缘故,我打开门,刺眼的光芒让我眼睛吃痛,我缩了回去。门口就那么斜着一束光,些许尘埃粒像没有重量一样在阳光下飘啊飘,我把手伸了过去,毛在光线下显得炫目多彩,手上也传来温暖的感觉,我迈出了僵硬的步伐,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干枯暗淡的身体已与死尸无异。阳光驱赶着我身上潮湿阴冷的气息,暖意开始包围着我的全身。

我很激动,多年以后我走出了洞口,我对洞口的人说:“我要去见那怪物!”

众多围观的人。我忘了,那一天也是有那么多人,它们也是这么望着我哥。我说不出的高兴,眼前的树摇摆起来,树叶哗哗的响,风吹了过来。我一阵眩晕,泪眼朦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