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姑娘站在梦源的背后,爷爷走的那年父亲拿过这个盒子

这个姑娘站在梦源的背后,爷爷走的那年父亲拿过这个盒子

| 0 comments

摘要: 爱情雨作者
北国红豆门开了,一位二十几岁的姑娘钻出了车厢。这个姑娘站在梦源的背后,看着梦源痛楚的表情,心紧紧的,内心里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儿。梦源–梦源回过身来,原来是艾云,他冲艾云友好地笑了笑

摘要: 夜,静。江老师躺在 床上,辗转难眠。一个 月前接到
同窗好友电话,声称举办同学会,邀请参加。时间就是明天了,期待以久的
心此时却平静不下来,江老师翻个身,两眼直盯墙壁,喃喃自语:要不要
去呢?前些天,江 …

摘要:
爷爷去世时父亲坚持做法事,记得烧了些纸房子,纸人。正值深秋,我回到家里老院,街道边两户房子中间夹着一条狭长巷道延伸到我和邻居家,
我家已经搬走十二年,邻家早已不再。枯木丛生,夏日苍翠留下成片一人高的杂

爱情雨

夜,静。

爷爷去世时父亲坚持做法事,记得烧了些纸房子,纸人。

作者 北国红豆

江老师躺在 床上,辗转难眠。一个 月前接到
同窗好友电话,声称举办同学会,邀请参加。时间就是明天了,期待以久的
心此时却平静不下来,江老师翻个身,两眼直盯墙壁,喃喃自语:“要不要
去呢?”

正值深秋,我回到家里老院,街道边两户房子中间夹着一条狭长巷道延伸到我和邻居家,
我家已经搬走十二年,邻家早已不再。枯木丛生,夏日苍翠留下成片一人高的杂草,秋雨过后空气很是清新。我到废弃厕所小解,看到便池挨着有个1米深的坑,秋雨冲塌了地表,露出一叶木色,我扒开泥土,拿出来一个三尺见方的柳木盒子,还有一把老式铜锁锁着。好奇心促使我用随身携带的小刀捅开了铜锁,打开盒子一刹我吓得往后一倒坐在了地上惊恐着向后爬了两步,是一个脸色还在泛红的女人的头,四下没有别人,我喘着粗气一手撑地站了起来,壮着胆盯着人头走过去。看了一会儿,我想起我见过这个盒子,爷爷走的那年父亲拿过这个盒子。我站了一会儿。周围的几户人家都搬走了,那一对八十老太如今早不在,四下无人,我找来一些枯木,堆在坑里,用杂草垫着点着了,这东西在这儿发现的,既然没外人发现,就不应该再被知道了。

门开了,一位二十几岁的姑娘钻出了车厢。

前些天,江老师在网上看到这个帖子“没事开开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对!”帖子说的是一名女子在同学会后回家闹离婚,原来是得了“红眼病”,看到自己嫁得都不如当年的同学,自怨自艾。而另一则热传的帖子“揭秘同学会真相”里则称:“同学会实际就是一场披上了
友情,叙旧外衣的攀比,炫耀活动,甚至更加俗不可耐”有人更直指同学会只是“炫富场”和“婚外恋的温床”,总之,五花八门的说什么都有,看得江老师心里隐隐作痛,作痛原因就是四个字:混得不
好。四十出头的江老师,教书20余年,依然只能停留在乡镇上,原地踏步,没有任何保障的未来,事业上的一大败笔。婚姻家庭中,与妻子性格不和,导致了婚姻的不和谐,不美满……想到这些,他微微地叹了口气,忧愁再次重卷袭来,久久不能入睡。可这难得的同学会不去也太可惜了,也或许错过了这次,就再也没有了……想了许久,江老师露出了笑容,他知道该怎么做了–时光不等人。合上了双眼,一会就听到了均匀的鼾声。

火越烧越旺,我拿来两个木板挡在上面不让火势太大。这时一个小女孩儿的笑声从巷道传来,回到看到她正在走来嚷着“大哥哥你在烧什么?”
我定了下眼神笑道“大哥哥在烧芋头呢,你要不要吃呀?”小女孩喜笑道“要,要”
我哄道“还不熟呢” 我看了下坑里,心想等下就说烧糊了就行,“等下就好了”
这时她爷爷寻她来了, 她爷爷问我“你在这儿放火干嘛?” 我回道“烤芋头呢”
他向我走了过来,我有点害怕,定了定神。当他看向火坑里时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攥紧了拳头。这时听到“啪”的一声火把下层木头烧塌了,当我看到火光里那个人头时内心恐惧到窒息,冷汗流了下来,我感觉–我完了。我目光坚定的看向老头,又看了看他孙女。老头拽过小女孩儿喊道“回家吃去,烟熏火燎的东西不干净!”
老头走到街口时就传来“杀人了!杀人了!”
也不知怎地这儿恰巧有警察经过,我看到他们在跑来,内心害怕,迷茫。但不甘今生在铁牢中度过,我小声道“我不认命!”顾不得火坑里的人头,我抬着发软双腿奔向邻家没有我高的院墙,很容易翻了进去,后面传来一群追赶喊人声。荒废的几户人家院墙都不到两米高,对于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一个助跑一个翻身就过去了,不敢丝毫迟疑,连番跳墙捡了条荒狂奔,见弯就拐只挑小路逃,大脑一片空白,我只记得“跑,拼命跑”我告诉自己别停下来。直到我奔进了树林趟着河水跑到被绊倒…

这个姑娘站在梦源的背后,看着梦源痛楚的表情,心紧紧的,内心里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儿。

市中心大酒店,红旗迎风飘扬,此时临近中午,门口停车场内,奔驰,宝马,奥迪……排列整齐,江老师关上了出租车的出门,望了一眼停车场,不由皱了下眉头,但很快又舒展开了,大步踩上阶梯,径直走去。“小江同学到”在一声叫喊中,饭厅内的吵闹变成安静,人人刷刷地行着注目礼,像是在辨别五官,确认身份,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望着着三四十名同窗好友,江老师上前一一握手招呼,当走到一位穿着黑色皮衣的男士面前,他停住了脚步,惊讶的问:“你是?”对方笑而不语。“小徐,好小子,让我好好看看,嗯,留着平头,肥头大耳的,发福了,想当年,你可是瘦不垃圾的。”边说边激动地拥抱小徐,“看你这身衣着,还有无名指上的黄金钻戒,现在你小子发财了,难怪不和我联系,看来是早把我忘了。”“我没有,我毕业工作后,曾去学校找过你,却始终没你消息,我是那么无情无义的人么?”“好了,好了,逗你玩的,你瞧你,还和以前一样,和你开个玩笑你就急了。”江老师微笑着说,他知道小徐害怕别人冤枉自己。这个来自山东的大学同学,憨厚老实,一起同住一个房间,又有着相同的兴趣爱好,自然而然就成了铁哥们,只因后来毕业,各自回家乡,失去了联系。这十多年不见,都有了泪汪汪的冲动。

在丛林中瑟索着度过了漫长冰冷的一夜。

“梦源–”

席间,同学们都相互客气的夹菜,斟酒,发烟,边吃边聊,好不热闹,旁边一桌女同学也喝起了红酒。“江,我知道你今天心里即开心又难受。”小徐放下筷子,燃起一支烟,目光注视着坐在旁边的江老师。江老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愧是兄弟,一眼就能看穿自己。“别看我现在有点小钱,可心里也苦啊!这些年包些工程,带着我们村的兄弟一起干。有次遇到个好赌的老板,去地下赌场,一夜倾家荡产,还借了高利贷,后来跑了,可害苦了我和那些兄弟,正遇上春节,大伙都没回家,聚在一起过年。”抖抖烟灰,小徐接着说:“那是个难忘的春节啊!天天吃馒头腌菜,都没条件吃荤的。大冬天的,也没烤火的,只能在被窝里取暖,也不能和家里说实话,儿子一打电话来,心里那个酸啊!”江老师望着陷入沉思的小徐,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烟灭了,小徐抿了口酒,往嘴里送上一片酸蒜头。上学时,江老师闻不得这怪味,吃的人还口臭,可在一起生活,时间长了,也习惯了,渐渐地爱上了这味道,重温记忆的味道。小徐继续讲述着坎坷经历,江老师在一旁不忘倒酒。“这日子,聚少离多的,老婆有时也埋怨我。和儿子吧!父子俩感情陌生,话少。爹娘年纪也大了,有个三痛两病的,我在外也难得回来几次,都是我姐照顾着。”末了,叹了口气“我还羡慕你,数十年如一日,平静的生活。”说完,手捂着口鼻,费力地咳了几声,江老师赶紧递上纸巾,他在学习是出了名的体贴温柔。“老喽,身体不行了,还是你好,不吸烟喝酒,不像我,想戒都戒不掉了,慢性自杀。”边说边走向卫生间。江老师望着离去的背影,有些心疼,生活,都不容易啊!环看了四周,前排一桌男同学正喊着口号“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闹得沸沸扬扬。女同学也是谈笑风生。小徐回到座位“江,你总有比不过别人的地方,也肯定会有比别人过得好的地方,关键是你的心态。那些所谓的表面风光,背后都有一本血泪史。什么是好工作:一,不影响生活作息。二,不影响家庭团聚。三,能养家糊口。你说对么?”夹杂着山东口音,有些醉意的小徐感慨的说起了这番话,江老师心里温暖了许多,搭着小徐的肩膀,两人继续摆起了龙门阵。

……

梦源回过身来,原来是艾云,他冲艾云友好地笑了笑。

曾经,我们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抢着零食吃,一起捉弄女同学,一起打篮球,一起谈天说地。青涩记忆中的花样年华,有一个学校,有一个班级,有一个团体,后来,有一场考试,就这样散了……如今,还是那群队伍,再次来到这所学校,踏着林间小道,思绪再次连锁。拜访辛勤的园丁,诉说情怀。参观完学校每个角落,正准备离开时,小徐拉了一下江老师的衣角,使个眼色“看前面跨灰色挎包那个,还认得么?”顺着小徐的目光,江老师知道了他说的那个人。“人家现在是局长夫人,自己也是个主任,事业婚姻双丰收,在你没到之前,我也是听别的同学说的。瞧!现在还是那么漂亮,又有气质”接着一脸坏笑,“想当年,不知是谁暗恋我们班花,还让我帮着出主意?”“这事你还记得?”江老师连忙接过话,压低分贝,神色中掩饰不住内心的甜蜜和慌张,自嘲“她幸福就好,若是跟着我,可不苦了一辈子。”两个男人继续调侃,陈年糗事一件件暴露无疑。其实,在走进饭厅时,江老师一眼就认出了心仪已久的她,握手时,也仔细地深情端详了她容颜,岁月在脸上留下的痕迹依然遮挡不住伊人的气质,禁不住在饭桌上悄悄地多望了几眼。

跑进一个展厅,背门地方看到四个人,四个人衣服上都有一个凹三角标志,展览四个盒子里的是很奇怪的金属器物,他们让我拿着看下,拿到手里时有着一股钻心的冰冷顺着手心传遍了全身,我打了个激灵,放下后看着四个盒子里奇怪形状的金属片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这时我听到有人说道“哎,你听说昨天那个无尸头案了吗?”“嗯,听说有个男的认下了”
我想到肯定是父亲,内心无比痛楚,攥紧了拳头。我打了辆车,司机到“去哪儿”
“公安局”“哦”司机郁闷的回头不再看我。

“你来了–艾云”梦源道

“她幸福就好。”

我着急地跑了进去,不再对自己抱什么希望。我被一个男警察拦住了,“是你!”“是我!”我道,“我父亲呢?我来了,放他走!”
那警察打量我一下“跟我走!”.我跟着他到了一间屋子,刚进门就看到了父亲,我跑过去“爸!”
……

“从这过见你–”艾云顿了顿。

填饱肚子,参观校园,接下来就该Happy了!

后来知道我闹了个笑话,那不是个人头,是个面具,只不过很像人头罢了……

“奥–”梦源嘘了一声。

KTV包间内,昏暗灯光下,水果盘,点心摆满了桌子,考虑到女同学在场和室内空气的不流畅,男同学都相互自觉地收起烟,实在忍不住的,就去外面解决。俗话说得好:“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是十多个,到哪都是叽叽喳喳,聊着家长里短,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屏幕上,呈现着各类歌曲,“江,你也点一首吧!”小徐推了推坐在沙发上的江老师,此时他正托着下巴,专心地看着屏幕。“嗯,那就来首韩磊的,《向天再借五百年》。”这首歌也唱出了他的心声,光阴似箭,岁月不饶人啊!激情洋溢的歌声还在继续……最后,男士们为女士轻唱一首《同桌的你》……

晚上入夜很快,我和父亲还有哥哥来到老院,我们刚进院子里,听到外面有人声,父亲出去看到一个醉汉,夜太黑看不清面容,也不知怎地晃悠到这个荒废多年的地方,喊了他几声也不答应,就晃悠着哼哼。这时看到巷道街头有人影,父亲让我回屋去。

“上车吧–”

深秋,夜色凄凉,坐在出租车内,白天的情景不断地在回放,小徐饭桌上的那句话依然回想在耳边。“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空中云卷云舒。”是啊!生活就该这样。

我躲到了墙后露出半个身子。我退了一下,看见他又露出全影来,慢慢走了过来,
我急喊道“喂!喝多了没?赶紧过来!”喊他三声都没答应,家人还在这儿,也不知那人什么意思,跑到院子里赶紧将门关起来,想到醉汉便没有锁门。我趴在墙头看到那人腰上有枪,而我也有枪,想到家人我迟疑了一下,当他看向我时我跳了下去喊道“嘿!”
接着“嘭 嘭 嘭”三声枪响。

“不了–”

书桌上,江老师随性执笔写下了当天日记,日记最后一句话“安之若素,冷暖自知,阳光很好,我亦很好。”

子弹从我眼前划过一瞬间,我看清了他的脸,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脸,胸前有个凹三角的标志。此时脑海里闪过无数张人影,老头、展厅四个男子、男警察、父亲、哥哥,他们都是我。我和那人倒下一刹,看到醉汉用没有拿枪的左手摘下那个被我火烧过的面具,面具后是空洞漆黑的一片,面具在快速变红,滴血,露出森森一笑…

“哎,还是上车吧–”梦源被艾云硬拖着上了车。

梦中惊醒 ,打字中…梦中梦到很多,但记不得那么多了,做梦跑得很累

艾云开着车,车开得飞快,飞快。她快速地打着方向盘,左转转右转转,许多辆车都被落在了后面。

“艾云你–”

没有回声,车依旧如飞。

梦源怎么能知道姑娘此时的心情呢?

艾云爱梦源,可是这份感情又不能爆发出来,她使着小性,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尽情地袒露着,表白着。

那飞快的车轮,不正表明艾云那跳动的心 在痛苦的回旋,回旋。

那左转右转的方向盘,不正表达了艾云那纯真少女的感情吗?

胸中的苦闷,心中的爱恋,全在这一刻表白着,抒发着。

艾云眼望着前方,车速依然一加再加,车简直要飞了。

“艾云,你疯了–”

梦源说着就夺艾云的方向盘,车吱的一声停了。

艾云呆呆地坐在座上,眼望着前面一个翠绿的山岗,一动不动,一动不动。

此时的艾云是苦是闷是悲是喜,她分不清分不清。

“艾云你–”

“梦源–”艾云叫了一声,趴在车盘上呜呜地哭了。

“艾云,艾云–”梦源叫着

艾云抬起了头,瞅着梦源。

“梦源,假如有一个姑娘喜欢你,你会怎么想?”

“你问这个干啥–?”

“我要问–”

“艾云,你也知道我爱伊萍,我为她痛苦,为她欢乐。可是她走了,走到,走到–”

梦源沉默了,艾云心里紧紧的,梦源心里没有她艾云,还是那个伊萍。她吁了口气心里绞痛绞痛的。

“梦源,前面再拐一个弯,就到你家了,我就不送你了–”

“奥–”

梦源下了车,“艾云,你就不到我那去了吗?”

“不去了–”

吱的一声,红轿车唰的一下子,一个漂亮的掉头,飞快地开跑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