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人中有几个是真心祝福我们的我不知道,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十八年的时光

来的人中有几个是真心祝福我们的我不知道,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十八年的时光

| 0 comments

摘要:
姐姐,爹爹去哪了?爹爹去找娘亲了。那他会回来吗?会的,一定会的。那娘亲会回来吗?会回来的。柒月的母亲是在冬月离开家的,柒月只知道当时睡梦中母亲模模糊糊的说,我答应了那户大户人家的,只要为

摘要:
她理了理刘海,柔顺的青丝垂下,遮住了双眼。李仙儿在她的怀里,将头深深埋住,此时已是进入了梦乡。我想,此时的她,却不免与当年她母亲一样,在母亲的怀里,做着无边的春梦。宁茹歉意的看向我,说:小家伙睡着了,

摘要:
(哪怕时间在某一刻停止,我还能回首我自己走过的路。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十八年的时光,坐在高三的教室里,疑惑的看着雾蒙蒙的黑板,几个男生在黑板上板书,数学老师在教室后面打量着黑板上的过程)(我低头

姐姐,爹爹去哪了?

她理了理刘海,柔顺的青丝垂下,遮住了双眼。李仙儿在她的怀里,将头深深埋住,此时已是进入了梦乡。我想,此时的她,却不免与当年她母亲一样,在母亲的怀里,做着无边的春梦。宁茹歉意的看向我,说:“小家伙睡着了,我先把她放到床上去。”她小心地抱起女儿,慢慢站起身,向里屋走去。她一走,我便有了遐想的空闲。虽则我出生于贫穷家庭,却有父母相伴左右,倒也美满快乐。与她相比,我不免有些沾沾自喜了。但我却又想到她那逝世的丈夫,是否感到些许无奈。他那喜欢文学的热情,那不畏贫困的信念,不禁深深地打动了我。但他只是个小人物,只是个平凡的人。那些在文学方面能有所成就的,能声名远扬的,莫不是稀世的天才。贫穷,固然能催人上进,可除了天才能在这困境中如火山般爆发自身潜在才能外,许许多多如我,如李元一般平凡的人,怕是要被现实压倒,湮没于穷困的疾风骤雨之中。读书人啊,百无一用,喜欢用那离奇的想象去构建一个完美的梦,却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实现它,最后庸庸碌碌的离开这个世界。难道我们赤裸着来到这个世界,却又要悄悄的离去吗?没有给这个世界留下什么,也没有改变这个世界哪怕丁点的东西,就得离开这个世界。许多年过去,谁能记起曾有过我来过这个世界呢?记起这个世界因我而有了些许不同呢?或许子孙后代能,他们的存在的一定意义就在于证明我曾在这个世界生存过。但就像微风吹过水面,只吹得皱了,却又在不久后平复下来,丝毫痕迹也没留下。许久的许久,岁月轮换,我也只成了一扑黄土,真正的从这个世界完全的消失了。某一天,清风吹过,带着我飘落在什么不为人知的地方;雨水淋过,席卷着进入滔滔的江水;而后,奔腾入海,沉入无底的深海,化作了淤泥,一生也就到此为止了。

(哪怕时间在某一刻停止,我还能回首我自己走过的路。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十八年的时光,坐在高三的教室里,疑惑的看着雾蒙蒙的黑板,几个男生在黑板上板书,数学老师在教室后面打量着黑板上的过程)

爹爹去找娘亲了。

我胡乱地思索着,没过多久,宁茹就走了出来,怀里抱着几个泛着枯黄色彩的笔记本。她坐下来,将笔记本递给了我,笑着说:“这是他写的东西。以前我是不识字的,但来到这里之后,受着他的影响,倒也识了不少字,陪着他,也读了不少书。”我接过笔记本,厚厚的硬纸封面,此时拿在手里却是沉甸甸的,摸上去非常的柔软。显然,它的主人日以继夜的抚摸它,已使它由原先的坚硬软化下来。翻开笔记本的扉页,上面写着工整圆润的几句话:“活着,便是随梦而生,随梦而息,哪怕庸庸碌碌,哪怕穷困潦倒,也不悔这苍白的一生。”我反复念着,心里想究竟需要何种精神,让他对这个世界看得如此之淡,竟像亘古的山峦,无动于风云的诱惑,孤苦地伫立在厚实的大地,承受这千百年来始终如一的风吹雨打,日晒雨淋呢?风来了不动,雨来了不躲,任河流穿过血脉,任青葱的藓苔布满全身。那么淡然,如此沉稳。

(我低头看着手上的电子表,显示秒的一栏在不停的闪烁着,不知不觉,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向我袭来,是一种发自心中的低吟,在这一刻,秒表定格在34这个数字上。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灰暗,一种麻木感袭来。我人生第一次感到时光停止的感觉,眼前的事物又在下一瞬间变成了彩色)

那他会回来吗?

在我看里面的内容时,她又开始讲了起来。“没过多久,我们就结婚了。婚礼就在这栋破旧的老房子里举行的。来的人很少,就是亲戚也没几个来。他们看不起他,认为他是个没用的人,知道他这一辈子也赚不了什么钱,也就连套个亲近都嫌麻烦了。来的人中有几个是真心祝福我们的我不知道,但他们脸上都带着欢愉的笑容,也就不去追究他们的心里是如何想的了。”

则良:“难道是我用脑过多了吗?”

会的,一定会的。

她笑了,很美丽,像一朵正值繁盛的玫瑰,雍容华贵;又像清幽的紫罗兰,落落大方,高贵美丽。她幸福极了,仅仅是回忆起他们一同生活的岁月,便让她如此的快乐。他们结婚一年,家里便添增了一员,那便是李仙儿。在这个贫困的家里,多一个人不免多一份烦愁,一份负担,一份责任。但同时,她的到来,也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使这甜蜜的生活,更显生机和有活力了。

黑板上已经没有人了,数学老师在门外和一个穿白衣服的中年男子在谈论什么。我看着黑板上的板书,歪七歪八的,这是理化班,本来就没几个写字还算不错的,我本身写字也不算好看。突然后背一阵发麻,我转过头去,是我的同学到户在喊我。我十八年的时光有五年和他一起度过,跟兄弟一样,虽然我话很少,但和他聊天确实是一件开心的事

那娘亲会回来吗?

“过了两年,本来他还想要个孩子,我也怀上过,但我知道家里的情况,实在难以承受一个孩子的降临,就拒绝了。我以前从不拒绝他,唯独在这件事上,我却不想退让。纵然心里也是无比期待能再有一个孩子,但我不忍让他在受罪。他是自由的,本来我和女儿的到来便给他架上了森森锁链,禁锢了他的思想,束缚了他的感知。他是一个善良的人,早先救我仅是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对我这孤苦之人的怜悯。后来与我结婚,多少是由于我的悲惨身世,使他难以拒绝。他的爱,给了我和女儿,肩负起养活我和女儿的责任,又得在自己的梦想之路上,艰难行走下去。他的身体,终是支撑不住了。去医院检查,是得了肺病。他一直瞒着我,不想我去为这些事烦恼,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只是,身体衰败,加上日夜操劳,他咳嗽得愈发厉害了。每次我看到他咳得面红耳赤,青筋暴胀,而后又脸色苍白地瘫坐在椅子上,贪婪地呼吸着空气的时候,不免有些心惊胆战。我害怕,总觉得他出了什么问题。可是他温柔的笑容,那无比清澈的眼神,将我所有的询问都敷衍了过去。”

到户:“你知道吗?我们马上就要去微机房去高考报名,半堂数学课就被充掉了。”

会回来的。

宁茹双肩微微颤抖,脸色也苍白无比。她双眼泛红:“我还是放心不下,一直在暗中观察。那天,一个天色晦暗的下午,阳光都隐匿在灰色云彩后面。风呼呼地吹个不停,卷起了许多枯黄的树叶,尘土也漫天的起舞。我抱着女儿在屋里,给她喂饭吃。这时,一个霹雳打来,”轰“的一声,将我吓了一跳。心似乎在那一瞬间停了下来,凉飕飕的。手也不受控制的抖动了一下,险些将碗摔落下去。我定了定神,长舒了一口气,不禁庆幸没有将碗掉落下去。”

是呀,昨天来之前,我还特意把身份证带过来。

柒月的母亲是在冬月离开家的,柒月只知道当时睡梦中母亲模模糊糊的说,我答应了那户大户人家的,只要为他们生下孩子,他们就会给家里一笔钱,现在正是冬天,小月和小辰还小,你难道准备让他们饿死吗?这是我手里的一点钱,你给他们买件新衣服吧,我走了,好好照顾孩子。孩子怕冷,模模糊糊的缩紧自己,又睡过去了。

则良:“我是无所谓呀,高考报名什么的,高三了很正常了”

柒生是一名书生,家里平时就靠为人写写信,以赚取生活费,现在正值战乱,民不聊生,难民四处流窜,谁还有功夫来写信,家里穷得揭不开锅。

数学老师回到教室,让我们排成两队到走廊集合,我跟着队伍走到了微机房,不知道是哪个班在我们前面报名的,已经在往回走了,一个女生站在走廊的昏暗处,不知道在等谁。

在冬月里,难得的是,柒月和柒晨今年居然穿上了新衣服,在新年的前两天,孩子实在想娘想得近了。迫不得已,柒生去了县城的大户人家找他们的娘亲去了。

我没有往前搭讪,在微机房门口开始穿鞋套,这时她突然开口了,声音里夹杂着害怕

这姑娘没气了,老爷,老爷,怎么办呢?

女孩:“我想找你说点事”

死了就死了,瞎嚷嚷什么?死了就扔到后山去,晦气!

她话还没有说完,我已经进了微机房,到户在前面给我留了个位置,用手指着我。

柒生刚走到卢家大门便听到一个老管家模样的人在吩咐家丁,哎,又死了一个,老爷肯定又作孽了,作孽啊!你们快把她送到后山埋了吧,阿弥陀佛!

我坐下打开了在黑板上写下的衔接

“你们口袋里装的是谁?是不是一个女子?是不是叫林慧?你们快告诉我啊?让我看看”说着不顾一切的掀开袋子。

到户:“那个女生好奇怪呀,对了,她好像跟你说了什么。”

果不其然,正是林慧。

这时我脑海突然回想起那句话“我想找你说点事”,是什么意思呀?

柒生看到脸色泛青,手上布满鞭痕的林慧,心里的一根弦当场就断了,:你们还我林慧,还我娘子!你们这群骗子,骗子!我要杀了你们!不行,我要告官去!我要报仇!……

我没有多想,我拿出身份证,把身份证号码输入进去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外面有个男子自称是林慧的相公,知道林慧死了,正要告官去。怎么办呢,老爷!

19943949…… 19943949……

什么!快拦住他,还不马上处理掉,混账,快去啊,死东西,回来给我收拾的干干净净。

则良:“还是不行吗,怎么可能显示不出来…”

是的,老爷,我们马上、就、去处理。

到户:“再输一次吧!”

你们,小声点,让他死得好点吧,就用绳子勒死吧。娘子,娘子,我的孩子,你们这群混蛋……

则良:“不行呀,我举手吧!”

柒生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死于这个冬日。柒生的身上还带有儿子舍不得吃留给母亲的烧饼。

一般出现了故障都要找电脑老师的,电脑老师试了几遍,没用,又帮我找了另外一台电脑试了一下,他摇了摇头

冬日里寒冬萧瑟,不足五岁两姐弟抱在一起互相取暖,她们俩已经连续三天没吃饭了。

老师:“你的身份证是假的呀!”

姐姐,爹爹会回来吗?

则良:“不可能呀!”

会的,会的……

老师拿到了登记簿找我的名字,又摇了摇头

那娘亲会回来吗?

老师:“你是哪个班的呀,高三所有的班都找不到你的名字。”

也会回来的,会回来的……

则良:“我找给你看……看,1号时地2号吴春雨三号……50好陈飞……”

姐姐,我好像看到娘亲了 、

我的名字呢?我应该在上面的呀,

姐姐,我好困,好饿……

则良:“班上的同学都知道我在这个班来着!”

我也好困,小晨 、我看到娘亲了,我还看到爹爹了,我们在一起吃饺子……

我四周扫视着,希望同学给我一个答复。

姐姐,爹爹真的会回来吗?

“不认识。” “这是谁呀?” “怎么到我们班来的?”

会的…………

昔日的同学,甚至是“战友”都好像不认识我一样,疑惑的打量着我。

姐姐,娘亲会回来吗?

不,着不是真的,今天这时怎么了,他们在骗我,对,有个人不会骗我

会的……

则良:“到户,你认识我吧,我一直和你在一个班上!”

姐姐,我要睡了,我好想睡

到户:“抱歉,虽然你叫出我的名字,我还是不认识你。”

爹爹,娘亲,你们等等我,等等我……

什么,我看着他们疑惑的表情,到底是怎么了,我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吗。头好痛呀,他们在说谎吗?我冲出了微机房,在走廊里看到了那之前的女生。

冬日的茅草房被风刮得只剩一堵墙了,在这个新年里,两姐弟穿着布衣在冬日里相拥成了一座雪人……

女生:“我想跟你说件事…现在有时间了吗?”

则良:“请便吧?”

女生:“我曾经看见过你。我想确认一下”

我打量着这个女孩,身材十分娇小,我没有见到过,我肯定不认识

则良:“抱歉,我不认识你…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很抱歉。”

女生:“是因为身份证无效,同学和老师都认不出你吧?”

我愣住了,她怎么会知道我的事,对了,我刚进微机房的时候,也是她要对我说什么,她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我下意识的冲了上去,抓住了她的肩膀,

则良:“快告诉我,快告诉我事情的一切,你一定知道!”

我几乎疯狂的摇着她的肩膀,她开始抽泣起来,我好像有点过火了,我不应该把气撒在我不认识的人身上。

则良:“对不起,把你弄疼了。”

接受我的道歉后,我本以为她会不哭了,没想到她哭得更厉害了

她的眼泪像泉水般涌出

女孩:“我也不知道一切发生了什么,我刚才在填报志愿时也没有成功,请来老师帮忙,试了几次都没有用,后来我发现这个学校根本就没有我的名字。”

则良:“那为什么来找我?”

女孩:“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记忆里有个人,他在哭泣,他在风中不停的哭泣,脸色苍白,我一眼就认出了你。你的名字–”则良“是吗?”

我吃惊的望着她,我在哭泣?她知道我的名字?

我又陷入了沉思,我们面临的处境是:没有人承认我们,他们一定在掩藏什么,我们把它找出来就行了。

则良:“我还是想确认一下!你去趟校长室,我去找班主任。”

于是,我和她分开,独自一人去了班主任办公室。

则良:“报告!”

没有人开门,班主任今天不在吗?我好奇的推开了门,没有老师在,班主任的座位上放着几本书,这本书—《抹杀在世界的证据》,我看了看封面的简介,

“自己的意识不是自己的意识?”

一身冷汗留了出来,自己的意识,难道我真的是…

“是谁呀?”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班主任已在我眼前。他还认识我吗?他知道到底发生什么吧?

班主任:“你不是我们班的同学吧?我好像在校里也没看到过你。”

突然又一阵失落感。

则良:“老师,我有一个问题。”

班主任:“你讲吧。”

则良:“也许你不相信,我是你班的学生,我叫则良。我在今天填报高考时身份证突然失效,然后我发现所有人都把我遗忘了。”

班主任:“虽然你的话难以置信,但我觉得你的事和一部小说的情节十分相似。”

则良:“是那本《抹杀在世界的证据》吗?”

班主任:“如你所知,我们虽然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却无法知道知道现在我们能感受到的一切是不是我们本人的意识。这本书里的玄机在,它把世界分成了

世界和妄想,也就是说,我们活在的世界不一定是真实的,人的感觉是由大脑来控制的,大脑给出的指令才是让我们认识这个世界的关键。所以,如果一个人

人被世界遗忘,就代表一个人在世界中转移了,到了一个真实或是虚假的世界。”

则良:“那么,我是在世界中穿梭了吗?”

版主任:“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如果你是来参观的,不要打扰学生正常的学习。”

我木讷的从办公室里出来,坐在楼梯上。

难道我是在做梦吗?我一直很在意老师说的话。我是在用大脑在欺骗自己吗?

“则良!”我转过头,是那个女生,

则良:“校长知道什么吗?”

女生:“他不知道。”

女生:“我拜托他查了一下在校生的名单,果然没有我们。”

则良:“果然还是被遗忘了吗?”

女生:“我发现了一个让我在意的地方。”

则良:“什么地方?”

女生:“校长说,在15年前,他也看到过和我们一样的情况。我打开了15年前的资料,当时在校里轰动一时的不明学生事件一男一女的照片上面是你和我!”

15年前?我在这儿?我不敢相信。

女生:“15年前,和现在的情况一样…我为什么记得你的名字!…我知道了!”

则良:“你知道什么了吗?”

女生:“15年前的时空和15年后的时空产生了混乱,而我却保留了当时的记忆,15年后,轮回又开始了。”

我是不能相信这种中二病的想法

教室里的学生们埋着头认真读书,一课又一课过去了,天暗了下来。我看到了学校里亮起的灯。

则良:“你打算怎么办呢?”

女生:“我们去小店打电话给家里吧!”

我们走在校园的天空下,天上的星星像无数盏明灯。我们像是在电视中手牵着手的情侣。

女生:“你喜欢夜晚的天空吗?”

则良:“我一直把夜空当做朋友看待,我从小就喜欢一个人在星空下追逐星星。”

女生:“你不是一个人在看夜空哟,这件事结束以后,我们肯定会一起追逐星星的。”

我看着她动人的脸庞,真希望一直看着她开心下去。

到小店之后,我站在店门口吹风。她进去打电话,过了一会儿,她便从小店里冲出来,往校外跑去,我一路追着她到了大街,一辆面包车直接把她撞飞了,

鲜红的血散落在大街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我走到她身旁把她抱起,我感受打她冰冷的体温和微弱的心跳。

则良:“为什么!为什么!…不是说好了一起去追逐星星吗?”

女生:“我一直很在意你,我的名字是事美,不要忘记我……”

我已感受不到她的体温,风吹拂过我的脸颊,我这时是在流泪…

其实15年前轰动一时的是一场车祸。

我在极度的悲伤中失去了意识

“你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这里是教室,我看着手中的表,是9点30分34秒…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