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明媚的早晨,已是凌晨二点

在一个明媚的早晨,已是凌晨二点

| 0 comments

摘要:
你想做一名“低调奢华有内涵”的文艺女青年吗?如果你的回答是“YES”,那么就请认真参考以下书籍吧!美食与小说,现代优雅生活的必备,可以想象到,在一个明媚的早晨,窗边透着的一米阳光落在安静坐在椅子的躯体上,

摘要:
学校还没放学呢。燕华就被老师就叫走了。不大一会,他回来了,收拾一下书包又走了。当时,我就想肯定是他爹从襄樊回来了。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这次也给我留几块好糖。燕华走了。下午放学路上就我一个人了。平时我俩

摘要:
他躺在床上,无法入睡。屋里静悄悄的,只听到身旁妻子均匀的鼾声。他翻了个身,望着窗外。外面的世界似乎也已睡去,只有路灯还亮着微弱的光,不远处的一家宾馆的霓虹灯还闪烁着光芒。他抬腕看了一眼手表,已是凌晨二

图片 1

学校还没放学呢。燕华就被老师就叫走了。不大一会,他回来了,收拾一下书包又走了。当时,我就想肯定是他爹从襄樊回来了。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这次也给我留几块好糖。

他躺在床上,无法入睡。屋里静悄悄的,只听到身旁妻子均匀的鼾声。他翻了个身,望着窗外。外面的世界似乎也已睡去,只有路灯还亮着微弱的光,不远处的一家宾馆的霓虹灯还闪烁着光芒。他抬腕看了一眼手表,已是凌晨二点。

你想做一名“低调奢华有内涵”的文艺女青年吗?如果你的回答是“YES”,那么就请认真参考以下书籍吧!美食与小说,现代优雅生活的必备,可以想象到,在一个明媚的早晨,窗边透着的一米阳光落在安静坐在椅子的躯体上,悠闲的你左手捧着小说集,右手正将美食轻放于舌尖上。书香美味,一切都在宁静的无言里。这样的你是不是很”高大上“!

燕华走了。下午放学路上就我一个人了。平时我俩会在东河坝那玩会。如果对谁有仇,就可以用偷来的粉笔在大坝上几句解气的话,大都是骂人的话。我俩大都在那玩上下滑。那里大坝很高,从上面滑下去很刺激,但也磨坏了不少裤子,也挨过不少母亲的打。可这阻挡不了,我们对大坝的兴趣。燕华不在,我一个人也没劲了,在那待了一会就回家了。

就在昨天上午,总经理把他叫到总经理室。

【文艺女青年の日常·美食】

燕华家就在村头,我回家要路过。我现在有点担心:如果正好碰见那家伙在吃糖,故意不理我,怎么办?那我和他友谊就真的掰了。我以后上学就没伴了。

总经理很客气地请他入座。

1.《一人食》

蔡雅妮 张爱球 / 江苏文艺出版社

“一个人吃饭啊……有点孤单。”“不知道吃什么,觉得怪怪的。”“那就随便吃点好了……”NO!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一个人,也要过得精致温暖!食物有超乎想象的治愈力量,它能填饱你的肚子,更能治愈你的孤独。不管有没有人陪你吃饭,愿你都能从一道精心准备的食物中,找到治愈自己的简单幸福。

我不敢往他家的方向看,低头踢着一个破方便袋,左一下右一下地往前走。过了小桥,我就听见有人在哭,好大的声。然后就跑上河提往哭的方向看,是燕华家。好多人。他家怎么了?我飞奔过去,然后在一堆人身边站定。我想听听是怎么回事。

他觉得有些纳闷,平时对他十分严厉,十分苛刻的总经理,怎会对他如此热情?他忐忑不安地坐了下来。

2.《我的马卡龙日记》

秋珈心 / 上海文化出版社

马卡龙要烘焙成功非常难,这是国内第一本详细介绍马卡龙甜点制作过程的书,其中传授了不少“制作秘笈”以及如何避免马卡龙做失败的小贴士。你可以按照此书中的方法,发挥无限奇思妙想,做出属于自己的风格的马卡龙。按季节分24种心情搭配专属颜色、形状,即使是烘焙小白,也可以制作出美妙的马卡龙小圆饼。

我还没等听明白,就被路过的母亲拽走了。我小声地问:妈,燕华家怎么了?母亲有点伤心,看看我说:燕芝不在了。我大叫一声说:不会吧?她咋啦了?母亲拽紧我说: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啥?我不说话了,过了一会,母亲又说:记住了,以后你去找燕华,不准进他们家,站在路上的大杨树下就中了。我疑惑地问:为啥啊?母亲说:成天到晚给你说个事,就是为啥啊?为啥啊?你不害怕就去吧。

总经理微笑着说,“你明天上午到财务室领八万元现金,送给监理公司的钱总。”

3.《日本味道》

[日] 北大路鲁山人 / 上海人民出版社

日本全才艺术家鲁山人历年来谈吃论食的文章集结。鲁山人曾创办会员制餐厅“美食俱乐部”“星冈茶寮”,开一代美食之风。主张“餐具是料理的衣服”,设立星冈窑,从事制陶。鲁山人主导的菜肴和陶器制作均不拘一格,恰如其人,独立特行,其料理美学影响了整个日本的饮食理念,直至今天。

自从母亲说了以后,我也不知道为啥就再没进过他们家院了。我和燕华渐渐地也疏远了,以至于后来他和他母亲一块去了襄樊,我都没去送他。

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把钱送给他?”

4.《深夜食堂美食特辑》

[日] 安倍夜郎 / 湖南文艺出版社

是根据日本超人气漫画《深夜食堂》为灵感,以其中美食为主题,并携手日本最畅销的大众美食杂志《dancyu》而精心策划的美食揭秘。红香肠、辣酱油炒荞麦面、奶油炖菜、奴仆豆腐……19道深夜食堂人气料理美味秘诀大公开。一次收录安倍夜郎插画、专业美食记者随笔、实做美食照片。友情提醒:此书深夜禁读!否则任何增磅,后果自负!

燕芝的事,是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知道的。其实,我和燕芝关系很好。她比我和燕华大了七八岁。但我比她大一个辈分,按规矩,她应该叫我小叔。不过,那时我只是一个小屁孩。啥叔不叔的,见面就像姐弟似的。我没有姐姐,所以那时候我也羡慕燕华有那么好的一个姐姐。

总经理把身子往椅子背上靠去,“是的。我们有几个项目就要完工了,钱总那里总得摆平吧。明天我要去参加一个小区移交会议,抽不出身。你去一趟钱总那里,把这事给办了,就说是我对他表示一下心意。”

5.《入味》

左壮 /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以知识性随笔为表达方式,从一个异文化学者的视角,深入世界各地华人日常生活内部,描绘了世界各个社会群体与阶层之间的饮食文化万象:从青海到上海,加拿大洛基山到内蒙大草原,从古罗马到今日纽约,从西雅图富豪到贵州山区平民百姓,从中国传奇“杂碎”到哥本哈根迷幻“野间”……融人性、自然、厨艺为一体,思维开阔,信手拈来,冷峻犀利,堪称世界美食学的拓荒之作,美食文化书里的巅峰之作。

燕芝,人很好。会织毛衣,也会缝衣服,也会做饭。燕华和他妈身上穿的毛衣和毛裤,包括燕华戴的手套围脖都是她织的。她做饭也好,做的水馍和馅饼,让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呢。燕芝很早就不上学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记得我曾问过她,她说脑子太笨,学啥都记不住。考试每次都不及格。不过,看她给燕华做的书包上绣的图案,我一嘴儿认定她在骗人。

他郑重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一定把钱送到钱总那里。”

【文艺女青年の日常·小说】

燕芝,人也好看。尽管那时候女孩子的衣服除了红就是绿,但她穿起自己做的衣服就是好看。她喜欢用块手帕系着她那长长的头发。坐在她家的葡萄架下绣这个织那个,样子很好看。有时候,去她家做作业,我会禁不住被她坐相呆住了,看上一阵子。每次都是被燕华发现,告诉她,我在偷看她。她每次都是笑嘻嘻的,有时候会搬着板凳过来,坐在我的身边。

总经理拿起手机,拨通了钱总的电话,“钱总啊,是我。明天在公司吗?好的。我们办公室主任到你这里来一趟。几个楼盘的事向你讨教讨教……哪里哪里,就这样说定了。”说完就挂了手机。

6.《我心中的美好世界》

[日] 有川浩 / 湖南文艺出版社

副题:一只猫的旅行报告。一个频繁搬家的Loser和一只四处流浪的野猫,搭档在一起走过人生最后一段旅程。“仅仅是遇见你,便我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猫。从最初的相遇,到最后的旅程,与你度过的每一分钟,见过的每一件事物,都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猫的内心独白,其实是每一个女文青的内心独白,只是这个“你”遇不遇得到,是个问题。

燕芝怎么不在了?还是那天放学去河滩玩,听外村一个放羊的老奶奶讲的。她说,那天燕芝去弯河坡那边割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进了那片土坑。老奶奶说的那个土坑,我早听说过,土坑里好像埋了一个喝农药死的女的。也不知道是哪村的。反正那地是荒地,没人管,就埋那了。她被埋那以后,路过几个女的,都被她祸害喝农药死了。所以没有人敢再走那里。有一家人曾把她的墓扒了,骨头渣子晾晒了好几天,可还是没有用。听夜里路过那里的男的说,有时候,会看见她在坟头,哭哭笑笑,笑笑哭哭,很吓人。胆小的,一般都会尿裤子。不过,打我记事开始,好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啊。但我是没去过那里,主要是离村有点远。

“你明天一早就过去,他在公司等你。”

7.《猫的国度》

[日]朱川湊人 /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6岁的香坂志郎曾有过一段不堪的家庭往事,他在心中暗暗发誓,定要组建一个真正幸福美满的家庭。为了与深爱的恋人结婚,他租下新屋,买了车,向恋人的父母提亲,幸福生活即将开始。然而几日后,他便注意到,在新屋前那片空地上聚集着的猫群,在一只巨大的白猫统领下,建立了猫的王国。“千万别靠近白色的猫。”在很久之后,志郎才想起房东曾经这样对他说过……

老奶奶说,燕芝是去弯河坡割草。那里草肥啊。我们也常去,可那离土坑远着呢。不过,听燕芝她妈说,燕芝有几次回来总说,有人老想把往西边引。她妈当时没在意,说这么大闺女了,啥事都往外说。既然有人引你,你看清是谁了嘛?燕芝说根本没人。她妈就生气地说,你这孩子脑子有毛病吧。成天胡说啥。燕芝就不吱声了,回屋去睡觉了。
燕芝妈说,是她大意了。弯河坡往西是啥?不就是土坑嘛?她当时没想那么多。

他进这家房地产公司已有半年,头衔是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来的时候,总经理答应他三个月后转正,转正后的月薪升到五千元。可是,到现在,他还是没有转正,还是拿刚进公司时的工资。应该说总经理不是个健忘的人,难道故意赖他这几个钱?或许认为他的工作不胜任,就拖着不让他转正?可是,让他经手这么大一笔款子,说明总经理还是信任他的。那么,为何不让他转正呢?想到这里,他不禁苦涩地摇了摇头。

8.《夏天》 《温暖的南极》

蒋一谈 / 中信出版社

蒋一谈最新推出的两部短篇小说自选集,分别收录了其作品中所有发生在夏天、冬天的故事。通过芸芸众生的喜乐哀愁,展现当代国人内心虚无、紧张的精神状态,荒谬、孤独的生存情境,使读者在怅惘小人物命运的同时,又看到人的温情与意志,这是蒋一谈小说的张力所在。厚重犀利、贴近时代的主题,加上简约纯净、举重若轻的文字,使这2本自选集独具魅力。(好书推荐尽在:www.xiaoshuozhu.com)

老奶奶接着说,按她妈的话来说,那燕芝肯定被引去过。只是没有一次祸害死,要她回家跟家里人告别。到了那个时候,她不去就不行,那个喝药鬼已经上身了。为啥她家农药瓶藏那么严实,她都能找到,还拿到弯河坡去喝。那就是那鬼引导的她。在那喝药,等人发现命早没了。

八万元钱!如果按照现在的月薪算,他得干上二年才挣得到。他去过三四家公司,干得也很卖力,但年薪只有三四万,那只是养家糊口的钱。如今,他的手头还是空空如也。混了这么多年,混到了孩子已经上高中的年龄,还是一事无成。要是他有一大笔钱就好了。他的脑子立马现出了一叠叠崭新的钞票。

9.《奇山飘香》

[美]罗伯特·奥伦·巴特勒 /上海文艺出版社

美国著名小说家罗伯特•奥伦•巴特勒最著名的作品,出版于1992年,翌年荣获普利策小说奖。评委会称赞他用全新的视角,通过个体在两种文化冲突对抗中的挣扎来体现越南和美国的文化差异,将越战文学提升至一个新的高度。书中作者用第一人称,融合越南民间传说、可怕难忘的战争记忆、美国流行文化和家庭冲突,讲述了越战后移居美国南方的越南侨民这一独特人群的生活。

我听的心惊胆战。按老奶奶话说,那时候我也常去她家啊,怎么没听她家人谁说过。就出事那天早上,燕华还说她姐早上做了水馍,让他还给带两张呢。我纳闷怎么好好一个人说没就没了。不过,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燕芝在河边洗澡,隔着芦苇丛,隐隐约约,不是那么清晰。我看见她身上有几道很深的裂痕,尤其是脖子里那道。我想走过去问她,她却披上衣服走了。

想着想着,不觉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2013-11-12 北京

一大早,他就去了公司。

当他去财务室时,瞅一眼隔壁的总经理室,那间房紧紧地闭着门。

他问小出纳,“昨天总经理让我来领八万元钱,你知道吗?”

小出纳甜甜地说,“知道。总经理昨天和我说了。你现在就领去吗?”

他点点头。写好领条,就把钱领了。

他揣上八万元钱,快步回到他的办公室,把门关紧了。来到桌边,又把钱分为二叠,一叠是二万元,一叠是六万元,小心翼翼地用报纸包好,装入他的公文包,然后走出办公室。

当他关上门时,不禁又瞅了一眼总经理的办公室。那门还是紧紧地关着。

打上的,他径直到了钱总的公司。

钱总看到他,好像是见到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连忙让茶敬烟。

“昨天你们老总和我联系了,不就是那几个楼盘的事吗,还劳你大驾跑一趟。”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噢,是这么回事,本来我们总经理想亲自来拜访您的,可是他今天有个会议,走不开,就让我来了。”

钱总随口说道,“他来你来不都是一样吗?”

他摆弄着公文包,说道,“您也知道,我们公司有几个楼盘马上就要开盘了,总经理的意思就是……”

钱总“哈哈”一笑,“我们都是老客户了,这些事我拎得清。质量问题我们把得很严,请你们总经理放一百个心。”

他应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还,还有一件事,就是……”

钱总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他拉开公文包,双手不禁一阵颤抖。他极力控制住自己,不想让钱总看出他窘迫的样子。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他毅然从公文包里掏出那叠二万元钱,放在钱总面前。

钱总脸上的笑容没了,“你,你这是……?”

“这是我们总经理的一点心意。这么多年过来了,我们之间合作得很愉快。这点小意思,您一定要笑纳啊。”

钱总豁然一笑,“是你总经理的意思?这个老兄,还跟我来这一套。”

他现出一副很诚恳的样子,“钱总,这点小意思您千万别推辞,要不,我不好在总经理那里交差。”

钱总拿起那叠钱,掂了掂份量,说道,“又不是外人,还这么客气。”接着又拆开信封,粗粗地数一下,“噢,二万元,我就收下了。回去谢谢你们老总。忙完这阵子,我请他吃饭,把这二万元化了,就算他请我的。”

走出钱总的公司,他的心总算放下了。如果钱总不收的话,总经理还以为他办事不力,更何况,他的外快也没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连忙把门关紧。

他靠在椅子上,望着鼓襄襄的公文包,为自己刚才下定决心,留下六万元钱而暗暗庆幸。六万元,得来也是很容易的!

他点燃一支烟,狠狠地吸了几口。

时间一长,这事肯定会露馅。钱总一定会向总经理说起此事,到时候总经理就会知道有一笔大款子落到了他的腰包。

可见,这个公司不是久留之地,但不能马上就走。过三四天写个辞职书,以公司没有兑现当初的诺言为由,辞职不干,一走了事。

等他走了以后,总经理就是知道了此事,向他追钱,为时已晚了。到那时,他便一口咬定把八万元都给了钱总。这事谁还说得清楚?总经理手头上又没有他拿了六万元的证据,能奈他如何?他料定总经理不会把这事张扬出去,毕竟是他向监理公司行贿,说出去岂不惹火烧身?总经理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只是奉总经理之命行事。什么行贿受贿,与他何干?

第二天,他按时到了公司。他倒了一杯茶,点燃了一支烟。

他拉开办公桌的抽屉,那叠厚厚的钞票静静地躺在里面。

“嘀呤呤”,桌上的电话响了。

他拿起电话机,是总经理命令似的声音,“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放下电话,他不禁有些脚软。

他对自己说,一定要稳住,而且,和总经理说话的时候,一定要像平常那样,千万不能慌张,不能让总经理看出半点破绽。

他像往常一样,走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口,轻轻地叩了二下门。

“进来。”

听到总经理的话,他便轻手轻脚地进去了。

总经理没那么客气了,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他咳了一声,说道,“总经理,昨天我去过钱总那里。您让我办的事都办妥了。”

总经理反问道,“都办妥了?”

他忙应道,“是,办妥了。”

总经理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说道,“把剩下的六万元交出来。”

总经理的声音不重,但对他而言,犹如晴天劈雷。他的脑子“轰”的一声响,血液直往脑门冲。

“总经理,什么六万元钱?”

总经理冷笑一声,“你以为你做的事我不知道。”

“总经理,您说的话我不明白。”

“一定要让我点破?”

他的口气有点硬了,“总经理,既然你不信任我,我在公司还有什么意思?我不干了。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总经理的眼神似乎能看透他的内心,说,“我不会冤枉你的。你只给了钱总二万元,剩下的六万元哪里去了?”

“八万元我都给了钱总。不信,你可以把钱总叫来,我和他当面对质。”

总经理又是一声冷笑,“对质,有必要吗?老实告诉你吧,昨天你给钱总多少钱都是有证据的。今天你交出钱来,我们是好聚好散,如果你今天不交出钱来,明天检察院的人就会找你。你喜欢哪一种方式了结此事,随你便。”

他猛然想起,昨天钱总当着他的面,把那包装着二万元现金的信封拆了封,还数了数钱,并且连说是二万元。莫非他在钱总办公室里所讲的话都被录了音?难道这都是总经理和钱总设的圈套让他钻?他不敢往后想了。他的脑子一片混乱,不知道是怎样走到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口的。

“顺便说一下,你今天把六万元交出来后,就不用再来上班了。”

他快要走出总经理办公室时,身后传来一句冷冰冰的话。

2011-11于宁波

刊于2012年09月10日新华网副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