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了头,请放心购买

打破了头,请放心购买

| 0 comments

摘要:
都说老斑不是个正经人。我也感觉到了。那天中午,天下着雨加雪,还刮着大北风。那个冷,能把人的鼻子冻掉。我在食堂门口遇见他,他还是那样:破棉袄,破棉裤,破大头鞋,一脸的白斑,大块大块的。冷不丁还以为他是白

摘要:
一:那一年,我是做梦的破茧小蝶那年冬天雪下的出奇的大,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不过这不重要,那年我打开了自己的人生,和他一起。我们是在破庙里相识的,为了一碗凉透的粥,打破了头。我们是命运的弃儿

摘要: 《和你喜欢的一切在一起》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
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请放心购买: 都会经 …

都说老斑不是个正经人。我也感觉到了。那天中午,天下着雨加雪,还刮着大北风。那个冷,能把人的鼻子冻掉。我在食堂门口遇见他,他还是那样:破棉袄,破棉裤,破大头鞋,一脸的白斑,大块大块的。冷不丁还以为他是白种人。不过他的白,有点让让看着不爽。一般我不理他,因为看着他,心里就膈应。我和他基本没说过话。他吃饭在屋里,我就去外面的饭棚下。

一:那一年,我是做梦的破茧小蝶

图片 1

他是镇营业所的会计,但总是一副窝囊的打扮。按道理说,他们所不错,奖金也每个月都有。可他说他没有奖金,工资太低,孩子太多,钱不够花。谁知道他的话真假,在他们食堂吃饭,他们所里的人从不讨论有关钱和个人的问题。所以大伙都说你们所人的嘴和你们的保险柜一样,保密还带密码。

那年冬天雪下的出奇的大,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不过这不重要,那年我打开了自己的人生,和他一起。

《和你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 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请放心购买:

都会经历迷茫,都会偶尔失去方向,都会刻骨铭心爱上一个错误的人!悦读纪!

《和你喜欢的一切在一起》:这是一本温暖人心的治愈系散文集。由26位微博、豆瓣、人人网以及“一个”APP超人气作者联袂呈现,聚焦当下年轻人的心灵世界。韩寒说: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养活自己,养活家人。生活不是攀爬高山,也不是深潜海沟,它只是在一张标配的床上睡出你的身形。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和自己喜欢的一切在一起。三毛说,生活不求深刻,但求简单。人生路上,我们都会经历迷茫,都会偶尔失去方向,都会刻骨铭心爱上一个错误的人,但你要相信,天空会放晴的,我们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请追随我心,和你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编辑推荐
都会经历迷茫,都会偶尔失去方向,都会刻骨铭心爱上一个错误的人!但你要相信,天空会放晴的,我们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26位微博、豆瓣、人人网、APP超人气作者,献给那些笑过哭过的青春。1.特立独行的猫、小岩井、金国栋、水格……26位微博、豆瓣、人人网、APP超人气作者,献给那些笑过哭过的青春。2.都会经历迷茫,都会偶尔失去方向,都会刻骨铭心爱上一个错误的人!3.但你要相信,天空会放晴的,我们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4.所收录的部分文章或在豆瓣深受关注,或火爆微信朋友圈,或被清华南都等微博大号转发,极具人气,传播度广。5.作者均为80后、90后,真诚分享他们眼中关于青春、关于生活、关于梦想的真实状态,不造作,不矫情。作者简介
特立独行的猫:豆瓣红人、畅销书作家,著有《不要让未来的你,讨厌现在的自己》等。小岩井:小岩井,豆瓣红人,情感专家。金国栋:职业编剧、作家。代表作有《爱的创可贴》《杉杉来了》。水格:80后代表作家之一。代表作有《你总会路过这个世界的美好》等。……26位微博、豆瓣、人人网、APP超人气作者,献给那些笑过哭过的青春。

镇上好几家单位,几乎都有食堂。其中比较好的有两家。一个是镇政府食堂,一个是营业所食堂。但两个比较起来,营业所的食堂最好,伙食比较高,标准最高。我们一般都是大锅饭大锅菜。可老斑中午和下午总要单独炒个菜,不是猪头肉,就是牛肚。我看着就眼馋。吃不起。太贵了。一盘十几块钱呢。

我们是在破庙里相识的,为了一碗凉透的粥,打破了头。

在食堂的门厅里,老斑拦住了我,一脸严肃地说:瘦子,你爹说了。中午我要遇见你,告诉你家里有事,让你今天回家一趟。我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不住打身上的雪,因为再不打就化了。见我没吭声,他过来就拉住我的胳膊说:这孩子,你不信大叔的话。真的。你爹上午就回家了。我还是没吱声,抬头又看了他一眼。心里在琢磨,一般要有什么事,老爹都是去学校告诉我,干啥让他传话。再说,按我的印象来说,他和我老爹关系很一般,就是见面说句话,没啥交情。可看他那直勾勾的眼神,我觉得有几分真,但心里就是怀疑。见我要跑,他又补了一句话,说:可能家里有人给你说对象。让你回家相亲。他说这话,我就更犯疑了。

我们是命运的弃儿,连年的征战让我们失去了原本安静宁和的家。我们成了孤儿,小偷,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

急匆匆吃完饭,我就走了,主要是作业太多。雨雪更大了,风也更大了。几乎不背身走,人就喘不过气来。我到教室的时候,棉鞋和裤腿基本都湿了,还好班主任把他家的煤炉搬来了,我烤了半天。烤火的时候,我就想老斑的话,可能前几句是真的,后一句话是假的。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上次胖叔骗我的事情。胖叔是开百货铺的。那天老爹来了一个领导,中午吃饭非让我也去。我就去了。吃到中途,领导说你们这镇也太落后了吧!老爹说落后啥?你又不是第一次来。领导笑了,说这么好一个餐馆,连片餐巾纸都没有。其实那时候,老爹也不知道啥是餐巾纸,就知道是擦嘴的。老爹的一个同事就说:哎哟,你看看,忘了。有啊。我们这么大的镇子啥没有。说完,拍着我的头说:大侄子,去隔壁你胖叔那拿一包去。我就去了。我说:拿包餐巾纸。胖叔就拿了一包给我了,我也没有看。我就回去了。老爹呢,也没看。打开抽出一片就递过去了。正好饭店女老板就进来了,一看,就笑起来了。老爹当时也愣住了。女老板弯身小声地给我身边的叔叔说:这不是餐巾纸,是女人用的。那个叔叔的脸腾一下就红了,因为他看见领导正拿着那块纸纳闷呢。我也好难堪,一个初一的学生不认识包装袋上面的那三个字。我没言语,站起来就去找胖叔。我问胖叔:刚才你给我的是啥?他低头不说话,憋不住地笑。可能当时他以为就老爹他所里那几个人吧,故意想整他们一把。我见他不说话,就火了,一把过去把他柜台上的货全推地上了。他知道事情大了,使劲地给我赔不是。我不领情,说晚了。要不是老斑在那,我估计会到后台后面砸他的酒。

在即将熄灭的篝火旁,我们谈论着对将来的憧憬`,我说将来我一定要做将军,消灭一切欺负我的人,把坏人统统杀光……他不语,很认真的听着。其实那时我很激动,说了好多,直到一阵冷风吹来,才吹灭了我的幻想。我问他,你要做什么。他沉默了好久,我只希望天下太平吧,最终他这么说了一句,这样大家都能过好了。

一下午的课,我一直走神,一直在寻思老斑的话。最后决定还是回家一趟吧。我家离镇子有六公里路程。搁以往我步行两个小时就到家了。可那天晚上风雪雨交加,我从下午六点一直走到夜里十一点,到家身上全湿透了。被北风吹的一面,衣服都结冰了。母亲心疼坏了,赶紧给我换衣服搬煤炉,然后去厨房做汤面。母亲没有问我:为啥这个时候回来了?我把所有的屋走了个遍,根本没发现老爹的身影。我知道我上当了。那一晚,母亲一直在我身边,啥时候睡着的,我都不知道

外面雪越来越大,渐渐看不见了破庙了的两个单薄身影,却埋没不了两个怀揣梦想的微光。

.老爹知道后,气都不打一处来,棉袄都没顾得穿,出门就去营业所找老斑了。虽说两个单位隔了两道墙,但我依稀听见大声吵骂的声音。

二:那一年,我是追梦的彩凤蝶

从那后,我就再也没在食堂见过老斑。我心中的气也渐渐消了许多。再一次看到他时,我要初中毕业了。春天来了,马上要中考了。班主任天天找我,让我看远些,别为了眼前考什么师范。还是读高中考大学吧。我当时在犹豫,因为我要考师范肯定没问题。就是当时县高中还给我发了免试通知书,不参加中考直接读高中。老爹对我的选择不干预,就说一句话:你选什么,我都全力支持,就算是砸锅卖铁。我知道私下班主任也找过老爹好多次了,他当时应该和我一样举棋不定。

那年,我们是一起去参军的,不过被分在了不同的部队,然后就失去了联系。

由于这个纠结,许多事情我也都淡化了。也巧,那天我去镇上的理发店理发,在半路遇见了老斑。还是那副模样,只是精气神不如先前了。看见他,我就想起了两年前的事。真想过去骂他几句。可我走过去,他没一点反应,瞟了我一眼,继续和几个人窃窃私语。我装作买甘蔗,就顺势在他身后蹲下。

我是从小兵爬起来的,历经数百战争,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最终我活到了最高峰。我的战旗是人神共俱,我的军队是攻无不克,我的刀,俨然已经在这硝烟弥漫的焦土上成了死神。

老斑说:也不知道咋回事?这一年多我一睡办公室,总觉得有个女的躺在我身边。有几次都把我吓得半夜骑车回家住了。有一个人半开玩笑地说:老斑,你是不是想女人了?你不是有俩相好的嘛?老斑说:说正经的,别胡咧咧。有个留着胡须的人说:看你的印堂,是发黑。八成是遇见鬼了。那人抽一口烟,吐了一口吐沫,接着说,你满脸无光,一身晦气。说这话,你别生气。既然找到我,我不能坑你,有啥说啥。老斑说:生啥气,你说的都对。我自己有感觉。开始我也以为是我胡思乱想了,可一年多了,一住这里,甭管啥时候,都觉得有人躺我身边。看的真真的,就是一开灯,什么也没有。留胡须的人一脸木讷,捋了一下胡子,说:我信你说的。听你刚开始说的,她昨晚是托梦给你了。可能也是最后的忍让你了。老斑一脸哭丧,说:那咋办?有啥破解的法没?那人说:这个我还在考虑。我要先摸清她什么来路。老斑不说话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个人。几个人沉默了好久,谁也没说话。过一会,那人捋了几下胡须,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对着老斑说:这样吧。晚上你去我家一趟。这里人多嘴杂不好说。

那年冬天,照样飘着雪,我带着部队回到了我的国,我的国君不是明君,不过那又如何呢。他在城外迎接我,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他是不是还期望着我给他带去无数的财宝,美女。可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带去。我看到了他的诧异,甚至是一丝的愤怒。其实我还是带了点东西给他的,我的刀,染上了无数英豪鲜血的刀,当然也染上了无数无辜的血,战争的残酷,就是在无数鲜血上染出自己的雄途霸业。我的国君他不懂,只知道享受,所以他必须死。我最终结束了他的生命,反正我的刀已经被染红了,多一个也无所谓了。我是看着他倒在了雪地里的。我好奇,他的血和别人也是一样的,都是滚烫的鲜红,为什么他可以做君王?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还以为是老斑内疚,故意躲我呢。不过,看表情他说的事不是假的。他的办公室就是大门口西边第一间屋子。我除了周末,几乎一天路过三次。我刚来镇上的那年冬天,他因在门口倒了一盆洗脸水,差点没路过的王毛摔死。王毛六十多了,那一摔,在医院整待了半年。老斑赔了一千多块钱的医药费,人家还不乐意呢,要不是派出所出面,王毛就躺在他办公室不走了。我就从那开始认识老斑的。不过,只知道有这么个人,不了解。老爹所的人曾私下说过他人不咋的。具体怎么不咋的?我也不清楚。

于是我拿走了他的一切,他的财宝,他的美女,他的国家。

转眼五月了。天开始热了。那天早上我去吃饭,正好碰见骑车来上班的老斑。我当时就惊讶,这个人好瘦啊,要不是他那大白斑脸,我几乎就认不出来他了。食堂里开始有人议论他了。有的说老斑得了什么病。有人说老斑遇见鬼了。这事情一传开,事情好像就有点大了。院里住的人心里也开始起毛了。又过了一个月,食堂的伙计说:老斑已经卧床不起了。他说这话不要紧,吃饭的人听当真了。只是吃饭的人越来越少了。那时候,老爹也说:我们开小伙,不去食堂吃了。

那一年冬天,我站在了人生的最高端,但是他呢,会不会已经淹没在了战乱之中,儿时的“妄言”如今已经变成了现实,儿时那单薄的身影,如今已凌驾于万人之上!

食堂停业了。那天我放学回来,食堂的师傅正坐在老爹的办公室算账呢。一边算一边说:大侄子也快初中毕业了,也该去县城了。我呢,也不干了。钱,都结了吧。毛儿八分就算了,多年的交情,我也没办法。我顾了俩伙计呢。老爹说:结账是应该的,你就是不来,我等闲了也会去找你。你也不容易,起早贪黑的。

三:那一年,我是圆梦的女神蝶

不去食堂吃饭,我也就抄小路上下学了,基本上不经过营业所门口。尽管离那很近,但那时候心里的事太多了,也没在意那里发生了什么。师傅说:老斑上月底死了。听说死的很惨。半夜家人推他去茅房,一头扎进茅坑死了。老爹说:这个听说。老爹继续计算单子。师傅接着说,这月初,我们所门面房全扒了。挖地基的时候,在老斑办公室那个位置挖出一副棺材,好好的,打开一看,就剩几个大骨头,其他的什么也没有。看泥里那几个首饰,八成是个女的。老爹停住了,说:听说派出所去追查棺材里的东西了,找到没?师傅说:找到什么,那几个工人早跑了。老爹说:你说也邪气。第二天我也去看了那棺材的位置正是老斑搁床的地方。师傅有点害怕,说:不说这个了。咱赶紧算账。别耽误你工作。

其实我还是很有治国天赋的,战后的重建井然有序的进行着。但是渐渐地我就烦了,每天都有那么多事要做,我没有时间去挥霍我的财富,我甚至没有了自由。我真的很想他,想着当年一起偷窃的日子,想着一起被追打,一起捉弄那些呆呆的店老板的日子。

2013-11-13 北京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自暴自弃的,我告诉自己不要做一个明君,这样只会让那些大臣欺负,让天下人欺负。于是我开始昏庸。

我告诉自己,这是我的江山,于是我大肆玩乐,游遍江山上下,将国政抛于脑后。

我告诉自己,这是我的臣民,于是我任意杀戮,只要有一点不开心就大开杀戒,真正让他们明白了,伴君如伴虎。

我告诉自己,这是我的财富,于是我拼命搜刮,只要我看上的就是我的!

那时候,我告诉自己,我就是一切。

四:那一年,我是燃梦的霸王蝶

那年冬天,我第一次听说民间有了兵变,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我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其实我知道兵变时,已经很严重了,那群可恶的大臣居然欺瞒于我,始终没有对我说。

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暴政是叛乱的起因。但那又怎样,我还会是战无不胜的神!

我派兵镇压,可是兵变却越来越大,甚至连京城都出现了叛军。

于是我开始考虑要不要重披战甲了,我真的还没有老,部队所过之处,依旧是战无不胜,但人们的眼神变了,不再是的欣喜,而是杀戮带来的恐惧。我忽然很害怕,害怕失去我的一切,害怕失去我的臣民,我的江山,甚至可能是生命。

我开始疯狂的反扑起义军,我要赢,不能输!我不断的杀戮,敌人,百姓。虽然我知道很多人的无辜,但我停不下来。我不能输!

那一年,我第一次感到了疲惫,我好像一下子老了,但是我还是我,还是这世界的王。

五:那一年,我是破梦的枯叶蝶

我打了很多胜仗,但不知为何,叛军越来越多。终于,踏碎那岁末最后一朵梅花,我看到了敌人的主力,我应该笑么,消灭了他们,我的国家就太平了。不,其实我是愤怒的,是他们破坏了我美好的生活!

那几天在下雪的,将士们的士气也不高,他们本来应该在家过年的。我跟他们说,等打赢了,就可以回家了。

战争打的很激烈,我的将士们随我拼杀了三天,连我自己都觉得累了。可是,那群叛贼居然还是个个如狼似虎的扑杀过来,是什么在支撑他们,我不懂。唯一明白的是,我第一次感到了害怕,由衷的害怕。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胜算了。

那天晚上,我人生第一次逃跑了,抛下了我的将士,抛下了信任我的人对我的期望。那晚的雪出奇的大,我的马儿跑的很艰难,但我不能让它停,我要回家,回那个温暖的王宫,虽然我都不知道那地方算不算是家。

其实我差点就逃掉了,在峡谷口,我见到了他和他的部队。我真的一眼就认出了他,即使是数十年的光景。马儿终于累到了,我站在雪地里,看着他,真的很想哭,我问他:为什么。他还是像当年一样的沉默。最终只是说了句,我只希望天下太平而已。我知道,是我没有做到。那时我觉得自己像极了枯叶,但我还是挣扎了。这时我第二次和他动手,第一次是在破庙里为了一碗粥。

那一刹,他的刀就在我面前,他是可以杀了我的,但是他的刀停了,于是他败了,被我用刀架住了脖子。我不想这样的,真的不想。我的人生只有和他一起的时候是美好的!但是也许是我变了,变得胆小,怕死,很怕很怕死。我跟他说让他的手下离开,他依旧沉默,久久说了一句:不能的。

难道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吗!我几乎吼出来了。我听到了他的眼泪落在刀面上的声音。我知道我已经没有机会了,一错再错,我已经不能被原谅了。我不知道我的刀架了他多久,只知道待他泪干,我的生命也到了尽头。我告诉自己,就算我死,也不伤他一丝,这也许是我最后能做的事吧。但是我错了,在他用刀抹过自己的脖颈时,我知道一切都晚了,我这才看到了生命的脆弱,锋面一碰即碎的细腻。我看到鲜红鲜红的血流过冰冷冰冷的刀面,在洁白洁白的雪地上绽开了一朵朵的红莲。

我不知道我是我怎么活下来的,他的士兵就这样离开了。我觉的好冷好冷,不是身体,而是心。他在用生命让我回头,我这才明白原来他从来没有责怪过于我。

那一刻,雪下的好大好大。

六:那一年,我是创梦的小虫

以后,我不止为自己而活。

我明白了,我从来就不是高高在上的蝴蝶,世界太大,而我只是渺小。我回到了我的国,我要做的事太多,我又回到了没要自由的日子,不断的工作,不断的弥补。

其实我还是很快乐的,看着自己的子民不断的富足,何尝不是一种享受呢。

今年冬天的雪,下的很是暖和,你看到了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