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死亡也就真正成了令人恐惧的存在,董事长急

而死亡也就真正成了令人恐惧的存在,董事长急

| 0 comments

摘要: 爱情雨作者
北国红豆梦源就这样在痴呆中生活,痛苦中生活,满怀热情地工作,满怀信心地工作。他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要不还让梦源做什么呢?伊萍走了,艾云走了。这铮铮汉子那心灵的巨创再也弥补不了了,

摘要:
迟疑之时,从遥远未知的天宇传来隐约的牵引,将我慢慢地抽离这从未离开过的世界。慢慢地飘上了数百米的空中,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了飞翔的感觉,第一次体会到鸟儿翱翔的快乐。太轻盈了,这全无压力的感觉,所有的情感都

摘要:
在江淮平原的最西北处,有一个偏僻的小村庄,这里的人民世世代代的生活着,他们唯一依靠的就是五亩农田,年复一年的耕种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似乎与世隔绝着,他们依然固守着传统的儿孙满堂、多子多孙也多福的思想,

爱情雨作者
北国红豆梦源就这样在痴呆中生活,痛苦中生活,满怀热情地工作,满怀信心地工作。他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要不还让梦源做什么呢?伊萍走了,艾云走了。这铮铮汉子那心灵的巨创再也弥补不了了,对伊萍的痴,对伊萍的恋;对艾云的痛,对艾云的悔,常常使他彻夜难眠,泪洒枕畔。梦源病了,常常恍恍惚惚,一会儿是伊萍来了,一会儿是艾云来了。他发起了高烧,一连几天说着梦话。老刘急,吴妈妈急,请医生,打针吃药,住院都无济于事。林董事长来过了,杨秘书来过了,梦源的职员们也来过了,都看了梦源。一样的痛苦,一样的摇头,一样的惋惜。梦源就这么躺着,高烧一直持续不退。董事长急,公司急;梦源的同事们急,杨秘书急;老刘急,吴妈妈更急。六天头上,梦源的烧终于退了,渐渐地清醒了,他睁开了仍是发呆的双眼,虚弱地喊了声:“吴妈妈——”“老刘——”吴妈妈激动地叫着:“老刘,快给东家打电话!梦源醒了,醒了——”是啊,醒了,梦源。可是这几天你又成了个什么人啊?眼窝深陷,脸蜡黄蜡黄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董事长来了,杨秘书来了,同事们来了,他们都来到了梦源的身边。梦源瞅着他周围的人,董事长面带笑容,杨秘书笑出了眼泪,老刘,吴妈喜悦地在一旁檫着眼泪。“董事长,这几天,我一直似乎生活在梦中,这些天也使我考虑一下自己,”梦源说着,喘息了一会儿。“董事长,自从我跟您一起投入商界以来,是您教育我,开导我,使我得以在商界才显出些皮皮角,今后,我还要为这个公司奋斗。过去的一些不如意的事,我会忘记的,会渐渐忘记的。人生在于奋斗,何必于儿女情长而毁于一生呢?”“梦源——”“董事长——”两双目光相遇了,相遇了,这两双目光是那么热情,那么激动。半个月后,梦源彻底恢复了健康,老刘开车带他去四处玩了几天,散了散心。于是,梦源便又回到了那间办公室,为了林夕公司,为了自己的理想,拼命地工作,拼命地奋斗着。他内心痛楚,他内心忧伤,但是越是这样,越激发他创业的热情,他创业的希望。林夕食品公司在梦源这一得力干将支持下,很快便远近闻名,不久,又在各地几家林夕食品公司的分公司相继开业。就这么寒来暑往,一晃两年过去了。这两年,梦源是痛楚着过来的,梦源是苦干着过来的。

迟疑之时,从遥远未知的天宇传来隐约的牵引,将我慢慢地抽离这从未离开过的世界。慢慢地飘上了数百米的空中,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了飞翔的感觉,第一次体会到鸟儿翱翔的快乐。太轻盈了,这全无压力的感觉,所有的情感都没有了压抑,都跃跃欲试的想要出来。此时,万家灯火在整个苍茫大陆上逐一亮起,明灭不定,增减不一。黑色的天宇上,繁星点点,亿万星河灿烂,像一块黑色的琉璃,散发了闪亮的光芒。这灯火,这星河,两相呼应,似是倾述,倾述从远古延伸过来的某种情感。忧伤,烦愁,快乐…我就站在它们中间,体会了,心伤了。但突然间就要离去,随着这远古的呼唤,向那从我出生便在向我呼唤的死的归宿行去。那从灵魂栖息地流传过来的某种神秘言语,热切地欢迎我的回归。

在江淮平原的最西北处,有一个偏僻的小村庄,这里的人民世世代代的生活着,他们唯一依靠的就是五亩农田,年复一年的耕种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似乎与世隔绝着,他们依然固守着传统的“儿孙满堂、多子多孙也多福”的思想,每家每户基本上是兄弟姐妹六七个,庞大的家族维系着他们仅有的亲情。

慢慢地浮沉上升,穿过层层细微白云,越过轻盈的风的娇躯,渐渐地飘飞,渐渐地离去。无尽虚空在等着我的归回,一片欢愉自由的世界在等着我的去往…

在村子的旁边,有一条小河,至于是什么时候形成的,连村里最受尊敬的老大爷也不能说的一清二白。不过,有一点很神乎奇乎,听村里的长辈们说,当年汉光武帝刘秀在这里被一群敌军围追,就在快要被俘的时候,从军中冲出一穿着银色铠甲骑着白马的少将军,杀出重围,救了刘秀,后来汉光武帝再来找时河水已变成血水,士兵打捞了很久只有一个马鞍。光武帝为了表达对这位不知名的少将军的救命之恩,就把这条河叫做流鞍河。小时候,这里是小伙伴们的最幸福的地方,那时候的河水无比的清澈,孩子们在这里垂钓,夏天的时候脱得光光的像河里的鱼儿一样,欢快的游乐着。冬天的时候孩子们就会肆无忌在上面跑来跑去,他们不亦乐乎的玩着;女人们在这里洗衣服,洗菜,河边总能听到一群妇女嘻嘻哈哈的说笑声;男人们则在下地干活后来到这里洗把脸,有时候还会毫不避讳的捧起来喝上几大口,总之,这条河给他们带来了无穷的欢乐。

一路星光开道,一路神秘牵引。渐渐地,
我对这种无趣的生活失了意味,开始怀念起曾经的过往。我那喜爱的她,在得知我的离去时是否心伤,是否在无助地哭泣?突然,我又想起了,在我离去之时,父母那悲伤的哭泣,那悲痛欲绝的模样。我想回去了,这比原来的枯燥生活更为单一的存在,实在太令人绝望。这究竟是灵魂的释放,还是另一种对灵魂真正的束缚?若是如此,那么,人们对死亡的恐惧也就能轻易解释,而死亡也就真正成了令人恐惧的存在。

上世纪的九十年代,改革的春风悄悄地也吹进了村里。然而,人们的生活依然没有多大变化,男人们都背上厚厚的行李,向往着外面的都市的繁荣,他们成群结队的奔向东部沿海的各个城市,希望将来有朝一日也能给家里盖个水泥小楼房住着。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飘过多少地域。周围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就我一人存在,就我一人在漂泊。如此孤独,如此寂寞。但我却不能入睡,灵魂是不灭的存在,没有了肉身的限制,睡梦就成了记忆中的存在。所谓睡眠,所谓幻梦,只是由于肉体的拖累,致使灵魂不能上升而引起的对更高层次追求的期望,只是肉身的需要而非灵魂的必需。我无法入睡,可这无尽黑暗,无限寂寞的世界实在太过孤寒,让我心伤,令我烦闷。这种悲伤,这种烦闷和寂寞引起的负面情绪,因无法言语,无法行动去令其有所发泄而变得更为暴躁,像是临近崩溃的边沿,火山爆发的界点。我后悔了,真正认识了死亡的寂灭后,不由真正畏惧死亡。原来我所厌恶的世界,现在回想起来却是那么的美好。能活着,能说话,能听见什么声音,能看见五色缤纷的世界,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啊。突然觉得,活着,哪怕是痛苦地活着,只要能感受到鸟语花香,能感受到日晒雨淋,那便是无限幸福的了。什么财富,什么声名,与对世界的真切感受相比,都太过渺小了。

村里面,仅剩下一群年过半百的老人,一群起早贪黑的女人们,还有幼稚懵懂无压力的孩子们,他们行将就木的维持着这个村庄,每当黑夜来临,这个村里太寂静,寂静的有点让人感觉很恐怖。偶尔也会传来几声狗叫声,不过,在主人的几声大喝下也消失在夜的寂寥里。

可事不可违,时光难以回溯,世界也难以逆转。我仍是在飘飞,在不变的黑暗中,独自一人承受这不变的孤独。漫长的岁月过去了,时间遥远得令我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忘记了自己并非是这黑暗的一员,竟迷糊地将自己视为这方黑色虚无的世界的一部分!只是,这无限虚无的世界仍有着令我心安的东西,或者说存在—那从始至终从未断绝的牵引!这力量,似乎很小,小到连现实世界里一纳米的东西也不能拖动。但在此时,它却是无比的巨大,我只能任由它引着,引着向未知的世界行去。这种无情的桎梏,让我心伤,令我绝望。此刻也才真正理解了一些在逆境中无助地哀嚎最终绝望地死去的人们那种惨凄的心情。那种无能为力,难以摆脱已知或未知力量控制的窘迫境地,此刻竟真切地存在于我的眼前,降临到我的身上。我也才知道,灵魂太轻,太弱,弱小得连移动自身分毫距离也办不到,弱小得连自我消亡也做不到!

在这个小村里,孩子们每天都不知疲惫的玩着,似乎外面的世界与他们毫无关系,他们不了解外面的繁华,不懂的外面的诱惑,每天都是疯狂的玩着,踢沙包、滚铁环、爬竹竿、弹溜珠、打弹弓、捉迷藏等等,这些构成了他们童年里最美的记忆。

我错了吗?死亡难道不是一切生命的终结吗?难道说现实的物质世界是人身的桎梏,而肉身的存在虽说是对灵魂的束缚,但真实情况却是肉身在保护心灵,为心灵争取更多的自由?难道说肉身消亡,却是灵魂真正陷入难以脱离的地狱之中,失去了全部的有的或可以有的自由?那么,远古哲人先贤为自由而显出宝贵的生命,以肉身的消亡来终结对灵魂束缚的行为,是否是错了呢?他们真正追求的自由,比之死亡带来的这种不可为,弱得真正无需无求的存在,究竟是哪种?

在这群孩子里,有一个少年,显得与众不同。他瘦瘦的,看起来很弱小的小男孩,总喜欢独自一个人坐在门前的榆树下,呆呆的望着远处,没有人知道他在看什么,想什么。他的爸爸妈妈是在他五岁的时候离家到外面打工的,在他的印象里,只知道是一个很遥远的城市,在中国最东边。每当别问他爸妈在那时,他总是笨拙的读不出来那个城市的名字。他唯一的依靠就是已经年迈七十的爷爷,虽然已过古稀之年,但是身体却是十分的硬朗,每天还早上还坚持着到地里转几圈晨练的习惯。

无从参考,毕竟人所未能体验的便是出生前和死亡后发生的一切。是否人的称之为灵魂的东西是在出生前就存在,又或者是在后天环境中之间形成?或者说,人所没有的即是灵魂,这虚无的不切实际的东西根本就不存在?但假若灵魂不存,现在的我又是何种性质的存在?没有了肉身的我,是否可以称之为人?是否我的原来的名字已离我而去?那么,现在的我是谁,我又是什么?我能是什么?若非得用一个称谓来称呼我,又该如何叫?假若我未曾活过,那么,我所生存过的身体又将如何存在?假如我所依附的是一头畜生的身上,是否那时的我还是现在的我?现在的我和所有“非我”一样,无所区别?因为既然有我的存在,必然还有着“非我”,那和我一般存在的“非我”,都是出于人类这一同样族类身上吗?别的生物或是死物或是现在还难以确定生死的物体身上,是否也存在这种“非我”呢?

“友德,你给我站住!别跑!小兔崽子,让我逮到你非打断你的狗腿不可!”他的爷爷边追赶边对友德吼着。他回头咯咯的笑起来,冲爷爷办了一个鬼脸。不用猜,肯定是友德又做了什么坏事,不然十分疼爱他的爷爷是不会追他的。不过,友德的确不是一块省油的灯,经常搞得邻里跑到他们家里来找友德的麻烦的,每一次,友德都是偷偷地躲在门后面,看爷爷说着各样的好话来向前来问罪的家长们赔礼道歉,当然,这里的人们并不是十分的不讲理,他们大都看着友德爷爷的面子上还是不跟孩子一般见识的。

友德的爷爷有好几个兄弟,友德爷爷排行老三。在村里,人们都喊“三长辈”。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子,都这么喊,也都十分敬畏他。因为友德的爷爷曾经参过军,跟日本人和国民党都干过,听说还参加了抗美援朝,后来由于身体多处负伤,就回到家了,友德的家里挂着爷爷的各种奖章证书,墙上贴得满满的。不懂事的友德总是偷偷在看爷爷一个人在上面摸了又摸,然后在后面也模仿爷爷,有几次,他看到爷爷的眼里流了几滴泪水,小友德也跟着使劲的挤出几滴眼泪,被爷爷狠狠的瞪了一眼,小友德吓得立马跑开。

友德的爸爸兄弟四个,还有两个姐姐。大伯父对友德特好,每次有好吃的,总忘不掉给他带点,小友德总是三天两头的到大伯父家去吃饭,当然,大伯父肯定不会计较。二伯父对友德爷爷特别坏,特别是友德的二伯母,总是想法设法的想得到友德爷爷的退伍补贴钱,在别人面前说三道四,友德爷爷特别反感她,所以平时都不去老二家。友德的三伯父做了上门女婿,好几年不回来一次,所以友德对他的这个三伯父一点也没有印象。至于两个姑姑,也是十分的抠门,每次逢年过节的时候都是爷爷用棍子打着友德,赶去他的两个姑姑那里。

“三长辈的,三长辈的,在家吗?你看你们家友德把我们家友鹏打的!”不用看,这是友德家的邻居钱友鹏的妈妈气呼呼的拉着哭泣的满脸都是伤痕的友鹏来找友德爷爷来说理了。

“他婶子,你别着急,我看看。”友德爷爷边叼着烟斗边走来。“哎呦,这孩子,咋伤这么厉害?”

“还说哩,不都是你们家友德干的好事吗!你瞧瞧,这打的,多让人心疼!也不知道你是咋管你们家孩子的!真是的!都这么大年纪了

!”友鹏的妈妈边说边擦着儿子的脸上的伤。

“他婶子,你等着,我问问清楚……”

“还问什么啊!我们家友鹏脸上的伤你看不到吗!这不是你们家友德干的还能有谁!没见过你这么护犊子的!”

“友德,友德,你给我滚出来!”友德的爷爷气呼呼的喊道。

“爷爷,其实……”

还没等友德来到跟前,爷爷顺手抄起烟袋就拉住友德使劲的打起友德的屁股。那一下下打下去,友德大声地哭叫着。

“叫你不听话!长能耐了!还学会打人!今天我不替你爸妈好好的打你一顿,
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给我跪下!”友德的爷爷气喘吁吁的一边打一边说道。

“爷爷,不怨我……”友德歇斯底里的哭着说道,“是他先骂我的!”

“吆喝,敢顶嘴了!憋住!”爷爷怒气冲冲的吼道。

友鹏的妈妈在一边看着友德爷爷打的友德不敢喘大气,只是小声地啜泣着。紧紧地咬着牙,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忍心。

“他大伯,你还不去看看你侄子被你们家老爷子打的跪在地上,遍体鳞伤的!”村里的人在干活回来时对友德的大伯说道。

“什么?!”友德的大伯丢下手中的锄头赶紧往家里跑去。

“他二伯,你看看你!咋不上去拉一下你们家老爷子呢!这孩子打得你不心疼吗!”围观的村里人越来越多,对友德二伯说道。

“别打了吧,三长辈,孩子还小!不懂事,你看你这打的,意思意思一下就好了。”邻居们劝导。

“这孩子从小就敢打架,长大了还得了!就得好好的教育一下!不用管他!”这是友德的二伯母说的。

“俺爹,你这是干啥呢!孩子这么小,咋管这么打呢!”友德的大伯父边跑来夺下手里的烟袋边抱起友德搂到一边。

友德啜泣着,身体蜷缩在大伯父的怀里。手臂上全是伤。

“算了算了,三长辈的,还是算了吧!我也不怨你们家友德了,你回家吧,我把我们家友鹏带回去了。”友鹏的妈妈说着拉走了吓呆了的友鹏。

友德的大伯父把友德抱回家里了。

那一夜,友德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外面的月光如此皎洁,友德掀起被窝,打开门,一个人坐在门前的榆树下,头靠着树。望着天上的月亮,眼泪禁不住的再次流出来!

他哭了,大声地哭出了声音。他想说很多,很多。可是,却没有人可以诉说。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我想你们!你们快回来吧!”友德歇斯底里的喊道。

是的,友德已经有四五年没有见到他的爸爸妈妈了。他已经记不得了爸爸妈妈的模样了。怀里揣着的发黄的相片,那是他百天时和爸爸妈妈照的。他手里拿着照片,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相片上,打破了夜的宁静!淋湿了这个世界!

其实,真的不怨他!白天时,友德跟友鹏玩耍时,突然友鹏说道“你爸妈不爱你!是不是不要你了!你是个没人要的野孩子!不然你爸妈怎么不回来看你!”

“不是的!不许你这么说!我爸妈在外面给我挣大钱呢!他们爱我,会给我买很多玩具!我爸妈说了,过年时就回来!”友德力争道。

“不信,你爸就是不要你了!你是没人要的野孩子!野孩子!”友鹏笑呵呵说着。

“我不许你这么说!”友德说着起身把友鹏按在地上,骑在身上,狠狠的扭打在一起。

越想,友德越是感到委屈,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友德斜倚在老榆树上,不知不觉睡着了。梦里,他梦到了爸爸妈妈回来了,带回来很多玩具和礼物。友德笑了,在梦里笑了。他笑得眼泪留了下来。

那一夜,友德就这样在黑夜里期待着黎明的到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